好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267章 她要结婚了
    a市,仁爱医院。

    唐甜甜坐在床边翻了翻手机,很多媒体都在报道她的事情。

    夏女士进到病房后将手机从她手里拿开,放在了床头。

    “不要总看手机,对眼睛不好。”

    唐甜甜抬头,“妈,我伤的是脑袋,又不是眼睛。”

    唐甜甜嘴里这么说,但也没再拿回手机。

    夏女士把午餐拿给她,“顾先生已经回去了吗?”

    “嗯,”唐甜甜低头看了看脚尖,低低回应一句,“他上午来过了。”

    周山。

    陆薄言放下车窗,沈越川从外面弯腰看向他。

    “村民终于开始通路了。”

    “还有多久?”陆薄言问。

    沈越川摇头,“说不好,少则十来个小时,多则一两天吧。”

    陆薄言蹙起眉头,“这么慢?”

    “他们劳动力少,我们的人要去帮忙,他们死活不肯接受。”

    威尔斯看向车窗外,“再和他们谈。”

    沈越川点了点头,回到前面被巨石堵住的道路上。

    威尔斯心情沉重,且一阵更似一阵不安。

    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刚刚他找遍了a市的医院,好不容易找到了唐甜甜的下落,可对方竟然告知,唐甜甜出院了。

    手下始终没有传来任何消息,威尔斯不知道a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唯独一点,他很确定,唐甜甜彻底失联了。

    a市,仁爱医院。

    萧芸芸敲门进入病房时,看到夏女士和唐爸爸也在。

    “叔叔阿姨,好。”

    夏女士正在削苹果,转头看向萧芸芸,萧芸芸想了一路要怎么和唐甜甜偷偷解释,藏了一肚子的话,突然就全都咽了回去。

    “你好,萧小姐。”

    唐甜甜正在阳台,背对着病房,站在一处没有动,不知道出神地正在看着什么。

    夏女士看向萧芸芸,“萧小姐,找甜甜有事吗?”

    “我来陪她说说话。”

    “甜甜这两天最好不要多见人,还是以休息为主。”

    “是,阿姨。”

    夏女士见萧芸芸神色闪烁不定,语气平静说,“萧小姐,你如果是来看甜甜的,我们非常欢迎,但你如果有其他的话要对她讲,恕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不容许你再和她见面。”

    萧芸芸脸色微变,“阿姨,你太小看甜甜了,她没有什么事情跨不过去,何况那是多年前……”

    夏女士冷厉的眼神看向萧芸芸,萧芸芸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夏女士不容许任何人反驳她的意见,“你是她的朋友,我希望你也能为她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这不是选择,是替她做选择。”

    “这是甜甜难得的一次机会,可以过上她应该有的生活。”

    萧芸芸张了张嘴,浑身顿时充满一种无力感。

    她见过唐甜甜的父母,大学的时候就和他们见过面。

    那时候萧芸芸就总是败下阵来。

    “可是起码,她应该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是谁。”

    夏女士点头,“她已经知道了。”

    萧芸芸心里一松,“威尔斯公爵很快就会回到a市,他也许能帮甜甜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夏女士神色清冷地看向萧芸芸,“萧小姐,甜甜的男朋友不是一个外国人,是顾先生,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混淆。”

    萧芸芸怔了怔。

    “顾子墨?”

    “你和顾先生似乎也认识,这样

    最好,甜甜问起时,你不会一无所知。”

    萧芸芸目光骇然,“阿姨,您这样对甜甜太不公平了!顾总难道愿意和您一起骗甜甜?”

    “我只是把这件事告诉了甜甜,至于相不相信,都凭她自己。”

    “您是她的母亲,她怎么能不相信?”

    “萧小姐,你该回去了。”

    萧芸芸摇了摇头,除了那时候的唐甜甜,恐怕没人能赢得了这位夏女士了。

    唐甜甜转身看向病房内时,萧芸芸已经走了。

    “外面冷,回房间吧。”

    夏女士将切好的苹果拿给唐甜甜,唐甜甜进了房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束鲜花。

    “有人来过?”唐甜甜没有注意到萧芸芸来过的动静,只在花束上看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亲爱的,早日康复。

    唐甜甜目光落向那张卡片,走过去取了下来。

    “你的朋友萧芸芸来过,不过她接到一通电话,看来是家里有急事,就先走了。”

    唐甜甜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上网时看到新闻,她和一位沈总结婚了。”

    夏女士见她盯着卡片上的字,“她虽然是你的朋友,但这些年你们不常联系,关系其实也渐渐疏远了。”

    “我还有其他朋友吗?”唐甜甜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

    夏女士点头,“当然有,你大学时期交了许多朋友,关系都很不错,只是他们不在a市发展而已。”

    唐甜甜看着手里的卡片。

    夏女士又道,“因为想不起来,所以有了心事?”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以前做过什么。”

    所有的记忆都是别人拼凑的,没有一个属于唐甜甜自己的。

    “既然忘了,就重新开始,执着于过去未必是一件好事,过去,只会拖累你,成为你的负担。”

    唐甜甜看了看那束鲜花,目光轻缓,没有再说什么,轻轻把卡片放回了花束上。

    咖啡店。

    萧芸芸无心喝咖啡,看着杯子里的咖啡冒着热气。

    心里忐忑地等着,她看到顾子墨进来,立刻打了招呼。

    顾子墨在她对面入座。

    “沈太太。”

    顾子墨的公司就在旁边,“刚才在开会,抱歉,来晚了。”

    萧芸芸摇头,开门见山道,“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顾总,你肯定知道我是为了谁的事找你的。”

    “沈太太和唐医生是挚友,我知道,你是为了唐医生的事情。”

    那就好。

    萧芸芸把希望寄托在顾子墨身上,“夏阿姨竟然要你假冒甜甜的男友,你知情吗?”

    “我知道。”

    “你肯定不可能答应的。”萧芸芸知道沈越川和顾子墨熟,沈越川提到顾子墨的时候总会夸上两句,耳濡目染的,萧芸芸对顾子墨的人品非常放心。

    “我为什么不能答应?”顾子墨放下了咖啡杯问。

    萧芸芸身体坐直,“你知道甜甜有男朋友了,而且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顾子墨看向萧芸芸,“可唐医生不记得威尔斯公爵了。”

    “可我们都记得!”萧芸芸提高了声音,用力强调每个字,“网上的新闻满天飞,都在说你和甜甜有关系,你想过这件事对她会有什么影响吗?”

    顾子墨没有正面回答,“沈太太,我的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成家的事情了。”

    “这个好说,我可以帮你介绍。”

    萧芸芸看到顾子墨摇头。

    “我没有太多时间谈恋爱,就算是相亲

    结婚,也需要时间培养感情,唐医生如今把我当成了她的男朋友,直接跳过了最复杂的部分,沈太太,对我来说,唐医生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怎么也说出这种话?”

    萧芸芸愤然起了身,顾子墨也起身掏出了钱夹。

    “沈太太,我还有一个会议,先回去了。”

    顾子墨付了钱,率先从咖啡店离开。

    仁爱医院。

    唐甜甜看到顾子墨从外面进来。

    她轻声道,“你如果忙,其实就不用过来了。”

    顾子墨看向唐甜甜,今天对萧芸芸说的那番话不管当时是否真心,但此刻,摆在顾子墨眼前的一个事实是,唐甜甜确实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

    唐甜甜转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花,顾子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和我哥谈过了,他说你的情况可以出院休养。”

    唐甜甜转头看向顾子墨,“这么快就出院吗?”

    “外面的环境对你也许会有帮助。”顾子墨回道。

    唐甜甜思索片刻,“既然是医生说的,那我没有不听的道理。”

    顾子墨点头,“这两天,你最好不要看网上的新闻。”

    “是因为有人在说我们的关系吗?”唐甜甜已经看到了。

    她看到这几天不断有人曝出他们见面的照片,还有人挖出了很久以前,他们在酒会上跳舞的小视频。

    顾子墨靠向柜子,“我不知道,你对于我们的关系有什么想法。”

    唐甜甜想到那些网上看来的画面,“我不想骗你,我没有任何记忆,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有什么想法。”

    “有没有想过结婚?”

    唐甜甜目光转向他,“我妈说我们打算结婚了,我们同居了吗?”

    顾子墨看着唐甜甜,一时间没有开口。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我们已经同居了。”

    唐甜甜轻声说,顾子墨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觉得唐甜甜和失忆之前变了很多。

    唐甜甜有点心不在焉,顾子墨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说谎,“不用这样说,我们没有同居。”

    唐甜甜微微露出惊讶,看了看顾子墨,“抱歉,我全都不记得了。”

    “没关系。”

    夜深了。

    几辆车接连几天开在路上,威尔斯的手下在a市不断寻找唐甜甜的踪影,迟迟没有找到她。

    车停在一家医院的门口。

    良久后,等一名手下再从里面出来,车上的人问,“找到了吗?”

    出来的人失望地摇头,“所有的医院都问过了,就连小诊所都找了一遍,可是都没有唐小姐的入院记录。”

    “她家里没人,机场那边我们的人也在盯着,她还能去哪?”

    威尔斯留在a市的人全都派出去了,眼看着一天天过去,竟然难以找到唐甜甜。

    “诊室那边,唐小姐再未去过了。”

    “联系上公爵了吗?”麦克下了车问。

    一人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唐小姐不会凭空消失的。”

    麦克心底微沉,“那天的监控显示,她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那辆车没有被拍到车牌,而且车型太常见,照这个找下去,等于是大海捞针。”一人开口。

    麦克掏出手机看了看,“这几天都是唐小姐的新闻,可上面一个字也没说她在哪。”

    “要是公爵知道唐小姐要结婚了……”

    说话的人脑袋上挨了一个爆栗。

    “结什么婚,那都是谣言,就你还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