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262 土地根本(六)
    一百多名检察官聚集在一起,大家自然而然的谈论起自己的办案经历。有些人发现和尚其实根本没有诚心礼佛,对此很是不爽。有些人发现大多数和尚们并非男盗女娼,对此非常讶异。还有些检察官属于猎奇向,对于没遇到传说中的妖僧感到遗憾。

    赵逊沉默的听着大家的评价,和尚们也是正常人的事情同样让赵逊觉得讶异,但是了解到这些之后的赵逊就开始不爽起上头并没有告诉大家到底要怎么处置和尚。如果只是把大伙给叫来花费这么一番功夫,那可就太不把检察官当回事。

    正在想事情,就见负责人快步走了进来。一众检察官们连忙做好,看着负责人站到了讲台上。

    “诸位同志,大家辛苦了。今天开会,我要向大家说明为何要这么劳师动众。”负责人开门见山的说道。

    听了这话,包括赵逊在内的检察官们都端正的坐好,以至于下面传来一阵桌椅的响动,

    “这次官家交代,要在法务部下建立一个宗教管理委员会。管理宗教自然得了解宗教,诸位的工作就是了解宗教活动。另外,还有彻底剥离寺院的田产。不管是什么宗教都不允许和土地国有的政策对抗。”

    赵逊明白废了这么大力气到底是为啥,所以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若是如此,何不早点向大家说明。但是转念一想,赵逊就有点明白过来。法务部下的宗教管理委员会中的重要干部一定会从现在这批人里面选拔,那些位置一定是升迁。若是早点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争抢。身为政法学院的学生,赵逊监国许多激烈竞争。有实权的位置太少了。

    谈完了基本情况,负责人告诉一众检察官。按照规定,大家此次集体行动会记入档案。如果有人想到新成立的宗教管理委员会工作,就可以开始提出申请。

    散会之后,众人的情绪不仅没有平静,反倒更激动起来。赵逊并没有卷入到对官位的渴望中去,他对自己的人生憧憬是他那位‘神农再世’的大伯赵嘉信。成为一位有卓越造诣的专家,校长,又是一位皇族。那是无人可比的清贵生活。

    离开会场,赵逊走着走着就想起了自己手里还有查自庸的案子。想到那厮勾结和尚对抗朝廷,赵逊就觉得不能放过他。

    “赵逊,等等我。”身后传来赵子然的喊声。

    赵逊放慢步伐,赵子然很快就追了上来。走在赵逊身边,赵子然笑道:“看来你是不想在宗教管理委员会当差主事。”

    “没兴趣和信鬼神的人在一起。”赵逊淡然答道。

    “我有兴趣管理这帮家伙。”赵子然坦率的说道。

    赵逊扭头看了看赵子然,他有点难以理解赵子然的心态。和一群嘴上神神叨叨的骗子在一起都什么好期待的。然后赵逊就问道:“为了这么个官,犯得上这么委屈自己?”

    “我都三十多岁,就算是这次混上高级检察官,也不过是在一个中级检察院做事。我干够那种别人分派给我的差事,我也想做点能够给别人分配差事的位置。”

    听了赵子然的解释,赵逊没有说话。他非常能够理解这样坦率的**,谁都想能够发号施令。

    “我想让你帮我一下。我觉得只要把查自庸手里的那些寺庙的土地给解决,我就能选上。”

    对赵子然的要求,赵逊立刻应道:“你就算不办,我觉得真心想和你争的人也不多。”

    “我知道你讨厌和尚道士,可喜欢权的人多的很。”

    “能不能得到你想要的地位,得看点天意。”

    “赵逊,你帮还是不帮?能把那些秃驴的地给弄平,你难道不开心么?”

    赵逊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赵子然,然后用一种很难形容的语气念了一句李太白的诗,“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赵子然眨巴着眼睛看着赵逊,片刻后用恳求的语气说道:“求你相助。”

    查自庸坐在土地局大厅里面,等着办农场申请手续。没等工作人员接待,就见几名穿着制服的男人围上来问道:“你是查自庸么?”

    “……是。”

    “跟我们走一趟。”

    几分钟后,捆的结结实实的查自庸就被装进一辆马车带走了。

    阴暗的通道两边有些房间,里面一些和尚被捆的结结实实,鬼哭狼嚎。看到受刑的和尚,查自庸就已经觉得事情不对,他当然知道自己与和尚们的关系。

    被带进走廊尽头的屋子里,查自庸被松了绑,推到桌前坐下。对面的人查自庸并不认识,而负责审问查自庸的赵逊与赵子然也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

    赵逊先开口了,“查自庸,我希望你能够把你手里的土地卖给官府。”

    “什么?”查自庸呆住了。

    “我们知道那些土地都是和尚的。我们不想为难你,所以就告诉你,根据合同法,私下订立的土地所有权转让是违法的。土地既然在你名下,你想怎么处置都是你的事情。那帮和尚就算是拿着拟签订的任何东西去告你,都没办法让法院立案。”

    查自庸懵了,这番话的大意他明白了。这帮人就是让查自庸把土地卖给官府,官府保证查自庸能够黑吃黑。既然明白了这些,查自庸只觉得官府的人所说的简直是大笑话。若是这么干了,查自庸以后还要不要在宁波府混了。提起查自庸,大家都会说他是个侵吞佛祖财产的人。坏了名头,以后就只会被人戳脊梁骨。

    赵子然换了个角度问:“你是不想干,还是不敢干?”

    查自庸连忙陪着笑说道:“两位官人,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看着这个负隅顽抗的家伙,赵谦让人带了两名和尚进来。经过几次绳艺调教,和尚完全呈现瘫软状态,是真的被拖上来的。查自庸一看和尚的脸,就知道事情不对头。这两个和尚都帮方丈带过有关土地的话。

    **折磨让和尚们的精神也差不多崩溃,他们也不敢有丝毫反抗,直接指认查自庸与方丈勾结,试图欺骗官府。等和尚又被拖走,赵逊对低头不语的查自庸说道:“查员外,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懂法,不管你懂不懂,我都给你讲述一下合同法与土地法。任何与土地所有权有关的合同,都必须由官府认证。官府可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猫腻,官府只管官府认定的土地所有人是谁。那些土地是你的,卖土地的钱都归你所有。”

    赵子然跟着劝道:“你包庇和尚,欺骗官府,已经是犯了大罪。不过我们给你一个机会,你把土地卖给官府,这件事就两清了。至于你拿着钱留在宁波,或者是离开宁波到其他地方,我们通通不管。”

    听到这里,查自庸已经有些两股战战,额头冒汗。他哀求道:“几位官人,你们为何要和我过不去?”

    “我告诉你,我们没有和你过不去。我只是和那些贼秃们过不去。”赵逊对查自庸说道。说完他转头对行刑官说道:“把这个人带下去挂几个小时。”

    十分钟之后,查自庸就在走廊两边与和尚们一样接受了绳艺调教,查自庸被绑了个灵猴献桃的姿势。最初查自庸下定决心一定不喊不叫,保持一个虔诚佛教徒的尊严。十分钟之后,查自庸就开始叫唤起来,然后就没有停下来。

    又过了几个小时,查自庸被马车送回家。查自庸被搀扶进家的时候,抬眼就看到自家花园里面秋千上的粗大麻绳,他心中恐惧,忍不住就惊叫起来,“把那个绳子解下来拿走,解下来拿走!”

    几分钟后,查家人围在查自庸身边,听着他讲述了自己被官府抓走刑囚虐待的事情。众人得知自家竟然被官府盯上了,连忙开始找人。查家在宁波也颇有人脉,也有些子弟在宁波做官。听闻族里有人被整,哪里能够置之不理。立刻有人就前去追查此事。

    赵逊和赵子然这两个罪魁祸首很快就被查出来,几名宁波本地官员很快就前来拜访。见到了赵子然之后,官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听说赵检察官还是宗室,你这么做事是不是太给官家脸上抹黑。”

    赵子然哈哈一笑,“几位,别拿这个吓我。看看官家的圣旨,赵氏宗亲没特权了,赵氏宗亲也被解放了。我们以后都是凭本事吃饭,我做检察官也是上学、考试、毕业,分配工作。这和赵官家毫无关系。我看你们也都姓查,若是真如你们所说的那么在意宗族,查自庸敢公开对抗土地国有制度,你们就是背后给他撑腰的人。”

    “你胡说什么!”几个查姓本家官员气急败坏的喊道。

    赵逊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场好戏,心中觉得这就是他为什么想学他大伯的理由。官场的破事太多,杭州这个天子脚下的城市好歹还有规矩。到了地方上,各路地头蛇们就嚣张起来。同样是和尚,杭州周围的寺院早早就解决了土地问题,现在包括和尚庙的土地都归国家所有。然而距离杭州不过五百里远,宁波就有人敢给和尚当保护伞。

    就在赵逊心中盘算局面的时候,这帮宁波官员已经争辩不过赵子然。和检察官争辩可不是容易事,赵子然的口才其实并不特别出色,但是赵子然抓住土地国有制度,就足以让官员们抵挡不住。

    抵挡不住的官员们却也不肯乖乖认输,便对赵子然恶狠狠的威胁几句。大有要赵子然‘路上小心点’的意思。

    赵逊忍不住咋舌。这特么哪里是官员,明显是地痞流氓么。看了赵逊如此大大咧咧的表现,原本没来得及针对赵逊的官员转了矛头对明显高高在上的赵逊,一个年轻官员指着赵逊说道:“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宗室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给我小心着。”

    这话让赵逊想起中学时候‘放学后在厕所等我’的威胁,因为意气相争而打架,赵逊还被老爹给揍过。回想起过去,赵逊忍不住笑道:“你这是在威胁检察官么?”

    看到赵逊根本不怕,那个年轻官员眼睛蹬得溜圆,大声喝道:“威胁你又怎么了?”

    说完,还撸胳膊挽袖子,一副要动手的样子。赵逊盘算着自己要是动手把这厮给揍了,会不会算是破坏秩序。毕竟对方没有动手,而是在耍泼皮。这就不好给定罪。

    然后就见赵子然站起身,对查家的人说道:“你们也回去劝劝查自庸,不要再负隅顽抗,老老实实把和尚的地给卖了,卖到的钱都归他所有。”

    那个泼皮干部见赵子然竟然根本不在意收拾了查家人,上前当胸就给了赵子然一掌,打得赵子然一个踉跄。赵逊这下觉得时机到了,一个箭步上前,赵逊上去就给了那个查家的家伙来了个窝心脚。

    打架的事情过去了五天,处理结果下来了。赵逊和赵子然都被记过处分,那几个查家的官员统统停职处分。和赵逊想的一样,虽然记过处分,上头却没有停止赵逊两人的差事。这就让赵逊充满了信心。查自庸的事情绝不能这么善罢甘休。

    既然已经先招呼过了查自庸,也得让查自庸歇一阵子。于是赵逊就让人将查自庸的老婆和儿子带来。这娘俩经过通道的时候,和尚们都已经审完,所以通道里面黑沉沉静悄悄,有种很阴森的感觉。

    在走廊尽头的屋子里,赵逊请两人坐下,接着就告诉两人,“按照规定,你们可以在拿到授权的情况下出售土地。我听说查夫人因为和尚的土地不高兴了好一阵子了。把这些滴卖给官府,你们拿到的钱就能弥补你们的不开心。”

    “真的么?”查自庸的儿子眼睛有些发亮。

    赵逊没有去看这个插话的青年,他继续问查夫人,“这些土地就是你们手边的钱,卖了地,钱都是你们的。不卖,你们还得养着这些地。何去何从,查夫人应该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