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266章 交易(二十六)
    “哥哥!”希拉惊喜的喊着。

    西塞留斯还是站的笔直,只是向希拉敬了个军礼,希拉这才想起自己此时在军中而不是家里。面前是好几位军团长,此时的哥哥是以军团代表的身份出现。

    与军法官相比,军团长的地位更高。西塞留斯站在六位军团长下手,为首的则是西部的将军。将军说道:“希拉阁下,我们等你好久了。”

    军人与元老在长桌边坐下,七名军人坐在一边,希拉坐在另外一面。将军落座之后先介绍七个人,他们来自西部各个军区,看这架势西部军区已经互相联络过。希拉简单的问好:“诸位,我是希拉。元老院农业小组成员。”

    这介绍让希拉觉得自己很傻,可有些时候礼节本身看上去就有些傻里傻气。作为约定俗成的东西,礼节讲述的是通用性而不是灵活性。互相自我介绍完毕,将军开口了,“希拉阁下,你觉得你比元国可靠么?”

    希拉一愣,这个问题问的真有点奇怪。稍微一想她就释然了,元国曾经是东罗马军团最大的粮食供应商,也曾经彻底改变了东罗马的政治局势甚至是社会形态。没有元国的粮食就没有东罗马帝国的现在。然而元国粮食供应已经不再靠谱,想来将军所说的是这个。

    “将军阁下,制作饴糖的原材料完全来自于东罗马本土。我已经有了稳定的供应者,还有稳定生产者。如果阁下担心饴糖的问题,我可以向阁下确定。即便是某个供应者出了问题,也不会影响饴糖供应。”

    得到了明确回答,将军阁下微微点头。他继续说道:“不瞒西希拉阁下,我们都接到了安卡拉军区将军的电报,说军团官兵对饴糖评价非常好。价格非常便宜,希拉阁下提供的食谱也帮了大忙。所以东部的将军很担心,如果饴糖供应突然中断,他一定承受不了。”

    “我能确定供应不会出问题。”希拉应道。

    “元国也这样保证过。”

    希拉眉头微皱,她有些不明白将军的意思。好在希拉在办事处工作几年中学到了沟通的训练,沟通这件事说白了就是想方设法弄明白对方到底要什么。办事处的办法简单粗暴,就是尽量问清楚。希拉就单刀直入的提出问题:“我得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军团放心?”

    将军爽快的答道:“我们希望在制作饴糖的作坊里派遣代表,给希拉阁下提供材料的那些地方我们也要派遣代表。”

    希拉心中一凛,第一念头就是军团不会是想学了制作手段后自己生产饴糖吧?

    “希拉阁下,我们军团已经没办法再承担任何动荡。”将军继续说道:“这次东部战区的将军在电报里面讲,他之所以没有答应采购饴糖不是因为饴糖不好,而是太好了。如果是以前粮食供应稳定的时期,他当天就会和你签约。现在他没有胆量签约。你能明白么?”

    希拉觉得自己明白了。她第一次吃饴糖的时候差点吃坏了肚子,不舒服了好几天。如此经历只是让希拉不再无节制的吃这种甜食,却没有能影响希拉对这种甜食的热爱。所以希拉尝试着问道:“阁下以为突然断供会让军团承受不了?”

    “军团现在已经无法承受任何失望。再来一次的话我们都不知道军团士兵们会怎么样。如果希拉阁下不能让我们相信饴糖供应,我们大概只能拒绝你。”将军的声音里面有遗憾,更多的是坚定。

    好几个念头在希拉脑海里飞窜,基本都是很正面的念头。希拉稳定一下情绪才继续问:“我可不可以认为,饴糖在军中非常受欢迎。”

    如此小女孩的问题让将军和军团长们忍不住发笑,前半截是好笑,后半截是苦笑。将军真不想回答这个喜滋滋的问题。旁边一位军团长没忍住,他叹道:“希拉阁下,东部军团里面已经有好些人因为吃多了饴糖病倒了。病的最严重的的那个人不到两天就吃光了一个月的份量。所以东部军区已经下令不再按月配给,而是按天配给。”

    “吃多了会生病,我可是先说明白的。”希拉连忙为自己代理的产品表态。

    “我们并不是在指责希拉阁下。”军团长不得不正面回答这个严肃又可笑的问题。东部的将军在电报里面大大抱怨了一番,其无奈让西部的军团将领们看了之后都大笑,然后就笑不出来。

    按照传统的解决办法,满足不了需求的时候就退而求其次,希拉的解决办法已经超出了传统。吃不饱饭对不对?来,我给你吃以前吃不起的好东西!士兵们当然很高兴,吃着甜滋滋的糖,肚子也不那么饿了,心情也变好了。可将领们要考虑更多,当糖的供应中断的时候,这帮将领们又能拿出什么更好的东西来应对士兵们的怒气?希拉或许有办法,可将军们却没希拉的能力。

    经过严肃又认真的讨论,将领们做出了决定。元国的决定是将领们无法干涉的,希拉的决定是将军们能够干涉的。本来一个军法官从级别到职务特点都不该参加到这样的会议中来,将领们都决定让西塞留斯参加会议。而且大家还明确告诉西塞留斯,他的任务就是在关键时刻劝说他的妹妹。

    就在大家觉得希拉好像陷入小姑娘各种奇怪想法之时,就听希拉说道:“阁下,我能相信你们不会仿造饴糖么?”

    这么快就谈到这个问题,将军有点意外。真心说,将领们也不是没想过直接学到生产饴糖的手艺,这样的话军团就再也不用担心出现断供问题。不过军团也明白这不可能,任谁都不会放弃这种秘传手艺。将军答道:“请阁下放心,我们只是派代表去确定供应的稳定,并不是派人去偷学你们的手艺。”

    “将军阁下,我所指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我想请军团派出人手来搞生产,但是军团生产的饴糖只能供应给军团以及军团家属,不能拿出去卖。军团也不能把你们所知道的生产饴糖的手艺流出去。在这件事上,我要求军团在朝廷的确保下签署协议。”

    会场瞬间陷入了沉寂,过了一阵,将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阁下,哈哈。阁下,你有没有在开玩笑?”

    希拉当然没有开玩笑,这是办事处学长李自然与辛主任亲口对希拉说的内容,希拉当时的反应与将军差不多。李自然没笑,他淡然说道:“你在行省干了这么久,肯定知道行省有太多不亚于饴糖的好东西。”

    听到这里,希拉不笑了,行省的诸多本事中饴糖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小手艺而已。李自然继续说道:“和信任相比,饴糖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让军队出力生产饴糖就可以获得军队的信任,这门生意赚到的可不是一般的多。更不用说我们又没有让军团自己垄断这门生意,更谈不上有什么损失。”

    希拉也是想了好久才想明白这里面的关键,见到将军的反应和自己最初差不多,希拉就觉得成功几率已经接近十成。参加会议之前,希拉也想过‘在没有哥哥出场的会议上’提起哥哥来拉近自己与军团的关系,后来她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现在哥哥既然都被拉来了,希拉说道:“诸位阁下现在都认识了我的哥哥,我得说,我对军团有感情。我当然不想让饴糖赔钱,我也没想过通过饴糖在军团这里大赚一笔。东部的将军阁下问我好几次,我卖那个价钱会不会赔钱。我就想,怎么才能让大家明白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军团一起渡过难关。朝廷规定军团不得经商,这次提比略阁下也再次强调此事。所以我想到的就是我方才所说,军团和我在朝廷见证下签署协议,军团出人建设饴糖生产厂。军团这边参加工厂的人可以拿到生产工资,其他的购入原材料还是由朝廷来签发。由朝廷派人到工厂里面监督产量,军团购买饴糖的时候还能再拿到一个折扣……”

    将军打断了希拉快速的发言,“希拉阁下,请稍等一下,你能不能讲的慢点。”

    希拉明白军团将领们此时都受到了很大刺激,她干脆要求大家先歇会儿。军团将领们立刻以入厕为理由集体出去了,希拉则尽力平复心情,她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得好好安抚自己激烈的情绪才能在之后少说错话。

    一个小时之后,在旁边房间里面商量好的军团将领们才回来继续回忆。没想到会议开始大家才感觉到尿意,又集体出去入厕。之后两边商议了一天,将军们明白了希拉的设计之后又休会两天。他们利用这个时间给各个军团发电报联络。最终才与希拉达成了意向。

    这场会议前前后后开了四天,希拉都没去单独见自己的哥哥西塞留斯。她明白此时不是时候。谈完之后希拉就返回了君士坦丁堡,临走时候给了哥哥一个大大的拥抱。都弄到哥哥不好意思,有些无奈的对着抱着自己的妹妹说道:“希拉,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希拉刚回到君士坦丁堡,军团东部与西部代表也赶到了君士坦丁堡。军事大臣、内务大臣、财政大臣还有大牧首都参加了会议。有大人物参加,会议进行的非常顺利。在大牧首面前,军团与希拉签署了协议。

    这帮东罗马人并不知道大宋赵官家将他个人拥有的知识和技术拿出来与社会共享,这才促进了大宋技术专利法的通过以及大宋科技成果转化体系以及‘求进步’的大宋政治正确。对于东罗马来说,个人放弃自己对某种‘秘术’的垄断而让这些秘术为更多人效劳的举动是罕见的,更遑论这位共享者居然是以为元老。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贵人夺取穷人的技术,让后垄断这门技术为自己赚取暴利。大牧首在签约结束之后都忍不住称赞了希拉的道德。

    希拉起身向大家点头致意,这才说道:“诸位,我并不是那么高尚的人,每当我想到哥哥就会想起军团,看到军团就会想起我哥哥。在我的感觉里,军团就和我哥哥一样。一家人遇到困难的时候要互相帮助,现在军团遇到困难,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让我再趴在军团身上吸血,那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那是违背我良心的。所以请大家不要给我过度的称赞,因为我不是圣徒。我只是想和亲人们一起渡过难关。”

    之前大牧首的话只让大家露出些礼貌性的笑容,希拉的话说完,至少军团将军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代表东西军区的将军没有说话,只是过来与希拉握手。也许是他们心意真诚,把希拉的手掌握得生疼。

    希拉的母亲本以为女儿这次回来能在家待几天,她准备向女儿推荐几位求婚者。大家族都是非常现实的,一位欧罗巴行省的买办再有趣也只会让大家看重她的富有。利奥家肯与克莱修斯这个小贵族家联姻的理由不是希拉,而是因为西塞留斯军官的老师是著名学者提比略阁下,而希拉家也拥有一套在大贵族看来算是最低标准的宅子。

    大贵族们并不认为希拉能够连任,可成为哪怕一任元老也意味着希拉拥有了与大家族对等的尊贵,哪怕这位元老出身于小贵族家庭也一样。给自己的孩子迎娶有尊贵身份的女性是大贵族们顺利成章的选择。

    没想到女儿参加完大臣们主持的会议之后又开始收拾行装,看着女儿拎着简单的行李跟兔子一样急急忙忙冲到大厅,希拉的母亲只能心里叹气。此时在门口等待希拉的不再是护卫,而是军团的军人。

    粮食供应并没有出现特别的起色,还是与去年差不多的粗粮,只是维持了足够的份量。希拉走后半个月,军团家属供应清单上就增加了点内容。饴糖是其中之一,其中还增加了好几种能更好处理南瓜、土豆的厨具。另外就是军团菜谱。每个月军团都会给军团家属提供最新的当月食谱,菜谱上还写了军团的建议。如果军团家属们有了更好烹调食物的手法,请贡献出来给大家。军团会在每年年末出一个小册子,对于食谱进行总结。那些被选中的菜谱会标明是哪位军属提供,军团菜谱上会永久标明。

    第二个月,希拉的母亲就看到新的军团菜谱上果然出现了好几个新菜,瞅见那么粗糙的技法居然能堂而皇之的登上给几百万人发行的军团菜谱,希拉的母亲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连着两天晚上都没睡好,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在厨房里反复试验之后,希拉的母亲也写了两个菜谱寄给在君士坦丁堡的军团负责地。

    女儿希拉完成了两个月的外出回到家的那天,希拉的母亲得意洋洋的将三页厚的军团菜谱递给女儿。几十年了,这是希拉的母亲以自己的名字在全国范围内发表的第一篇署名内容。听着女儿惊喜的欢呼和恭贺,希拉的母亲自得的哼了一声,“哼!可怜啊,可怜。那些破烂食谱居然敢拿出来教给这么多人,军团的家属真可怜啊!对了,你在外面两个月,事情办的怎么样?”

    “算是办完了。”希拉很平静的答道,语气中都是疲惫。

    这时候希拉的父亲也到了客厅,看着儿女手里那份菜谱,希拉的父亲叹道:“唉……,希拉,你母亲自从拿到这份军团菜谱,已经两天都没睡觉啦。她已经是著书立说的人,我比不上啦。”

    “切!”希拉的母亲得意的给了丈夫一个白眼,然后又拿起摸到纸业边角都稍微磨圆了一点的军团菜谱,翻到记载着自己菜谱内容的那页又看了起来。

    希拉注意到老爹偷偷向她打了个手势,抬眼看去原来是家里的墙上多了个画框。里面不是画作,而是另外一份崭新的军团菜谱。她呲牙一笑,明白这两天母亲到底得多兴奋。然后听父亲问道:“希拉,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完成了。我不想再谈了。”希拉疲惫的答道。

    “你……愿意忘记你已经做到的事情了?”希拉的父亲问。

    见父亲神色中有感慨,希拉不解的问:“为什么这么问?”

    希拉的父亲想说却又没说出来。东罗马学者们都非常喜欢希腊的哲学,其中有人认为忘记已经完成的事情就好,因为沉湎于过去就没办法继续挑战未来。道理不难理解,能做到的人非常非常少。一个人哪里能有那么多未来可面对。能完成一件事,守着这件事就已经是很厉害的人物。

    见到女儿居然能渡过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还在不断挑战新的可能。希拉的父亲发现自己并不想讲述这个理念。因为理念是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做出总结,女儿现在拥有的则是无限的未来。就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前进吧。这也是希拉的父亲对于女儿的期盼。

    在办事处,李自然与辛主任对未来并不期盼,他们此时正在活在忙碌的当下。饴糖厂已经进入稳定生产期,也为欧罗巴行省赚到了源源不断的钱财。既然派遣的是大宋技术人员,东罗马朝廷与东罗马军团自然明白合作对象不仅仅是希拉元老一个人。这反倒解除了他们对希拉的怀疑,如果饴糖生产是希拉一个人完成的,这个小姑娘就未免太可怕了。

    办事处借着这个切入点与东罗马朝廷重臣们进行了商讨,以‘东罗马的钱就要留在东罗马境内’的共识,办事处获得了开办钱庄的许可。钱庄经营的货币种类有两种,东罗马粮食券与四方交钞。

    在这两个月里,元老院所有元老都围绕着炙手可热的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既然引领议题的希拉不在,每天都有元老提出新的议案。办事处两位最高负责人最初还看了每一份提案,几天后他们就放弃了。把时间用在看这种扯淡提案上真的是在谋杀生命。

    两人在忙碌之余喝茶的时候先提起希拉结束外出之旅的事情,之后就谈起军团菜谱内容越来越丰富,有没有把军团菜谱变成报纸的可能。

    “军团菜谱报?哈哈!”说出这个想象的名字之后,辛主任忍不住大笑起来。

    “呵呵呵。”李自然学长也被这个名字逗乐了,不过他接着说道:“叫军团报不就好了。”

    这个名字就正经的多,而且简单易懂。光看名字就能知道这份报纸的背景以及针对受众。这毕竟是东罗马国内的私事,两位大宋欧罗巴行省的高官只是把这个拿来当做调剂心情的谈资而已。他们并不知道十年之后此事真的变成了事实,这份最初只是为了提供饮食服务的传单越来越厚,从一张四页逐渐增厚,变成两张八页,三张十二页。最后变成了一份有点厚度的小册子。最后这份东西一分为二,《军团菜谱》成为月刊,《军团报》成为日报,长期引领东罗马新闻以及资讯领域。那时候李自然与辛主任早已经回到大宋国内去了。

    “我觉得培养希拉真是谢主任的一份功劳。”没有去想象未来的辛主任叹道。他虽然支持耶律洪,还是忍不住赞扬起谢松来。

    李自然笑道:“只要有了买办业务,没有希拉还会有东拉,南拉,北拉。只是这个小姑娘的表现很出色。辛主任,最近不是有许多人前来寻求买办职位么?”

    辛主任之所以称赞谢松,就是因为最近不少出身不错的东罗马年轻人都想到办事处谋个差事。希拉能走到今天不是办事处有目的行动的结果。办事处当然不会去宣传希拉与办事处的渊源,这对两边都没好处。这个结果已经让谢松获得了成绩。辛主任在欧罗巴行省待了八年,也是老资格的官员。他到现在也不认为谢松的能力比杨从容更强,可谢松就是办到了杨从容十几年努力都没做到的事情。首先让东罗马帝国拥有了自己的货币,其次让欧罗巴行省对东罗马货币发行有了一定影响力与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