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7章 太子归国(五)
    与伯颜想的一样,元国郝仁根本没期待过伯颜发信庆贺他的长子郝康归国。至于伯颜提出赊账要铁农具的要求,郝仁眼皮都不眨的答应下来。元国有个地区蕴藏着大量铁矿,那里距离煤矿和石灰矿的距离不远,相互之间还有河流连接。西罗马帝国需要的那点铁,根本不在话下。

    答应了伯颜的要求后,郝仁继续把精力放在春耕上。除了忙碌春耕,郝仁还密切关注东欧罗巴平原西边的动向。至少到现在,那边的色目人也在忙着春耕,并没有派遣军队前来。但是这和平脆弱的如同一根丝线,根据判断,战争很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也就是西历1294年爆发。

    西罗马帝国现在有能征惯战的二十万军队,一旦元国与条顿骑士团国开战,郝仁还指望自己的亲家伯颜派遣部队进攻神圣罗马帝国,甚至是法兰西地区,帮助元国减轻压力。

    然而郝仁却没想到,距离他一千多里外的钦察汗国首府,之前被郝仁打发走的钦察汗国使者站在一众钦察汗国贵人面前,添油加醋的讲述着基辅之行。

    “……那元国王爷郝仁说,逃奴跑进元国,给元国添了许多麻烦。咱们想要羊,那是想都别想。元国国主郝仁还要咱们钦察汗国反过来给郝仁牛马作为赔偿……”

    使者说的口沫横飞,描述着郝仁的种种无礼,心里面则是有点忐忑。郝仁其实没有那么无礼。钦察汗国的汗王提出,既然抓捕逃奴需要太多人力,而且效果也不好,为了让大家都省事,钦察汗国不再索要逃奴,而是要郝仁给点赔偿,两边就此两清。

    面对钦察汗国汗王的赔偿要求,郝仁表示得由钦察汗国提出一个数字,郝仁会核实之后给与赔偿。最后双方达成口头协议,每个经过核实的逃奴给一公一母两头羊就好。

    然而这个协议并非是钦察汗国汗王期待的,钦察汗国的汗王要使者把郝仁描述成一个蛮横拒绝交还逃奴的人,此时使者大放厥词的目的就是鼓动贵人们的愤怒。

    钦察汗国的贵人们的确愤怒了,牛马需要有人放牧,食物需要有人采集。他们居住的房子需要有人砍树获取木料,需要有人剪羊毛制作毛毡。这一切本来是由那些小部落和牧奴来完成,现在小部落和牧奴跑的精光,空荡荡的土地上不会自己长出木料和毛毡。

    不等使者讲完,已经有人开始怒骂起来,性子激烈的甚至连面前的木质桌子都给踢翻了。桌子上面盛放马奶的瓷碗落在地上,乳白色的奶浆撒了一地,几个南方运来的柠檬与柑橘也滚落在地。这下使者突然想起了他所见到的,就继续说道:“诸位王爷,元国已经开始春耕,他们那边驱口们吃的是肉和面饼,喝的是面粉做成的浓汤。连下地时候都备着大罐子,里面的水都是烧的开水,水里头除去放柠檬片,竟然还掺了蜂蜜。不仅如此,那些下地的驱口们每天还有一个柑橘吃。以前那些牧奴和驱口都只能吃草,现在他们天天都有柑橘吃。”

    这不是编造出来的,而是使者亲眼所见。东欧地区气候很冷,虽然没有冷到达罗斯人居住的那种地下三米以下就是冻土层的程度,挖出的地窖也寒气逼人。从南边运来的柠檬和柑橘放,用盐腌制过的腊肉火腿在里头能存放一年都不会坏。蜂蜜在地窖里面更能存放好几年。

    如此描述更激发了钦察汗国贵人们的愤怒。草原上食物匮乏,每年只有短暂的时间内有浆果可以吃。除了这段时间之外,蒙古人只能吃草。他们打下来的新鲜牧草,挑选最嫩的部分食用,其他的则喂给牲口。至于所谓吃肉,那都是冬天降临前宰杀超过过冬草料数量之上的牲口时候才能吃点。或者是宰杀早春时候没有足够草料时候降生的小羊,这时候的羊肉的确很美味。但是这是被逼的,而不是为了享受美味而去杀羊。

    元国有了足够的船只在黑海跑运输之后,这帮钦察汗国的王爷一年四季才有水果可吃。想到一年到头只能吃草的牧奴和驱口竟然也吃上了和王爷一样的食物,王爷们感觉到自己被大大羞辱了,心中的愤怒甚至比当面遭受侮辱更强烈百倍。

    性子激烈的王爷们已经跳起来对着钦察汗国的汗王喊道:“大汗,还等什么,咱们出兵讨伐元国吧。”

    “是啊。元国这是不让咱们过日子,咱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元国这么富,抢他们一次胜过去铁穆尔大汗领地打十次秋风。大汗,咱们现在出兵。”

    钦察汗国的汗王满意的看着贵人们的反应,他回想起自己最初听到这消息时候的反应,比起这帮贵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元国国主郝仁在草原上有赫赫凶名,当年忽必烈大汗把郝仁封到了钦察汗国西方边境的基辅罗斯之时,郝仁讨伐察合台与窝阔台汗国的功绩可是把钦察汗国的汗王吓得不轻。然而郝仁几年时间就在蒙古人都认为是荒凉边境的基辅罗斯建起一个富裕国家的事实,让钦察汗国的汗王的恐惧变成了十倍百倍的愤怒。基辅罗斯以前可是钦察汗国的汗王进攻西边色目人的基地,凭什么郝仁能够在那边吃香喝辣,而本该的主人却在冰冷的草原上苟延残喘。

    看到这帮贵人果然进入狂怒,汗王站起身,对着这些人们说道:“你们想想,那帮逃奴们跟了郝仁,郝仁手里的兵马可不少。便是没有二十万人,十万总是有吧。”

    这一句话就让一些贵人不吭声了。草原上讲的是实力,钦察汗国连蒙古大汗的领地都敢去打劫,他们所仰仗的自然是他们手里的实力,而不是什么狗屁道义。

    “我已经派人去西边的色目各国联络,那些色目人已经决定于郝仁那小子打仗。咱们现在忍一阵,就如成吉思汗所说的,在我的力量还不足的时候,我就得忍让,违心的忍让!我们现在就要把郝仁的一部分虚实告诉给西边的色目人,让他们敢于和郝仁打仗。等郝仁那小子的兵力都与色目人打仗的时候,我们就从背后动手。那时候,我们不仅要抢东西,而是要把元国整个抢过来,变成咱们的乐土!”

    听到这宏大的设想,钦察汗国的贵人们眼睛发亮。不少人都想起成吉思汗杀害义父王汗,杀死结义兄弟的故事。干掉了自己的义父和结义兄弟之后,成吉思汗才积累起自己的真正实力。

    “你们愿意跟随我么?”钦察汗国的汗王大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