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花媳 > 第22章 恶毒女配角
    房间里就剩下花半枝和周光明两人,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娘,外面的雪好大,我想出去玩儿。”周光明一脸向往地看着窗外双眸放光道,“咱家的雪没有这么大。”

    “不怕冷吗?鞋子会踩湿的。”花半枝微微低头,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说道,“应该说我们没有鞋子。”

    “那算了。”周光明摇摇头眸底闪过一丝失望道。

    大雪对吃穿不愁的人来说,可以尽情的玩耍。

    对于衣不蔽体的花半枝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想玩儿的话,以后是机会,这地方见到雪太容易了。”花半枝言语温柔地安抚他道。

    “嗯!”周光明乖巧地点点头道。

    “再说了,棉裤还没改呢?”花半枝看向周光明道,“来,光明,把棉裤给我。”指着棉裤看着他道。

    “娘,现在就做啊!”周光明爬过去,将棉裤拿给花半枝。

    “不改的话,我们光明就要光屁股了。”花半枝拍着他的小屁股调侃道。

    “娘!”周光明捂着自己的屁股羞红了脸道。

    “我们光明也是大孩子了。”花半枝看着他扭捏的样子,不厚道的笑了道,随即笑了笑道,“我现在把这个棉裤给你拆了。”

    花半枝看着放在眼前的剪刀,却怎么也拿不起来,刚才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花半枝捏了捏手中的棉裤,对于这些缝纫活儿,可以说驾轻就熟。

    前世缺衣少食,衣服大都是家庭妇女自己的做的,这是每个女人基本功。

    只是现在?花半枝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娘,您看什么呢?”周光明看着迟迟没有动作的她好奇地问道。

    “哦!没什么?”花半枝抬眼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其实她心底却满是疑惑,前世她可是撒泼打滚耍赖才留下来,今儿怎么缺少程序,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还让樊校长押着周天阔同意了。

    樊校长和孟繁春肉眼可见的同情她,真是见鬼了。

    到底哪里出错了,花半枝看向了周光明。

    “娘问你,昨儿你都见了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花半枝眼神温柔地看着他轻声细语地说道。

    周光明闻言眨眨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想了想道,“昨儿爹来了,问了问咱家的情况后黑着脸就走了。而孟叔叔来给您又是打针,又是扎针的。”

    “扎针?”花半枝闻言清澈的双眸一下子幽深了起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手背在了后面,轻抚着自己的后背,背上可是鞭痕累累。

    这就难怪那样问了,同情心泛滥了。

    起来后精神高度集中,话赶话的让花半枝有些蒙,有些事也没来得及细想。

    花半枝轻蹙了下眉头,这与前世不同,前世她就被扔在炕上,喂了普通的土霉素和退烧药,硬生生的扛了三天,才清醒了。

    这一次又是打针,又是扎针的,小家伙聪明还记住了堪比黄金的药品盘尼西林。

    花半枝在心里冷笑一声,怎么良心发现?

    肯定不是周天阔,他躲还来不及呢!

    算了不想了,不管如何目的达到了。

    留下来是第一步,城乡差异太大,有机会留在城里,她可不想回乡下面朝黄土背朝天。

    既然重新回来,自己现在又是童养媳的身份,那么结婚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男人没有人愿意娶一个结过婚的女人。

    她也乐的自在,以她根正苗红的出身,在政治上是安全的。她也没那么大的野心,就这么平平安安的活着挺好的,可算是能停下脚步歇歇了。

    现在嘛!争取在扫盲班顺利毕业,这样就不会打杂了。从事脑力劳动坐办公室,一杯茶一张报纸看半天,咱也提前过过闲适的养老生活。

    &*&

    花半枝在出身上说的基本属实的,这方面可不敢撒谎,更不敢小看现在的人明察暗访。不但将你的社会关系调查清楚,还能将你的祖宗八代给查的清清楚楚。

    花半枝轻叹一声,时间还真是一个好东西,久到前缘尽勾销,忘却一切。

    那些被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因为看见熟识的人又鲜明了起来。

    想起前世的花半枝拿的可是妥妥恶毒的女配角剧本。

    前世她跟着姐姐花银莲带着外甥周光明千里寻夫,从关内一路找到了关外。不料刚出了关外,姐姐一病再也没起来。

    搜刮了身上的所有的钱财,安葬了姐姐,带着外甥一路讨饭,受尽了欺辱好几次差点儿命丧黄泉,九死一生找到了周天阔现在的驻地。

    天降大雪,饥寒交迫的花半枝强撑着一口气带着孩子找到了他也病倒了。

    在醒来已是三天后,还没从喜悦中醒来的花半枝,就被他要另娶新欢的消息给砸蒙了。有后妈就有后爹,他们能善待陌生的周光明,绝不能让他们结婚。

    姐姐在他家当牛做马那么多年,为他生儿育女,孝敬公婆。他进城了、当官了,就要抛弃老婆孩子,哪有这样的美事。

    他个混蛋玩意儿,他不是人,就是家里的阿猫阿狗的也不能这么想扔就扔了。

    前世的花半枝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认为嫁人是唯一的出路,是一个以男人为天的女人。

    她就隐瞒了身份,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撒泼耍赖的本事,嫁给了周天阔,也可以照顾周光明。

    结果可想而知,花半枝搅合了人家的好事,死皮赖脸的嫁给他,能有好果子吃。

    周天阔看自己那是脸不是不脸,鼻子不是鼻子的,赤果果的冷暴力。

    然而在两人圆房后,炕上的落红,让花半枝假冒的事情败露了。

    冷暴力升级为‘热暴力’,周天阔嚷嚷着要离婚。

    可是木已成舟,而且他心中的朱砂痣已经嫁给别人了。

    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花半枝的身上,两人开始了分居生活,他宁可住军营也不回家。

    对于唯一的儿子直接送到了学校住宿,如此刁蛮粗俗的女人,不配教养他的儿子。

    而花半枝乡下出来的一个见识浅薄的女人,如所有的女人一样,犯了很多女人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嫉恨周天阔心中的朱砂痣,不断的找她的麻烦。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回来,当然两人免不了一场‘战争’,当然是花半枝单方面的战争。

    当一个人厌恶的都不愿意跟你说话,何来战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