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花媳 > 第544章 回家(三更)
    林希言站在塔台上,看着飞机平稳的起飞,平安降落,内心异常的安心。

    “希言,还真让你给说中了。”何红军高兴地说道,“老大哥的机师已经来了,咱们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这飞机也咱们也分的比兄弟单位多了一架,你不知道,他们那脸黑的啊!”

    进入九月这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何红军这嘴都咧耳朵根儿了。

    “才一架啊?怎么不多争取两架。”陈大力看着他说道。

    “喂!大力说的可真是轻松,你知不知道,就这一架也是我磨破了嘴皮子磨来的。”何红军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没有参与你不知道有多难。”

    “知道了,你劳苦功高。”陈大力赶紧赔不是道,“错怪你了,我也是想多多益善。”

    “我恨不得这机场摆满飞机,可那不现实。”何红军轻叹一声道,看向林希言道,“呶!人来了,飞机估计也就马上也到,希言你可得把他们脑子里的东西都给老子掏干净了。”

    “这还用你说。”林希言立马说道。

    “那就行!”何红军听到他的保证满意地点点头道,“他们来了三天了,你这训练什么时候结束。”

    “今天就结束了。”林希言目光注视着窗外面的飞机道。

    “可以回家了。”陈大力有些着急地说道,“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现在知道担心了。”林希言微微歪头看着他说道,“你每天回家都可以。”

    “这不是为了熟悉工作嘛!到家里静不下心来。”陈大力感慨唏嘘地说道,“在这里两个多月,效果也是显著的。不然我真是两眼一抹黑。这里的工作性质与以往的不同。在成为嫌疑人之前,他们都是乘客,没有真凭实据前,你不能抓他。还得伺候的他们舒舒服服的,务必让他们有宾至如归之感。这就很考校功力了。”

    “马上就秋交会了,你会忙碌起来。”林希言微微扭头看着他说道,“真正的考试要来了,敌人会非常的狡猾。”

    陈大力深吸一口气道,“他们带走消息的方式千变万化,甚至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所以得擦亮眼睛。”林希言拍拍他的肩头说道,“任重而道远。”

    “还是谢谢你和同事们,把一些常见的手段和方法告诉了我。”陈大力感激地看着他说道。

    “既然我们都知道了,他们方法肯定更加的隐蔽与高明。”林希言提醒他道。

    “凡是总有有迹可循,总得符合常理,反常及妖。”陈大力冷静地说道。

    “边做边学吧!”何红军看着他说道,“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

    “嗯!”陈大力闻言点点头道。

    “也不知道他们在家好不好,这日子过的如何?”林希言自言自语地小声说道。

    “电话挺方便的,你干嘛不电话问问。”何红军看着这固执的家伙不满地说道。

    林希言在心里腹诽道: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怕听到声音克制不住自己。

    嘴上却道,“有接线员,能说什么?”

    “呵呵……”何红军手肘捣捣他挤眉弄眼地说道,“不能说想说的话,听听声音也好。”暧昧地又道,“还是你怕相思成灾啊!”

    林希言闭了闭眼,抿着唇,看着他那欠扁的样子,“啊!瑟瑟来了有两个月了吧!某人连去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啧啧……”

    “我就不该同情你。”何红军吭哧了半天说道。

    “你确定是同情,不是为了看戏。”林希言轻哼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

    何红军打死都不能承认自己看戏,嘴里说着漂亮话道,“谁说的,老弟你的个人幸福我可是非常惦记的。”

    “我信你才怪。”林希言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不跟你聊了,他们回来了。”林希言看着曾国渠他们道,转身出了塔台,迎了上去。

    停机坪上,林希言看着他们道,“训练到现在算是结束了,成绩如何我就不说了,你们心里也有数。”他们齐齐松口气,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林希言陡然拔高声音,话锋一转道,“但是训练结束,并不意味着你们就可以懈怠了,万事大吉了。而是意味着新的征程开始了,老大哥的机师已经来了,新的飞机也马上就来了。知道未来是什么吗?”

    “新的挑战。”他们齐声喊道。

    “很好!”林希言犀利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人,严肃地问道,“我们该怎么做?”

    “再攀高峰。”他们真臂高呼道,喊声冲破云霄,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可要说到做到!”林希言看着他们严肃地说道,“我要你们牢牢的记住!训练只是训练,每一次真正的飞行都是考试,不允许出错,因为在空中出错,就不会是小的是事故。所以不要松懈,脑中时刻绷紧安全飞行这根弦。”

    “林教官,在您面前我们怎么敢来虚的。”曾国渠俏皮地说道,“老大哥来了,您还得教我们俄语呢!”

    “我们一起努力。”林希言欣慰地看着他们说道。

    “是!”

    林希言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笑颜,他们这么努力,一定会有收获的。

    &*&

    林希言回到了阔别三个月的家,一路走来,看见他的人,朝他打招呼都是:花医生的爱人回来了。

    林希言客套有礼的笑着说道:嗯!回来了。

    花医生的爱人,挺新奇的称呼,林希言带着一脑子疑惑,回到了家。

    他看着院子里郁郁葱葱,仿佛进了农家院,黄瓜、西红柿、辣椒豆角都已经挂果,一个个水灵灵的。

    “呀!她还真养鸡了。”林希言看着栅栏里圈着的六七只鸡,精神的很。

    “我回来了。”林希言提高声音冲着屋内喊道,结果没人回应他,“这个时间点不在家吗?”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应该在家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花半枝颇有些不耐烦地边走边说道。

    花半枝看着眼前挡住去路的阿廖沙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回西伯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