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花媳 > 第270章 虚张声势(四更)
    楚寒烟脸色一僵,忽然眸光一闪,“你调查我。”

    “彼此彼此。”林希言微微一笑道。

    “呵呵……”楚寒烟笑得花枝招展,“怎么办?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可我不喜欢你,一点儿都喜欢。”林希言神情冰冷地看着她说道。

    “你不喜欢没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楚寒烟言语轻快地说道,“很抱歉不能如你所愿,我跟家里斗争到现在,终于争得他们同意了。好像对你很不利哦!”

    “你想怎么威胁我?”林希言双眸漠然地看着她道,“我忘了告诉你,我和他们好像断绝关系了,你不知道嘛?哎呀,看来你的消息不准确。”

    “你以为我会相信?”楚寒烟笑容诡异地看着他说道,“现在就看是你心狠还是我心狠。”

    “死嘛!”林希言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完美的笑容,“那我谢谢你,早日让他们解脱。”

    “你真的不在乎。”楚寒烟双眸一凛阴鸷地看着他道。

    “不都说谢谢了。”林希言云淡风轻地说道,“弑父、弑母,会被天打雷劈的,他们的存在挡住了我的政治前途。”紧攥着的手,死死的抠着手心儿,血顺着指缝浸满双手。

    林希言如此表现的毫不在乎,倒是叫楚寒烟觉得手里的攥着的筹码毫无用处了。

    犀利地眼神上下打量着他道,“我不相信你一定在虚张声势,一定是,你不是那样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这人皮下,是如此的畜牲,猪狗不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呢!”林希言深邃地双眸看着她说道,“说起来,咱俩还真是同类人,同样为了自己的目的,不顾父母死活。”

    “住嘴!我不许你这么说你自己。”楚寒烟脸色狰狞地冲他吼道,摇着头道,“你不是,别想骗我。”

    林希言双眸晃了晃,看着歇斯底里的她。

    楚寒烟看着黄土里地上滴下来的血迹,双眸猩红地看着他道,“你果然在骗我,可惜功亏一篑。”哆嗦着嘴唇道,“不怕死是吧!生不如死不知道怕不怕,折磨人的方法多的是。”

    “呵呵……”林希言突然笑了起来,“说起来,带我向令尊、令堂问好!不知道在京的日子过的可好。”

    “你做了什么?”楚寒烟脑中警铃大作道。

    “你说呢?”林希言上前一步,嘴角挂着完美的笑容道,“不知道失去父母的庇护你是否还能过的如此的称心如意。”

    语气异常温和,听在楚寒烟耳朵里是寒风凛冽,冰冷、骇人。

    “你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楚寒烟后退一步,强撑着道。

    “哦!那又得谢谢你了,爹妈生的好皮囊,脑袋也不是空空,这卖谁不是卖?”林希言冷笑一声看着她说道。

    “你别想骗我。”楚寒烟眼神慌乱地看着他说道。

    “驻莫斯科外交官可是个香饽饽……”林希言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

    楚寒烟心底更加慌了,爸妈这一次回来的突兀,没有任何前兆,突然就回来了。

    按说也该走了,却迟迟没有动静,她以为是自己的婚事耽搁了,现在看来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结婚申请我已经递上去了,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不然你等着后悔吧!”楚寒烟放下狠话,步履匆匆地离开。

    &*&

    林希言看着她消失在眼前,虚脱的双手扶膝,他找人查过她父母,确实有些原因滞留京城。

    但以他们的人脉关系问题不大,他确实虚张声势。

    林希言气愤地跺着脚,没想到她的父母那么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住,真是气死我了。

    只是突然这么急着结婚为那般,忙的他也没时间关注她这个不相干的人,看来得找人问问了。

    林希言回到了办公室,直接拿起车钥匙,骑上挎兜摩托,突突进了城。

    一路畅通无阻的敲开了老友办公室的门。

    “哎哟!今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春风呗!”林希言走过去,拉开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温润的双眸看着眼前的男人谢长征。

    五十多岁的他一身洗的发白的中山装,像是大学讲师,斯文儒雅,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

    两人是手谈认识的,所以不要被他的外表给骗了,这可是手眼通天之人。

    不是逼急了林希言不会来找他的。

    棋品观人品,棋路观人生,谢长征的棋路杀伐果断,所以下起棋来大开大合,犹如利剑出鞘一般,却又举重若轻,胸中自有丘壑,棋盘上的风云变化一切尽握手中。

    林希言看着他语气温和地说道,“老谢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相求。”

    “哟!”谢长征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调侃道,“遇到什么难事了。”

    “对你这个人可是举手之劳。”林希言看着他言语轻松地说道。

    “说说看什么事?”谢长征好笑地看着他道,这小子平常可是不求人的,到底什么原因让他主动开口。

    林希言抿了下唇,缓缓地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明,并把解决办法说一下。

    “这点儿小事容易的很,你呀就是太仁慈了。”谢长征不厚道地笑了,“哈哈……不过你小子也有今天。”

    林希言看着他毫不顾忌的笑声,“很好笑是吗?”

    “不是,不是,你堂堂大男人怎么就斗不过一个小女人。”谢长征紧绷着脸,眼底的笑意却怎么都止不住。

    “不是斗不过,是好男不跟女斗,想着她知难而退就算了,谁曾想她得寸进尺。”林希言一脸烦恼地说道,嗤笑一声道,“老实说我不想把事情做绝,这种事情对男人一点儿影响都没有,对女人可是能毁了一辈子的。”

    “你呀!都这时候还要什么绅士风度,如果是我早特……”谢长征忽然改口道,“早解决了,哪儿容的她在眼前蹦跶。”

    “我从来不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她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了。”林希言眨眨眼奇怪地问道,“女人不是应该讲矜持,含蓄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