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花媳 > 第462章 心疼(一更)
    “所以啊!没有枝枝,儿子就被以流m罪扔进号子里,或者吃了花生米。”林希言纤长的眼睫眨了眨,露出底下深遂幽深的黑眸。

    “言儿你是因为救命之恩才喜欢她的吗?你在最绝望的时候她救了你,模糊了感情与恩情。”林半城眸光凌厉地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林母随声附和道,“甚至在别人都躲你的时候,有人愿意靠近你,所以才……”

    “当然不是了,阿爹、阿娘您怎么会这么想。恩情是恩情,但我绝对不会傻的拿自己的爱情来报恩。”林希言看着他摇头失笑道,“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喜欢上她了,但是我不敢把这份喜欢表露出来,那会造成她的困扰,更不想将她拖入咱家着泥沼里。”脸上泛起甜蜜的笑意道,“我只要知道这世上还有经历过苦难的人,还能这么乐观、积极向上的幸福生活就可以了。我从不奢望自己可以陪在她身边。”

    林半城和林母两人相视一眼,目光注视着他示意林希言继续。

    “事实上事发之后,我都决定即便被扣上罪名,也不会拉她下水。是她的侠义之气才嫁给我的。”林希言深吸几口气,极其郁闷地说道。

    “难怪你说仗义每多屠狗辈,在知道咱家的情况后,还这么有情有义的女子可不多见。”林半城目光清明地看着他说道。

    “等等!听你的意思,她不是因为喜欢你才嫁给你的。”林母看着他敏锐地说道。

    “对啊!你以为你儿子时香饽饽啊!”林希言看着他们苦笑一声道,“她舍命救我是因为义,不是爱。”

    “呵呵……”林半城与林母两人相视一眼,忽然笑弯了腰。

    “笑吧!笑吧!你们的儿子就是这么没用。”林希言唉声叹气郁闷的说道。

    “为什么?”林半城止住笑意看着他问道。

    “我猜测的原因,可能童养媳的身份让她对婚姻、对感情恐惧。”林希言指指自己地心脏看着他们说道,“她曾经说过这里是空的,结婚只是结婚而已。”

    “唉……这世道对女人太难了。”林母长叹一声,更加心疼那孩子了,“想不到背后有这么多隐情。我以为女人是感性的,为了情爱可以抛却一切,很是冲动。”

    “枝枝可比您儿子理智清醒,看她刚才怼那个副场长,全程成竹在胸,淡定从容。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将那个女的给说的丢盔弃甲了。”林希言双眸放光,嘴角盈满笑意道。

    “这知识的多寡不能判定人家有没有才华。”林半城感慨地说道,“看得出来她的才华更多来与生活,来与实践。”眼底多了一抹欣赏。

    “现在你们还疑问吗?能接受这个儿媳妇吗?”林希言心底有些忐忑的看着他们说道。

    “你还是先让儿媳妇接受你好了。”林母捶着他肩膀说道。

    林希言一脸惊喜且高兴地说道,“谢谢阿爹、阿娘成全。”虽然他内心坚定,永不变,但还是希望家人的祝福。

    情绪激动地说道,“你们不知道,枝枝至于我就像是身处极寒之地却衣不蔽体的人,饥寒交迫下忽然发现了一簇火苗,她就像光一样照亮了我生命。”

    “你这孩子用情这么深,如果她不回应你可怎么办?”林母看着他担心道,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当然希望她全心全意的爱自己的儿子。

    “我爱她,与她无关。”林希言深情款款地说道,“她只要幸福就好。”

    “将来你们要离婚呢!”林半城关切地看着他说道。

    “我们俩这属于政治包办婚姻,离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林希言双眸盈满笑意说道,“不管外面风雨,现阶段目标只是把日子给过好了。”

    “其实以你的条件,动动脑,就能让她死心塌地的。”林半城看着他鼓动道。

    “不,阿爹,我不想把算计用在她身上。”林希言澄澈的目光看着林半城认真的说道,“事实上我一直克制着自己卑劣和自私。我曾经想不顾一切的想将这么做,不管不顾她的意愿,设下重重陷阱让她落入其中,再也逃不掉。”微微摇头道,“后来我放弃了,我宁愿笨拙的一点一滴去填满她空空的心,也不愿意百般算计得到她。”

    “你这傻孩子,就没想过你的心意会被践踏吗?”林母心疼自己的儿子道。

    林希言闻言立马警惕地看着她说道,“阿娘,您可别掺和我和枝枝间的事情。您要是弄巧成拙了,我可是要生气的。反正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老婆子,你就当他们夫妻间的情趣好了,咱们就别管了。”林半城看着他笑了笑道,“况且我看儿媳妇对咱儿子也不是无动于衷。”

    “真的吗?”林希言眼底迸发狂喜看着他说道。

    “不然她干嘛维护我们俩。”林半城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傻儿子道。

    林希言闻言泄了气,沮丧的说道,“那不是出于爱,她更多的是将咱们当成了责任,况且如今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言儿你不会这样就放弃了吧!”林半城眸光灼灼地看着他说道。

    “当然不会了,三十年来唯一一次心动,栽到她身上,怎么可能放弃呢!”林希言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们说道。

    “既然不想耍心机,那就让你成为她生命中的习惯,让她习惯你的存在,就像我们习惯了空气、水一样,再也离不开你。”林半城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林希言闭了闭眼郑重地点头道,如释重负的笑了,虽然结婚了,但是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他真的一点儿章法都没有,阿爹倒是提供了一条路子。

    这婚结的猝不及防,他现在还晕乎乎的。

    &*&

    林希言忽然嬉皮笑脸地说道,“现在问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这么急着去找人家。”林母看着不争气的他道,打趣道,“真是没出息。”

    “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她迷路。”林希言食指蹭蹭鼻尖,话落站了起来。

    “去吧!去吧!”林半城挥挥手道,“看你坐不住的样子,快走碍眼。”

    “我走了。”话落林希言如一阵风似的跑了。

    “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古人诚不欺我。”林母心里不是滋味儿的说道。

    “怎么了?吃味儿了。”林半城好笑地看着她说道,“其实我挺高兴的,我们才能陪他多久,不说年龄上,单单就咱现在的情形见一面都难。”

    林母迟疑地看着他说道,“可是她不喜欢言儿,我替儿子委屈。”

    “喜欢只是迟早的事情,还是你对言儿没信心。”林半城老神在在地说道,“她有侠义这点儿我信,可是因为侠义把自己的后半辈子搭上,尤其前面还是个火坑,竟然往里面跳。”噘着嘴微微摇头道,“反正我没有见过,喜不喜欢目前也看不出来,反正不讨厌,或许有好感吧!不然作为陌生人,怎么会牺牲这么大。”

    “好感也看不出来,我总觉得心疼咱家言儿更为多一些。”林母漫不经心地随口说道。

    “啪……”林半城惊喜地拍了下手,一脸地笑容。

    “你笑什么?”林母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道。

    “爱就是心疼,人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心疼的只有一个。”林半城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道。

    林母闻言眼前一亮道,“你的意思是?”

    “男人对女人的爱有时候便始于疼惜,这道理,互换,应该也是行得通的。”林半城看着笑眯眯地说道,“女人更容易感情,心软不是吗?”

    林母挑眉点点头,“有道理。”轻叹一声道,“有点儿可惜?”

    “可惜什么?”林半城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暗恋着就直接进入婚姻了。”林母心疼地说道,“我还希望他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别,别,就咱言儿那克制、理智的性格,别吓着我了。真要上演那戏本上的为爱抛却一切,爱的死去活来的,非你不可,没你不行恋爱。别说他受不了,我首先得发疯。”林半城满身恶寒地说道,“我觉得这种细水长流的刚刚好。咱言儿爱人家爱到骨子里了,她虽然没有言儿那么深的感情,起码看着不讨厌,看他们相处,也不会红脸这样挺好的。感情是处出来的,熬着熬着就深了。反而那些激烈的灼热的感情,在柴米油盐琐碎的事情中,反而淡了。”

    “呵呵……”林母闻言笑了起来,她懂他的意思,相爱容易相处难,佳偶变怨偶的见的太多了。

    “他们这一开始就在柴米油盐熬出来的感情,更加的醇厚持久。”林母一脸笑意地说道。

    “你心里没有芥蒂了吧!”林半城看着她询问道。

    “芥蒂?”林母眨眨眼不明所以地说道。

    “童养媳啊!”林半城提醒她道。

    “了解了事情来龙去脉,只剩下怜惜了。”林母轻叹一声道,“说老实话,咱家言儿也就文化水平高点儿,其他方面真有点儿配不上人家。”

    “哇……”林半城惊讶地看着她说道,“这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