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47章 刺客(二十九)
    “名字。”

    “西塞留斯”

    “哪里人。”

    “君士坦丁堡。”

    “认字么?”

    “认字。”

    “希腊语还是拉丁语?”

    “都会。”

    ……

    结束入伍问询走出设在教堂的面试点,西塞留斯见到妹妹希拉正与其他几个明显是家属的女人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看到西塞留斯,希拉起身和几名家属道别,快步来向西塞留斯面前笑道:“怎么样?”

    “不知道。”西塞留斯有点心虚。前些日子的抢购刚平息,西塞留斯回想起来就有点后怕。从抢购蔬菜到声称罗马军团将消灭城内叛乱贵族不过是几天时间,与大贵族从无瓜葛的父母神色紧张,小贵族阶层里面疯狂流传着皇帝要屠灭贵族以绝后患的谣言。等罗马军团上街实施全城管制,全家只有妹妹希拉与吃啥啥不剩年龄的弟弟无动于衷。父母与西塞留斯每天都提心吊胆。便是到了风平浪静的现在,西塞留斯想起来也有些后怕。

    希拉以为大哥不安的表情是因为担心无法通过面试,她鼓励道:“哥哥,你会过关的。”

    “为什么?”西塞留斯随口问道。

    “因为皇帝也需要能干的精锐。”希拉自信的说道。欧罗巴行省对于买办们的要求就是‘有能力’,希拉相信东罗马皇帝也不会有太大不同。养一群废物有什么用,嫌钱多?如果是她主导东罗马帝国,只会选择能干的人。她大哥起码不是废物。

    看大哥还是有点愁眉不展,希拉拉住哥哥,想让他高兴起来,“走吧,我请你吃饭。”

    东罗马朝廷征召六个新军团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东罗马,欧罗巴行省更是早早得到消息。杨从容先把叫回雅典的君士坦丁堡办事处代表狠狠批了一顿,随即询问起新军团的事情。代表知道自己所作所为瞒不住雅典,见杨从容没有对此事揪住不放,就直入主题,“节度使,六个新军团就是三万人。我们到现在还没接到东罗马朝廷借款的消息。”

    与会的还有王钦差,按照计划,钦差已经该出发回国。只是听说驻君士坦丁堡的代表靠放风向就让君士坦丁堡陷入混乱,他无论如何都想见见这位‘人才’。现在亲眼见到,又听代表上来先说钱,心里面有点赞赏。

    杨从容也在好奇这件事,雅典还没没有接到东罗马帝国提出借贷的消息。一个小小的放风就让君士坦丁堡必须通过全面管制来恢复秩序,靠这种朝廷的财政,他们想让新军团拿着木棍打仗么?

    王钦差没有参与讨论,见与会的欧罗巴行省人员也猜不透东罗马帝国朝廷的想法,他趁着休会时间把杨从容叫出来,“我准备回大宋。”

    “哦。”杨从容应了一声,却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钦差,中间发生的事情与他的想象完全不同。钦差并没有如传说中那般拿着鸡毛当令箭,也没有因循苟且,只想着索要财物。

    “这么想催我走?”钦差笑道。

    杨从容摇摇头,想了一阵词汇,这才说道:“多谢了。”

    “老同学说这个做什么。”王钦差叹道。

    “这份情谊,我至死不忘。”杨从容郑重说道。他发现除了这个承诺,他其实给不了王钦差任何保证。

    钦差要回大宋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欧罗巴行省,行省官员们都期待这天尽快来到。各种事情先丢到,四方同盟的事情也可以拖到后面再说,大家赶紧做送行的准备。杨从容又请了老同学到自己住处,四下无人,他把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钦差面前。

    钦差没打开,直接问道:“你这是要害我?”

    “这是特许证。不管是谁拿着特许证到欧罗巴行省购买货物都是最优待遇。”

    听了杨从容的解释,钦差也露出犹豫。如果这一叠是交钞,花费很大意志力也得拒绝。吏部人员收受贿赂马上就会完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王钦差可不敢赌上自己的官位。然而特许证就是完全不同的渠道,现在海运的贸易利润已经越来越明,狂赚的阶段已经过去。航运风险则不受人类控制,几十年来每年都有海船沉没的消息。如果拿了这特许证,钦差就有了比其他渠道更大的利润空间。混到现在的位置,王钦差随便想想就能找出很多合作渠道。

    即便如此,王钦差还是犹豫不决,这里面总是会有不可预测的风险。杨从容又说道:“我可以派人送到大宋,你说个地方。”

    王钦差听了这话忍不住苦笑,这手段比现在拿走更危险。他拿起信封打开,里面的确不是交钞或者票据,只有特许证。杨从容继续解释,“这个不认人,只认证。”

    只要拿着特许证就可以用很便宜的价格优先采购欧罗巴行省的商品。许多人现在都想方设法从理藩部得到这样的特许证。杨从容不缺钱,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份礼物。他说道:“这只是我的心意,咱们的交情根本不是这份心意可比。”

    王钦差其实已经下了决心,听了这话,他又看了看特许证有效日期,到五年后结束。点点头,王钦差将信封收了起来。

    在钦差出发之日,整个欧罗巴行省的官员都去码头送行。与钦差同来的钱庄专家留在了欧罗巴行省,一起回大宋除了任期做满的官员,还有那帮被揪出来的犯罪份子。两帮人神色完全不同。

    送走了钦差,杨从容长长松了口气。他的任期还有不到两年,到时候他就可以带着大量钱财回朝廷任职。如果老同学告诉自己的没错,或许杨从容就可以有继续高升的机会。

    这边刚回到办公室,就来了消息,东罗马帝国正式向欧罗巴行省提出贷款购买武器装备的公文。杨从容对负责人说道:“问问东罗马帝国准备何时解决色雷斯地区。”

    驻君士坦丁堡的代表自作聪明,弄出大混乱。手段有问题,目标没问题。欧罗巴行省一直期待建成联通雅典、罗马、君士坦丁堡、基辅四地的电报主干线。若是在杨从容任内完成这个项目,他将彻底改变从黑海到东地中海的局面。雅典正好位于这个电报网中心,当下阻隔电报网的是色雷斯地区的贵族,威胁电报网的是塞尔维亚蛮族。

    东罗马帝国发出请求后没几天就等到了欧罗巴行省的代表,代表直接提出要东罗马帝国扫平色雷斯地区的贵族,在当地建起官府的要求。现在造反的两大贵族之一希尔基亚侯爵的领地就在色雷斯地区,东罗马帝国马上答应下来。即便欧罗巴行省不提出这个要求,他们也要这么做。

    有共同目标,双方对细节商议了四天,就将报告书提交给东罗马皇帝。财政大臣看到皇帝仔细看了报告书的目录列表,就合上报告书说道:“你们先下去,我会仔细看。”

    大臣退下,心中很是期待。和大臣想的不同,皇帝没有继续看,而是前去祈祷室。跪在软垫上,皇帝尽力放空自己的心灵,试图感受到来自苍穹之上的神灵。这些年他都是靠这种仪式获得灵感。灵感绝非轻易可得,有时候很久才能感受到那种心血来潮。软垫上的双腿先是痛,慢慢的有些麻木,最后有点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

    突然间,他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好像降临下来。那感觉不可捉摸,若有若无。每次想明确的捕捉到,都会无功而返。尝试好多次之后,东罗马皇帝觉得今天大概是不行了。正准备放弃之时,猛然觉的心中有一阵莫名的温暖驱散了所有不安。肉体上的不适依旧存在,却无法给他带来不快。

    “谢谢!谢谢我的主。”皇帝欢喜的在心中默念道。等这感觉消失,皇帝叫人进来将他从软垫上扶起,他指着旁边的报告书对侍从说道:“把这个带给财政大臣,告诉他我同意这个计划。”

    东罗马朝廷内早就有许多人期待这个消息,他们当晚就接到了消息。有些人甚至是从床上被叫起,从盟友派来的信使那得知巴塞勒斯的圣裁。有些人兴奋的欢呼,有些人唉声叹气。这一切没有影响到计划,现在的东罗马朝廷没人敢反对巴塞勒斯的圣裁。

    六个新的罗马军团开始向君士坦丁堡集结,他们要在这里接受为期三个月的训练。不管是不是本地人都要搬去军营居住。希拉的母亲拉着儿子的手,满眼都是泪水。希拉则是默不作声的帮哥哥把衣服打包收拾好。她心中很不舍,又感觉到内心某个角落却有个念头挥之不去。

    在东罗马朝廷重建军团的那一刻开始,就背负起和东罗马贵族你死我活的宿命。如果哥哥能够在军中有番作为,就必然要与罗马军团一起征服那些贵族。哥哥能否踏着那些人的尸骨成为权力者的一员。希拉很憧憬这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