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24章 刺客(六)
    财政部长李子义听到赵谦求见,没有立刻答应。他这会儿正在准备全国财政会议,实在是没空和太子谈事情。只是不愿意见和不见之间差很多,最后李子义还是勉为其难的请赵谦进来。

    赵谦进门之后就提出请求,“请李部长推荐一个知道欧罗巴行省财政的人员帮我讲解点事情。”

    “就这件事?”李子义问。

    “是的。”

    李子义心里面轻松下来,太子还挺上道,不是来指手画脚。想了想,他说道:“你去问财政部分管人事的曲主任。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谁专管这个。”

    “请李部长披个手令。”赵谦应道。

    几分钟后,看着太子赵谦的背影,李子义松了口气,现在太子在各个部门之间实习,此时轮到李子义执掌的财政部,虽然太子并不逾越制度,却还是希望太子不来最好。心中遗憾,李子义再次拿起文件,开始自己的工作。官家重新任命左右丞相之后,财政部就归两位丞相领导,比直属官家领导的时候要麻烦。

    曲主任看完李子义的手令,存档最后就笑道:“不知太子为何要请教这个问题?”

    “想了解一下。”赵谦应道。

    看问不出什么,曲主任就把徐宏达处长推荐给赵谦,“徐处长对这方面了解的比较多。”

    “没有专管人员?”赵谦很奇怪。

    “没有。”

    “为何?”

    “那边的财政不靠朝廷,他们用的是四方同盟内部通用的钞票。朝廷并没有定下那种票据和交钞的兑换比例。”

    “为何?”赵谦更是讶异。

    曲主任听了之后也露出点讶异表情,但他还是解释道:“若是四方同盟的钞票和大宋的交钞有个比例,岂不是那边也可以自由印钞么?”

    赵谦脸一红,他没想到这个基本财政远离。发行交钞是朝廷的权力,任何地方都无权染指。前去见徐宏达处长的路上,赵谦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把这个考量纳入考虑范围,关于欧罗巴行省的事情就与之前想象的面目全非。欧罗巴行省名义上是大宋一个地方官府,实际上完全不同。拥有独立的武装与财政权,能够独立发行地方货币,这和藩镇没多大区别。整个大宋类似的单位中,倒是理藩部管理的各个殖民地与之类似。

    徐处长的讲述印证了赵谦的看法,欧罗巴行省控制的地盘在整个欧罗巴都算是比较贫瘠的土地,地中海四个大岛都是地中海气候,缺乏稳定水源。希腊中部与南部是山地,颇为荒凉,只靠这些土地的民众穷的很,欧罗巴行省现在能称霸整个地中海,靠的可不是当地农业产出。

    “太子,欧罗巴行省现在靠的是大宋提供的军事装备,靠的是四国同盟提供的一个相对稳定的东地中海岛黑海的航运线,还有欧罗巴搞的钱庄业。我也听说有人对欧罗巴行省非常不满,这个批评好像没说到点子上。”

    “你觉得问题在哪里?”赵谦认真的问,他从徐处长这里受益最多,自然就更重视徐处长的看法。

    “我不合适说这些。”徐处长谦辞应道。

    看着徐处长跃跃欲试的神色,赵谦笑道:“大胆说,官家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徐处长专管这些,自然最接近具体情况。”

    看得出,徐处长费了点时间下了决定,然后起身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这才压低些声音说道:“太子,我觉得当下只用管理一下欧罗巴行省执掌的钱庄,不让他们自己乱来就好。我自己甚至觉得,欧罗巴行省只怕内部也想管好钱庄,只是没能力管好。现在大宋钱庄的人分两种,一种是朝廷的钱庄,那些人工作稳定,还有退休制度。虽然人人都见钱眼开,可大家日子过的舒坦,想捞钱,也顾及朝廷制度。欧罗巴行省那地方,不大捞特捞之后回国享福,那不是傻么。”

    赵谦听了这话,第一反应是很生气,结果脑子里竟然想起自己表哥来。表哥回国之后就带了丰厚的礼物去拜见赵谦的老娘,赵谦的老婆也被请去。老婆萧美美回来的时候还向赵谦炫耀她得到的四十颗大珍珠。那些珍珠直径都超过一厘米,按照大宋的标准已经不是珍珠,而是宝珠。

    其中最珍贵的是两颗夜明珠,在黑暗中能放射出发出柔和的荧光。理工男的赵谦立刻想起水利系与地质系的公共课。其中有几节课讲述了荧光矿石。如果在珍珠培养时候给珍珠贝维持一个荧光矿石成份比较浓的环境,就可以生出夜明珠。

    虽然明白这个原理,赵谦还是得去感谢一下表哥。两人聊天的时候,秦表哥就谈起自己在海外的心境,每次感受到生活不便,感受到贫乏粗俗的倭国地方文艺娱乐,他就想立刻回大宋。这种心情波动大概以珍珠收成为分界。在看到一盘盘珍珠的时候,秦表哥甚至把回大宋这件事忘记的干干净净。

    自家表哥的心态和欧罗巴行省那帮人的心态一模一样。想到这里,赵谦猛然生出点滑稽的感觉。他可没想到自己能与贪官有共鸣。

    徐宏达看到太子的怒意之时,完全能够理解赵谦为何会有这种心情。没想到太子表情很快温和起来,最后竟然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就听赵谦平和的答道:“就是说国内优秀的钱庄人员不肯去欧罗巴行省工作?”

    徐宏达愣住了。他没考虑过这样的解决方案,便陷入沉思。看着徐宏达,赵谦也觉得这个人的能力大概也就如此了。看到了问题,却没考虑过解决办法。但是失望的情绪一出,赵谦也觉得自己未免太依赖别人。徐宏达只是管金融,没理由去考虑欧罗巴行省的事务。这就老爹讲过的依赖心态。

    在沉默等待的时候,赵谦自己调整着心态。不期待徐宏达能够拿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而是看看徐宏达能拿出一个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第三天的晨会,赵谦提前五分钟抵达。他的位置排在最末,主位当然是赵官家。轮到民政部长发言,他就把欧罗巴行省的事情讲了出来。赵谦看着大宋的朝廷的领导者,左丞相文天祥若有所思,右丞相面露讶异。外交部长一脸淡定,理藩部长则是神色阴沉。其他人员都只是有些好奇,晨会上不是没有检举揭发过违法犯罪案件,大家早就习惯了。只有财政部长看向赵谦,应该是想起赵谦之前关注过此事。

    晨会是讲述发生的大事,不是做出决断,众人都没吭声,按照制度记录在案,之后就轮到下一个发言。事情也这么发展,轮到外交部长做简报。卢柏风谈起最近倭国的内乱,除去镰仓幕府接连发生三次暗杀事件,其他地方也出现了暗杀。据说北条家已经准备有所动作。

    这边说完,商务部长接过话头,“官家,对倭国的贸易已经被独立于商务部之外?武器贸易难道要被军工厂垄断?”

    一句话跳动两个部门,外交部长与参谋部副参谋长的目光都落到商务部长脸上。

    赵嘉仁果断答道:“没错,现阶段为了避免超出控制范围之外的贸易,我不想让更多部门介入。多个部门介入,为了部门利益,就会出现削价竞争,过度供货的问题。”

    商务部长应道:“官家,那就开设一个委员会协调此事。商务部并不想干涉外交部与部队的工作,我们只是希望能更好……为贸易做出贡献。”

    参谋部副参谋长应道:“这点蝇头小利你们都不放过么?”

    “大宋的舰队去年已经完成第六次环球航行,这个地球上有哪些国家,我们已经差不多了解清楚。如果把倭国当做及格线,地球上大部分地区都不及格。大宋贸易对外在未来几年中就会达到顶峰。别说苍蝇大小,蚊子大小我也能看到眼里。”

    会议厅中响起一片笑声。大多数官员都觉得商务部长也太能瞎掰。赵谦同样觉得这说法未免危言耸听,看向老爹,发现老爹没有笑。

    晨会结束,赵谦参加了左右丞相参加的工作会议。民政部长直接询问要怎么处置欧罗巴行省。左右丞相都觉得需要把贪官撤职查办,这么个做法让民政部长很不满意。他争辩道:“根据调查,好多官员都牵扯其中,还各种推诿。欧罗巴行省几乎要成了藩镇。若是让他们尾大不掉,不如定期彻底轮换!”

    赵谦费力才憋住没说话,可心情激荡,他忍不住别开脸看向别的方向,以舒缓心情。这么一个举动自然引发了其他人的注意,文天祥说道:“不知太子有什么看法?”

    回过头看向老爹,就见老爹若有所思,赵谦也不敢吭声。过了一阵才听老爹说道:“赵谦,你关注过此事?”

    前去向赵谦告状的民政部长却没说话,赵谦心念转动之际,应道:“的确关注过。”

    “你研究过此事?”

    “做了点研究。”

    “你研究的结果如何?”赵嘉仁终于决定让儿子发言。

    “欧罗巴行省的局面,本来就是藩镇的局面。最初建立藩镇的目的不是让他们造反,而是让各个藩镇更有效利用资源拱卫朝廷。藩镇到底是一个社会组织的名词,还是造反的同义词,我觉得还是先分辨清楚。”赵谦说完,忍不住不去看民政部长,而是看向两位丞相。

    右丞相是个理工男,听完之后忍不住点头。左丞相文天祥不为所动,平静的看着赵谦。赵谦则继续说道:“如果欧罗巴行省要造反,就不太可能对他们全面撤职回国,如果一道命令下去,他们就乖乖回国,或者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惶恐不安,担心回国之后受到严惩,那顶多说他们做错了事,犯了罪,却不能认为他们是野心家或者叛徒。因为他们守规矩。”

    赵嘉仁不想让儿子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命道:“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你觉得欧罗巴行省的财政问题怎么解决?”

    “人很难看清自己,欧罗巴行省有三个可能,第一个可能就是自视甚高,觉得可以避过财务审查,所以弄虚作假。如果是这样,把犯罪份子撤职查办就好。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低估了自己,没看到欧罗巴行省能够拥有的力量,也没有很好的钱庄票据营运,所以就一味通过多发行当地票据来补窟窿。第三种可能则是一部分人高估自己,一部分低估自己,于是纠结在一起,有人是坏心办坏事,有些是好心办坏事。这就需要具体调查。”

    赵谦说完,赵嘉仁冷笑一声,“哈,若是有优秀团队,当然任何政策制度都能执行。现在既然没有优秀团队,你说的和没说一样。当下是要解决问题,不是让你在这里靠一张嘴当包青天。”

    便是有所准备,赵谦心里面也是一阵委屈。但是他扛住了,用稳定的声音答道:“官家,我认为先以欧罗巴行省低估自己来判断,派遣得力的钱庄人员前去欧罗巴行省,健全完善欧罗巴钱庄制度。把底线抬高到水准之上,再有冒头的,自然是坏人。”

    赵嘉仁没有回答儿子的回答,而是看向左右丞相。见两人都在盘算,又转向民政部长。民政部长则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出他反对赵谦的意见,却暂时没有反对太子的勇气。赵嘉仁自己觉得赵谦的观点虽然还是有点甜,里面尝试通过进步来解决矛盾的观点有可取之处,现阶段也没看到欧罗巴行省打算造反的任何迹象。于是把目光转回到两位丞相身上。

    右丞相李平开口了,“官家,能不能双管齐下,既提高欧罗巴行省的钱庄水平,又惩处犯罪份子?”

    “不可。”左丞相文天祥出言反对,“若是如此,那就是在告诉欧罗巴行省官员,你们有罪。提升钱庄管理水平,很容易被这些人以为是戴罪立功。”

    “难道不处置他们?”李平觉得不能接受。

    “不是不处置,而是基本立场。认同欧罗巴行省的功劳,在提高他们的能力过程中处置犯罪份子。与认定欧罗巴行省有错有罪,把他们的提高建立在认定他们是落后份子基础上,这是两码事。”文天祥对右丞相说完,转向赵嘉仁,“官家,臣以为太子所说的思路没错。”

    “嗯。”赵嘉仁点点头,他非常赞同文天祥建议的基本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