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花媳 > 第622章 不没收
    “好啊!”花半枝点点头道,转身朝厨房走去,“我去看看水烧开了吗?”

    “我剥蒜。”周光明跟着进了厨房道。

    “那我端饺子。”林希言端起八仙桌上的盖帘子道。

    煮好了饺子,林希言看着他们俩道,“先端到牌位前上供。”拿着小碗盛了两碗饺子。

    “嗯!”花半枝与周光明将饺子端到了牌位前。

    煮好自己要吃的饺子,放在八仙桌上摆好碗筷,然后放炮。

    鞭炮放完了,才开始吃饺子。

    花半枝夹着饺子蘸着蒜汁吃了一个才道,“真是馋死我了,幸好过年猪肉票多了一张,过年没有饺子感觉失去灵魂似的。”

    “那你的够不够,不够的话我的拨给你点儿。”林希言端着盘子说道。

    “够了,够了。”花半枝立马说道,接着转移话题道,“明儿初一拜年的话,怎么给孩子们压岁钱。”

    “这个……”林希言挑眉看着她道,“咱家有光明,最终只是把钱倒倒手而已。”

    “我知道,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形式主义,只是压岁钱,意义大于实际。”花半枝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说道,“准备给多少合适。”

    “二分、五分就行了。”林希言看着她想了想道。

    花半枝眨眨眼察觉自己没有听错,“会不会有点儿少?”

    “不少了,其实一分钱都可以。”林希言看着她笑了笑道,“你刚才不是也说了,意义大于实际吗?”

    “听你的。”花半枝看着他说道。

    “娘,我也有压岁钱吗?”周光明眨眨眼惊讶地说道。

    “当然。”花半枝看着他说道,“明儿一早起来我就给你好不好。”

    “呵呵……我也有压岁钱了。”周光明瞪着溜圆的大眼睛说道。

    “姨爹也给你,双份的。”林希言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而且让我们光明自己保存压岁钱。”

    “真的吗?不没收。”周光明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

    “当然了。”林希言嘿嘿一笑道,“看来我们光明小时候这压岁钱都被没收了。”

    “姨爹没有吗?”周光明好奇地问道。

    “我自由支配。”林希言简单地说道,“现在光明也可以了。”

    “我还是交给娘保管好了,我怕自己管不住自己。”周光明想了想道。

    “就是要拿在自己手里,才会考验你的意志力啊!”花半枝看着傻乎乎的他道,“安心拿着,我相信你。”

    “我不会辜负娘的信任的。”周光明郑重地保证道。

    “好了,吃饭,吃饭,饺子凉了就不好吃了。”花半枝招呼道。

    吃完饭,收拾干净后,花半枝在桌子上摆上瓜子、糖果、花生,一起守岁。

    林希言看着他们俩道,“把你们俩明天要穿的衣服拿来,我给你们熨烫一下。”

    “你不是熨烫过了。”花半枝挑眉看着他说道。

    “今儿下午逛花市,坐在车座上肯定都皱了,熨烫一下,明儿穿着笔挺、好看。”林希言看着他们俩道,“乖,快去拿衣服。”

    “我去拿吧!”花半枝走到衣架旁将衣服拿来放在了圈椅上,看着他拿来熨斗好奇地问道,“没有碳火你要怎么熨?不会用热水吧!”

    “没错用热水!”林希言看着她笑了笑道,“我炉子上烧着开水。”

    “你熨衣服的话,那我擦擦咱们两人的皮鞋好了。”花半枝直接走到了鞋架,将他和自己的蓝棠皮鞋拿了下来。

    享有‘女鞋皇冠’之称的蓝棠皮鞋创业于解放前,素以定制销售中高档皮鞋而闻名遐迩。

    蓝棠皮鞋,这年代的奢侈品,过年前给自己买一双“蓝棠”,成了一道仪式。

    在款式造型设计上,“蓝棠”根据国人妇女脚型纤窄的特点,搭配不同季节,制作出来的皮鞋款式高雅,线条清晰,将女人的灵巧纤美、娴雅温淑表现得淋漓尽致。

    它还注意通过区分脚型肥瘦及跟高来制作精确的鞋楦,根据人脚骨骼的分布,调整脚背高低对鞋型紧窄、深浅的视觉影响和穿着效果。

    这种根据人体工学对皮鞋精益求精的追求,一句“蓝棠皮鞋,外型看看瘦,上脚穿着肥窝脚松快”,是对它最好的赞美。

    林希言笑着讲了一个趣事:“蓝棠”率先制作粘胶皮鞋。为让顾客了解胶粘的牢度,商店橱窗就陈列了一双完全浸没在水盆中的皮鞋,取出后仍完好如初,令观者深感折服。曾经有一位消费者曾穿着“蓝棠”的黑色船鞋偶遇暴雨,皮鞋湿透。但晾干后,鞋面鞋型依旧不变,让她惊叹不已。

    为了说服花半枝收下这份礼物,林希言还告诉她,这蓝棠皮鞋很多领导人的夫人都穿过。

    现在能走入寻常百姓家,一定要穿穿。

    花半枝现在服了他的口才了。

    当然价格也非常的不菲,林希言依然是先斩后奏,这家伙早在要票之前就买了,前两天才拿出来,新年礼物,不收也得收。

    给周光明买的白色的回力鞋。

    自己是一双,是被誉为“阳刚之美“的博步牌男式皮鞋创业于解放前,与蓝棠皮鞋是一家,皮鞋稳重、刚健、舒适、优质,穿上非常的舒适。

    “早知道逛花市的时候不穿新鞋了,看看脏的。还有被踩的痕迹。”花半枝噘着嘴嘟囔道。

    “现在知道了,即便是新鞋,你看走那么远的路,也不磨脚。”林希言一边熨着衣服,一边说道,“幸好我买的及时,不然到现在没有票,你只能望鞋兴叹了。”

    “是是是!你有先见之明。”花半枝回头瞥了他一眼,继续擦鞋油。

    两双皮鞋,让花半枝擦的锃亮,苍蝇上去能打滑的那种。

    将鞋放好后,花半枝起身使劲儿的跺跺脚。

    “娘,您怎么了?”周光明看着她问道。

    “这还用问,蹲久了,脚麻了呗!”林希言看了她一眼摇头失笑道,“咱家有小凳子,坐下多好呢!”

    “我以为一会儿就擦完了。”花半枝走过来,坐在圈椅上。

    “又是我以为。”林希言抬眼挑眉看着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