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276章 联动(六)
    入冬,君士坦丁堡钱庄里面早就安装好的暖气开始供热,进入里面的每个人都会忍不住去看到底是什么在散发热量。看不到壁炉,看不到火炉,等顾客们终于发现是一些铁家伙在散发热量的时候,对钱庄的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在三楼暖和的会议厅打开了窗户,通过结实的栏杆,冷风夹杂着雨天的湿气嗖嗖的吹进来,那帮哈欠连天的董事们很快就恢复了精神。办事处的代表用一块湿毛巾擦了脸,这才说道:“诸位,我们估算的结果差不多。建设东罗马朝廷新区的钱大概就是那么多。毕竟有军团投入建设,就不需要额外支出。军团管理水平高,应该不会出大乱子。”

    财政副大臣听了之后神色一阵轻松,虽然不想睡,他还是忍不住先打了个哈欠才说道:“这就太好了!”

    然而财政副大臣立刻听办事处代表继续说道:“大乱子不会出,小乱子不会停。我们办事处是这么考虑,不如将军人和军人家属的几个区一起开工。这些区可以少投入点人手,但是不能不开工。最好能先开工这几个区,再开工朝廷新区。军团会感觉朝廷更重视他们。”

    副大臣微微点头,这话从道理上没错,只是听着有些说不出的违和。他随即听办事处代表继续说道:“我们还得把话说头里,朝廷给了多少钱,我们就可着这些钱去完成朝廷相关的事情。等这些钱花光了,我们就没办法再提供相关业务。这点很重要,还请副大臣一定转告大臣和朝廷,不是我们不尽力,我们只有这点钱。”

    副大臣心中叹气。办事处官员说话太直白,他们真以为东罗马朝廷不知道这些事情么?发行货币的权力名义上在朝廷手中,欧罗巴行省控制的印钞纸死死卡住东罗马朝廷的脖子。东罗马朝廷再怎么想多发粮食券也不至于自造伪钞。财政副大臣只能淡定的应道:“我会转告。”

    副大臣把办事处的态度告诉给财政大臣,大臣也不知道该说啥,最后悻悻的说道:“也不知道宋国是选拔官员的,整天脑子里都在瞎想什么!”

    这话放在大宋一定会挨批,赵谦看完了欧罗巴行省的报告之后非常满意。大宋朝廷要选择的就是这样的官员,能坚持立场,还有足够的实力。欧罗巴行省不会告诉东罗马朝廷他们的真正看法,也不在乎东罗马朝廷截留粮食券。粮食券是货币,是一般等价物,君士坦丁堡钱庄要钱做什么?擦屁股都嫌硬。

    这些粮食券是要投入生产营运里面。增加产出,活跃东罗马经济。希腊本地仓库中的金属工具早就卖光了,欧罗巴行省刚向国内订购了第三批金属工具。钢质工具的比例超过一半。运回国内的船上装满了海泡石以及铬矿。除了这些,马匹,种子,干草,牲口的出口也创新高。除了实物商品,行省农业技术输出第一次作为重要的出口项目列在了报告书中。

    君士坦丁堡的钱庄金库里面已经堆积了许多作为抵押物的金银、地契。如果这些抵押者投资失败,君士坦丁堡钱庄立刻就会成为东罗马第一大地主。

    赵谦知道办事处当然不会这么干,至少现在这批人不会这么干。他们竭尽全力帮助合作伙伴,希望通过合作让借钱的客户获得预期中的利益,用赚到的粮食券赎回他们的抵押物后还能有足够获益。赵谦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种级别的问题很容易就能做出正确判断,根本骗不住人。只有坦诚相对才能获得大家的信任,得到大家的信任才能获得‘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掌握了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就拥有真正的力量。

    确定欧罗巴行省不会捅娄子之后,赵谦开始读铁道部的报告。看得出写报告的人十分激动,就算是读不出其中的激动,光是赵谦和铁道部座谈也足以让赵谦明白铁道部的人到底多激动。不仅是镰仓幕府在送人,足利家有样学样,攻下的镰仓幕府的地盘之后也抓人卖到大宋这边来。此时工地上已经有大概六万个残破的家庭在劳动力。按照一个倭国劳力冬季一天挖掘三方土的工作量,铁路进度搞的飞快。连之前落后的进度都开始逐渐补上。

    按照这个进度,开春的时候海州(连云港)到徐州的铁路能铺设完铁轨,开始用空车压路。说是空车,赵谦怀疑铁道部只怕要偷偷的尝试运输一部分货物。毕竟连接这两地的水运与官道运输已经到了极限。

    赵谦不想管铁道部的具体工作,他是前水利技术人员而不是铁道专家,当前的差事是协调好几个部门与铁道部的合作。当下他最在乎的事情就是让那帮倭人在工地上干满六个月之后就把他们活蹦乱跳的送回倭国去。

    运输路线已经确定,现在缺的是细节。通过什么渠道运去,运去之后能否让那些人安全返乡。赵谦不想持续雇佣某一部分地区的人,最好能在整个倭国各个地区都雇人。根据现实经验,垄断必然导致垄断者掌握议价权,这对购买方并不有利。

    确定了缺失的细节,赵谦就开始看别的内容。最近攻击电信部的内容越来越多,电信部也开始反击。别说,在老爹的指点下,电信部的反击看着颇有章法。此时的战场主要在报纸上,电信部已经能把‘封建思维’‘工业化思维’‘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比较囫囵的讲出来。只是现阶段还没实力攻击对方理念中‘封建社会情怀党’的部分。

    在情怀党的描述中,农村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电信部这种工业党对农村的影响自然是‘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

    赵谦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站到情怀党一边。他从军的时候参加陕西战役,退役后在地方工作,上完大学又继续在水利工程一线工作。走南闯北这么些年,赵谦从未见过情怀党描述的农村。只有经营良好的农场才会‘土地平旷,屋舍俨然’。农场不是农村,按照老爹赵嘉仁定的标准,农场里面的劳动者该是有组织有纪律有沟通能力的工人,只是从事的行业种类是农业而已。

    忍不住心中冲动,赵谦提笔开始写东西。写了几段后放下笔回头看,赵谦对自己有点失望。这些东西有道理,却是基于反对情怀党的出发点,显得格局太小。这种东西发出去大概是没办法一击致命,反倒引发更多把水搅浑的争论。

    将写的东西先收起来,赵谦准备慢慢考虑之后写完。之后他就看了财政部的报告,看完之后有点不明白财政部到底想说啥。老爹说过,对于上来就要求扩大公共支出或者削减公共支出的人必须警惕,即便这些人本意未必想作恶,实际上他们所做的很可能就是恶行。仔细看财政部的报告,只是很含糊的说最近包括教育部在内的好几个公共部门都表示缺钱,希望能够追加资金。看了看,教育部要求的资金最多。赵谦眉头微皱,教育部资金属于专项资金,配合全民扫盲运动,素来在各项资金中优先。赵官家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都是针对大众政策,医疗卫生和人民教育提及次数很多,全面义务教育已经提了好多次。现在突然要求追加资金是怎么个意思。

    赵谦发了个内部电报请教育部的人过来,就开始处理其他公务。等了两天还没等到教育部的人,赵谦怒了,派遣秘书亲自去教育部请人。这下可好,部长副部长都有各种会议,其他官员都说自己忙,也不管事。赵谦的秘书回来禀报之后立刻提醒赵谦,“太子,此事蹊跷。”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不用秘书提醒赵谦就知道。只是什么样的问题让教育部的人连见一面都不敢,赵谦不明白。晚上赵谦忍不住到了老爹这边,老爹没回来。赵谦坐在客厅里心事重重。此时已经和驸马一起到了开封的妹妹赵若水跑过来,她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哥,你怎么想起找教育部的麻烦了?”

    赵谦随口说道:“我找教育部的麻烦做什么?”

    话音方落,赵谦就感觉到事情不对。这消息是谁放出来的?连妹妹赵若水都知道了。赵谦立刻问妹妹,“谁给你说的?”

    “果然是真的。”赵若水笑道。

    赵谦心中不快,他的妹妹也算是能折腾的人,知道的消息可不少。大部分消息都是捕风捉影,但是无风不起浪,教育部只怕是真的有问题。盯着妹妹,赵谦严肃的问:“告诉我,谁给你说的!”

    “哼!就知道欺负人。”赵若水撒了个娇,接着站起来边喊:“娘,哥哥欺负我。”边逃跑了。赵谦被妹妹弄得没办法。必须的说,他们三兄妹里面妹妹赵若水从小就是最可爱的。赵谦是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