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303章 共和(十三)
    天一亮,吃了早饭的杨从容骑上马就开始巡视人工造林的地区。不管是红柳或者胡杨树看着都活着。树木幼苗整齐的交错排列,充满了工业化的美感。昨天与杨从容交谈感觉很不错的元国技术人员对杨从容的问题也有问必答。

    对于杨从容谈及获取胡杨碱的问题,技术人员叹道:“真能到那天就好了,这片土地上就能长出更多植物。现在我们还得经常看着,防备有人在这里放牧。”

    杨从容理解的点点头,各种想占便宜的人太多了。哪怕只是节省一点力气,他们就不在乎破坏被人辛辛苦苦种的一棵树。不止大马士革有,大宋也好不了太多。参观完林地,杨从容对郝康的看法有了些变化,这位曾经的小王爷颇有执行力。对大宋来说,在这么一片平坦的荒漠种十五里宽,二十里长的林带也不是这边说句话那边立刻出现。

    之后杨从容继续自己的观景之旅。大马士革与大宋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当地种植了大片大片的玫瑰花,这些玫瑰花也是当地人重要的经济作物。下马凑到玫瑰花旁闻了闻,这香味与大宋引进的的确有不小区别。也许是水土的原因,大马士革本地的大马士革玫瑰花的香气层次感明显比大宋的要更丰富。

    直起身,杨从容就见到不远处的当地人用警觉又畏惧的眼神看过来,那神色颇像受惊的小动物。杨从容心中叹口气,转身离开花田边上马而去。大马士革曾经是个和平的城市,随着罗马与周边国家持续战争,他们最终自愿让真神教的军队进入大马士革来保护他们。然后这个城市兴起、衰落,却因为良好的地理优势不断陷入战争。在过去两百年里面更是率遭战火。如果能将东地中海东岸一带全部纳入东地中海同盟,也许可以让这里恢复和平。

    穿梭在花香中,杨从容不想看到东地中海周边再出现非文明国家。依照蒙古的尿性,遭到王爷们抛弃的铁穆尔死去,蒙古事实上再次陷入分裂。大宋可以不管两河流域,但是东地中海对于大宋非常重要。如果能征服东地中海的东岸以及南岸,组建阿非利加行省与叙利亚行省,通往欧罗巴的大门会彻底打开……

    想到这里,杨从容只觉得并不容易以此来说服赵官家。赵官家善于用兵,决断从不拖泥带水。对于华夏旧地绝不会无视,甚至连短暂存在过的波斯都护府都不会放过。但华夏旧地之外的土地对赵官家的吸引力非常小。

    各种念头翻滚,杨从容在傍晚时候返回了大马士革。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郝康就派人来请杨从容上午会面。八点半,两人各自落座。郝康率先开口,“前日与杨部长相谈,获益甚多。我仔细想过,觉得当下之事是先告知天下,我蒙古疆域到底多大。蒙古疆域内自然是蒙古土地,蒙古自我始,不会越境侵犯他国,却也不会对他国入侵蒙古疆土坐视不理。”

    郝康的话大大超出杨从容的想象之外,杨从容看郝康还想继续说下去,便抬手阻止。见郝康暂时停下,杨从容抽出根烟点燃,又把烟盒推向郝康那边。郝康也不客气,拿起烟盒,就觉得入手沉重,再看烟盒外壳银亮,却与白银全然不同。外壳上有整齐的凸起,让原本平整的外壳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整齐却不单调。打开烟盒,从里面抽出根小雪茄,郝康也点上。

    杨从容锐利的目光在郝康身上扫过,他此时确定这些话定然是郝康的夫人教给他的。外交部直属赵官家,选拔人才素来严格,一个女性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能够被选中,自身实力不容小觑。而郝康哪怕是鹦鹉学舌,从他方才的话中能看出他理解了这套理念。趁着抽烟的时候调整一下对郝康的评价,抽完之后杨从容说道:“请阁下继续。”

    郝康笑道:“下次杨部长再想抽烟,直接抽就好。”

    杨从容微微一笑,却不回答。就听郝康继续说道:“有了边界,到底是侵略还是防御自然一清二楚。我想请杨部长召开四方同盟会议,商讨蒙古家属事项。咱们就从蒙古与东罗马帝国的划界开始。另外还想请问杨部长,可否愿意出面协调蒙古与奴隶王朝的战争。这次战争历史由来已久,从伊尔汗国时代奴隶王朝就与伊尔汗国交战。此次双方如此死战,伤亡都很大。蒙古不会割地,但是愿意与伊尔汗国和谈。”

    这话让杨从容微微一笑。如果按照郝康的说法,蒙古就不会再损失什么了。但杨从容并未出言讥讽,毕竟郝康现在所说的内容是建立在文明国家的基础之上。现在郝康实力不足让奴隶王朝把他当回事,但是郝康的未来也许有点期待的价值。

    “除了与东罗马划界之外,蒙古愿意与大宋划界。我上学的时候看过大宋的地图,对赵官家意图恢复的意志非常佩服,也对赵官家依照史书定界的意志力更是佩服。这点务必请杨部长转告赵官家。”

    杨从容又掏出支烟点上,仍旧没有说话。原来和大宋外交系的人谈判会是这样的感觉,他品味着郝康方才有理有利有节的对谈对自己的影响,觉得非常有趣。既然这么有趣,杨从容就想试试看,他问道:“郝康阁下,不知你划界之后怎么对蒙古百姓讲述。”

    “现在的百姓并不理解这样的道理,我也是从大宋学来的现代民族国家的理念。只怕让杨部长见笑了。”郝康爽快的答道:“但是现在的百姓明白战争对他们没好处,两河流域过去两百年来就没安定过,各路人马你来我往杀的血流成河。除了外面的人打过来,两河流域的各部落部族之间也你争我夺,杀戮不断。我所期待的就是让两河流域在内的蒙古再也不会这么无意义的互相厮杀。我若如愿以偿,这里就会变成和平之地,大家安居乐业。往来通商的各国商人也不会担心遇到歹徒。有一点我却要先说,大宋科技发达,技术进步,在我现在管理的土地上,还请大宋能来相助。获得的收益定然会支付大宋的费用。”

    杨从容微微一笑。果然是大宋培养出来的外交官,如果不是杨从容知道郝康的虚实,换做任何别的国家这么交流,杨从容大概就会答应下来。杨从容想了想答道:“我愿意召开四方同盟的会议,大宋与奴隶王朝往来很少,联络他们的事情就爱莫能助。”

    “这个不妨事。”郝康答道。刚说完,就有侍从进来,到了郝康身边低声耳语几声。郝康点点头,侍从快步离开。

    杨从容笑道:“我知道郝康阁下此时忙碌,我们的事情不急着谈。阁下可以先去做自己的要紧事。”

    “也没什么要紧。只是听闻背叛铁穆尔大汗的王爷发了檄文,他还送了一份到我这里来。哼,真是好大胆子。”郝康虽然在努力遏制,但是怒气无法完全遏制。

    这下杨从容倒是好奇起来,蒙古王爷射伤了铁穆尔之后送来檄文,难道是要声讨铁穆尔不成?嗯……从道理上看这个也没什么问题,中国的乱世中同样不乏这样的事情。想到这里,杨从容更是有些忍不住,他说道:“却不知这檄文能否让我看看。”

    “哈。人说家丑不可外扬,杨部长却是想看蒙古的笑话啊。”郝康有些气恼和无奈的答道。

    “郝康阁下若是看过华夏的史书,一定能看到许多此类事情。我们华夏对此从来不隐瞒。当年齐国崔杼弑君,大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大史尽死,执简以往。闻既书矣,乃还。这等事情又有何看笑话。”

    郝康知道这个故事,因为大宋课本上就有。当时齐国太史是家中长子,就直接写‘崔杼弑其君’。崔杼杀了太史。当时的太史是家族继承,大史的二弟继承这个职务,照样记载事实‘崔杼弑其君’。崔杼又杀了这位弟弟。之后另一位弟弟继承职务,照样秉笔直书‘崔杼弑其君’。崔杼又杀了大史的这位弟弟。虽然死了三位兄长,太史家的第四位弟弟继承兄长的职务,照样写到‘崔杼弑其君’。

    崔杼见齐太史家都是硬骨头,只能放了这位弟弟。此时齐国另外一位太史家族的南史家的史官听说齐太史家因为秉笔直书被崔杼杀光了。自己拿着简赶来要继续记录‘崔杼弑其君’。听闻太史家子弟没被杀光,而‘崔杼弑其君’已经被记载入史书,这才返回家中。

    见杨从容毫不隐瞒华夏历史中的污点,郝康也觉得有些感慨。他想起大宋赵官家最器重的臣子文天祥曾经写过一首《正气歌》,并发布在报纸上。老爹郝仁看到之后极为感动,将其选入元国的课本。

    其中一些句子郝康还有印象。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这些人忠于的对象各不相同,但是这些人的刚烈率直连郝康都不由得肃然起敬。想到这里,郝康突然哈哈一笑,“既然杨部长不嫌那檄文粗鄙,我就不怕沾染杨部长视听。只是这些檄文都是由人用蒙古语唱出来,我让人翻译过来给杨部长看过。”

    杨从容看向郝康的目光再次锐利起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郝康的神色间突然就有些东西变化了。这实在是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