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花媳 > 第306章 意见相左(五更)求月票
    “等回来在做一身咱们替换着穿。”花半枝看着臭美的小家伙说道,“你给爷爷写完信了。”

    “写完了一会儿就寄。”周光明将衣服放到炕上,肉呼呼的小手郑重地将它们叠起来。

    “你没有把娘受伤的事情写进去吧!”花半枝想起来看着他说道。

    “写了!”周光明理所当然地说道。

    “删了,删了。”花半枝立马说道。

    “为什么?”周光明眨眨纯真的双眸不解地问道。

    “这样很丢人耶!居然让小孩子用弹弓将脑袋给打破了。”花半枝不好意思地说道,“而且你爷爷就曾经担心我再嫁,现在没事了,你如果写上前因后果的话,能把你爷爷给吓出病来。”

    周光明闻言立马说道,“我现在就重写。”指了指炕上的衣服道,“娘,您把衣服给我收好了。”

    “嗯!”花半枝将衣服放在了炕头柜里。

    周光明坐在八仙桌前,麻溜将信重新誊抄一遍,删去了有关花半枝的内容。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程韵铃匆匆走了进来,直奔八仙桌来,拿起上面的茶壶,“光明拿我的茶缸。”

    “哦!”周光明跑到架子旁,将她喝水茶缸拿了过来,递给了程韵铃。

    程韵铃接过茶缸,拿着茶壶倒了半茶缸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呼……终于舒服了。”程韵铃长处一口气道。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花半枝看着颇有些狼狈的她问道。

    “让你给猜中了,跟我妈吵了一下午。”程韵铃一屁股坐在长凳上道,“她买的东西我没一样相中的,气死我了。”

    “所以你们就呛呛了起来。”花半枝看着她说道。

    “干妈,您这是不孝。”周光明看着她说道,不赞成地说道,“你不该顶嘴的。”

    “呃……”程韵铃被指责的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意见相左,对意见相左,讨论的有些激烈而已。”

    花半枝闻言抿嘴偷笑,真佩服她的‘机智’了。

    “那么你占上风了吗?”花半枝好笑地看着她问道。

    “把我妈给气的说不管我了,自己看着办?”程韵铃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说道,“你们说说哪儿有这么当妈的,是我结婚耶!就按我的好来不行吗?”

    “其实你们一人退让一步不就好了,结婚毕竟是喜事,少不了红色,弄的太素了,不吉利。”花半枝看着她劝道。

    “可是你知道我妈都给我备的什么吗?”程韵铃深吸几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道,“龙凤呈祥,鸳鸯戏水,哎哟!简直没眼看。”

    “老人家就喜欢这个,你就多担待些好了。”花半枝摇头失笑看着她说道。

    “还能怎么着,这也就是自己的亲妈。我表明态度了,喜被只要一条喜庆的,其他的按照我意愿来。”程韵铃无奈地说道。

    “你就知足吧!有妈妈帮你,我这没妈的孩子,想叫声妈都不容易了。”花半枝嘴里泛起一丝苦涩道。

    和她比起来,现在反而像是在炫耀似的,“不说这个。”程韵铃赶紧转移话题道,拿起茶壶,又倒了些水,咕咚咕咚又喝完了。

    “干妈,干妈,娘给我做了新衣服。”周光明显摆道,说着爬上了炕,从炕头柜上拿下衣服,抖开,披在身上。

    “花花你的手也太巧了。”程韵铃看着新衣挪不开眼道。

    “可惜我手笨啥都不会,饭不会做,衣服也不会做。”程韵铃看着她扁着嘴说道,“我妈都说把我这样的人嫁出去,对不起女婿。”

    “呵呵……”花半枝摇头失笑道,“有钱可以买啊!买成衣,吃食堂。”

    “那太浪费钱了。”程韵铃看着她认真地说道,“都说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这结了婚就不能像以前一样花钱大手大脚的。怎么能行!就是不为我家繁春,也得为自己着想吧!”

    “哟哟!还没结婚呢?就你家的了。”花半枝笑着打趣道。

    “就是我家的。”程韵铃微微扬起下巴直白地说道,没有丝毫的扭捏与羞涩,大大方方的。

    “看来除了跟你学厨艺,还得跟你学女红。”程韵铃看着衣服道,“我也想做漂亮衣服,美美的穿在身上。”看着她道,“可以教我吧!”

    “我都是自己瞎捉摸的,你要真想学,书店有裁剪的书籍。比我这半吊子要好的多。”花半枝看着她谦虚地说道。

    “你就别推三阻四了,反正我就跟你学。”程韵铃无赖地说道。

    “学什么?”孟繁春站在门口,敲敲洞开的房门道。

    “学做衣服啊!”程韵铃举着衣服说道,“繁春你看花花做的衣服多好看。”看着他娇笑着又道,“等我学会了,我给你做衣服。”

    “我等着。”孟繁春满脸笑意地看着她说道,又关心地说道,“别太累着了,其实咱们买就可以了。”

    “那意义不一样。”程韵铃放下衣服,忽然严肃地看着他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做衣服,还是怕我做不好。”

    “没有,没有。”孟繁春赶紧说道,“这不是怕你累着嘛!”转移话题道,“该吃饭了。”伸手拉着周光明道,“走!”

    “干爹,干爹饭盆。”周光明提醒他道。

    “走,拿上你们的饭盆咱们走。”孟繁春走到架子旁,将餐具拿上,拉着周光明出了宿舍。

    程韵铃将衣服叠好了,放在炕头柜上,“好了,咱们也走。”叫上花半枝一起去食堂。

    吃完饭收拾停当后,他们几个就坐在院子石桌旁,享受难得的悠闲,春风拂面,暖暖的舒服的很。

    “都在啊!”林希言提着行李袋走了进来。

    “林老师!”周光明和花半枝站起来道。

    “坐下,坐下。”林希言走过来看着他们俩说道,说着将行李袋放在了石桌上。

    “希言,你提着行李袋,这是打算上哪儿去?出差……好像不可能。”孟繁春抬眼看着他问道。

    林希言打开行李袋,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都是书!

    “书?你拿书干什么?”孟繁春不解地看着他道,“你先坐下来,仰着头说话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