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260 土地根本(四)
    休息室里面有热饮料,也提供热水,让检察官们自己冲泡自带的饮料。赵逊接受老爹的建议,并没有喝碱性的茶。赵嘉仁建议赵逊等到四十岁之后再提高喝茶量。赵逊要了一杯果汁,然后就看到旁边的三十多岁的中年检察官往紫砂杯里面倾倒着热水,水中有枸杞翻滚。

    对这么养生的做法,赵逊很是佩服,就和旁边这位打了个招呼。两人说了几句,准备离开吧台。只是转头看去,就见从审问室出来的检察官们三三两两围在不同的小桌旁边,赵逊和这位中年检察官坐在吧台旁边聊了起来。

    赵子然啜饮一口枸杞红枣水,看着赵逊制服的肩章说道:“你在学校的成绩不错么。”

    大宋检察官分为四级,由下向上分别是检察官、高级检察官、大宋检察长。这三级检察官数量逐级减少,到了最上一级,就只剩下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大宋总检察长。赵逊和赵子然都是检察官,不过两人的年龄却有十岁的差距。

    “年级第三。”赵逊笑道。

    “哦。很不错么。”赵子然应道。

    赵逊也干笑一下,年级第一是她老婆,提起这种事情的时候他总觉得有点心理压力。所以赵逊把话题换到眼前的差事上,“你觉得和尚们为什么这么凶残,打瞎一只眼,这是要警告别的和尚?”

    “也许只是情绪激动,失手打成这样。”赵子然语气比较淡定。

    “失手打成这样?”赵逊眉头皱了起来,至少他没见过他老爹会失手,周围的人也没失手到如此凶狠结果。赵家人会杀人,却不会对人实施酷刑。

    “打人的和尚心中也会害怕,杀人要偿命。”

    “若是如此,不就该偷偷把告密的和尚杀掉,装进麻袋后沉尸。”

    听赵逊对这样的行动说的这么流畅,赵子然忍不住苦笑一声,“我也起诉过一些杀人犯,我发现他们每次都会说,他们杀人是被逼的。哪里有你那种理论上杀人的套路。”

    赵逊第一次听人这么分析,立刻就有了兴趣,他连忙问道:“区别在哪里?”

    “你没当过兵吧?”

    赵逊连连摇头,“没有当过兵。”

    “你说的那是要除掉人,和尚们是因为愤怒而打人,两边不一样。”

    “……原来如此。那就是说,打人的和尚乱了方寸?”

    聊了一阵,就有人叫大家一起去听接下来的案情介绍。赵逊把果汁一饮而尽,跟着众人进了大会议室。大会议室里面继续讲述案情,负责此事的高级检察官讲述道:“这次前来报案的和尚举报的打人的和尚已经逃走,上头让我们撒网在各个寺庙里面审问。有问题的和尚名单已经有了,诸位来这里的主要工作就是这个。”

    “一共有多少要审问的和尚?”有人问。

    “有问题的大和尚至少有一百三十多人,宁波这地方和尚不少,可以被审问的低级和尚大概有一万。”

    赵逊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下半边脸,他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为什么要集结这么多检察官。如果真的把上万低等和尚一个一个审问过来,在场的这百十号检察官得忙活一个月。就赵逊的经验,审问那当做主要目标的一百多关键和尚也不容易。一天两天的时间并不足以让负隅顽抗的家伙开口。

    “和尚们到底有什么不法?”又有下面的检察官问。

    负责召开会议的高级检察官大声应道:“他们到底有什么不法,就得看诸位能够审问出什么。所以我们在之前就问过诸位,你们中有没有人信神佛。如果你们有人信,现在就立刻退出。”

    赵逊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信神佛如此重要,但是他闭嘴不言。从现在看,上头是要对宁波的和尚们痛下杀手呢。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这帮人就被带去宁波,开始对宁波的和尚们调查审问。

    宁波虽然不是当年‘南朝四百八十寺’的局面,也有好几座非常有名的寺庙。官府大规模行动之前这些寺庙还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幸免,等军队围住寺庙,把和尚带出去问话。方丈、住持等大头目都懵了。

    作为地头蛇,和尚们也立刻去找人询问。从宁波检察院那边得到的消息,此次派来搜查的都是外地借调过来的检察官和部队,本地人反倒没有用。得知这个消息,各个寺庙的方丈住持都忍不住骂起来,“这帮家伙平日子吃我们喝我们,到了此时反倒不管用。”

    骂归骂,和尚们却也无可奈何。到了晚上,在宁波的一处住宅里,几个带着帽子的家伙聚集起来。现在新风气是留短发,和尚们只要两个月不刮头发,就有类似军人的短发。摘下帽子,几个短发家伙就开始互相交流情报。

    “你们庙里被带走了多少人?”

    “被带走了四十七人。你们呢?”

    “二十二人。”

    “听说是你们庙里的智空打瞎了人,才把事情闹出来的。那个智空现在可在?”

    “已经安排他去避避风头。这厮毕竟是上上一任方丈的儿子,本来是想让他管农田,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靠不住。”

    “你们把他抓回来交给官府不就好了。”

    “就他那性子,落到官府手里,只怕就敢攀咬别人。”

    ……

    各个寺庙交流完消息,这边就散了。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长发和尚化妆后到了当地地主家里。见面之后,和尚说道:“阿弥陀佛,查施主,此次的事情看着紧急,今年的供奉等此事过去再说。”

    “晓得!晓得!”查自庸连连点头。他信奉佛教,见到朝廷逼迫和尚们的土地纳税,就‘买下’天童禅寺手里一部分土地,实际上这些土地上的收成还是归天童禅寺所有,只是经营者由和尚变成查自庸。交税也由查自庸承担。

    和尚们到处联络,得到消息的方丈们心情也轻松了一点。虽然不知道上头到底准备怎么追查,至少大家不至于被弄到措手不及。

    和尚们轻松,检察官们就不轻松。至少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查出什么来,至少不是能够给和尚定罪的事情。那些低端和尚们承担的都是苦差事,吃得饭少,干的活多。也许是注意力都被这些事情占据,和尚们并不知道上头的高端和尚都在做什么。只是知道高端和尚们都挺忙。

    连着审问几天,赵逊只觉得脑子都懵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赵逊卖了酒,让食堂炒几个荤菜。正好看到赵子然,赵逊就邀赵子然过来一起吃。赵子然过来之后,从包里掏出一瓶酒放在桌上。看得出,大家都想喝两杯,放松一下。

    先上来的是油炸花生,花生早就炒好,铲一盘过来就行。两人也不用别的菜,就着花生就喝了起来。赵逊用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嚼后咽下,喝了口酒,就感叹道:“我本来以为和尚们都花天酒地,现在看大多数和尚过的很不怎么样。便是种地,也不会这么惨。”

    赵子然点点头,“是。我也以为什么妖道妖僧,各种都是坑蒙拐骗,会很有钱。”

    又吃了一口油炸花生,赵逊叹道:“这就跟咱们大宋一样,能被朝廷派出去的都不是一般人。能被各个家族派出去的也都不是一般人。就得靠这些人。”

    赵子然眼睛一亮,“你说得对,咱们是不是找错人了。那些留在寺庙里的和尚知道什么,得找那些游方的和尚。”

    赵逊一愣,思索片刻才想明白赵子然在说什么。这下赵逊心中翻腾,这些道理都是他从老爹那里或者从比较早给老爹当秘书的赵若水那里听来的。然而听了这个道理,却没能够善加利用,赵逊心中很是沮丧。

    赵子然找到了新的思路,心中欢喜,按照新思路说道:“再问和尚的时候,我们就加一个问题,谁是庙里的游方僧。”

    “好。”赵逊虽然沮丧,也只能这么继续下去。

    第二天开始,赵逊就开始增加问题。到了晚上,他按照约定和赵子然再次碰头,两人把白天审问时候得到的消息拿出来比对,几个名字重叠起来。赵逊叹道:“你觉得上头所说的一百三十几号人里面,有没有这些人?”

    赵子然摇摇头,“不知道。咱们也许该请上头问问才好。”

    赵逊本来不想费这个事。不过是一些和尚的消息,赵逊随便一个电报,别说得到和尚的消息,就算是赵逊要把和尚们下狱,只怕也能做到。但是转念一想,赵逊还是觉得自己不要这么张狂,不过是几个和尚而已,犯不上让‘皇子赵逊’出面,检察官赵逊就应该能解决这件事。

    想到这里,赵逊就问赵子然:“咱们怎么请上头?”

    “我去吧。”赵子然把事情揽在自己这边。

    再过一天,两人又碰头。赵子然一脸的遗憾,坐下之后就告诉赵逊,上头听了赵子然的建议之后毫无兴趣,只是让赵子然好好审问。

    “上头到底怎么想的?”赵逊有些不明白。

    “他们是怕咱们泄漏名单?”赵子然给了个答案。

    赵逊也有些怒了,他不爽的说道:“不给名单,咱们怎么抓重点。一群刨地的和尚知道个屁。”

    赵子然也觉得这里面有些猫腻,这次动静这么大,肯定是要弄出点啥。但是这么搞,等于是让大家瞎折腾。谁知道里面都有啥重点,也许大家干的事情都是白费气力。

    找不到重点,赵逊觉得很是不爽,晚上躺在床上感觉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一阵,赵谦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游方僧且不说,这些低端和尚日子这么苦,他们肯定也想出去化缘之类,以捞点好处。这些私自出去的家伙总是比不出去走动的和尚们知道的多些。

    想到这里,赵逊就盘算起明天该怎么审问,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到了第二天,赵逊再次换了思路,再询问一番,除了游方僧,果然找出几个比较不安分的低端和尚。询问中却看得出,同为低端和尚,乖乖受苦的低端和尚很乐意出卖那些不老实的低端和尚,反倒不敢得罪高端和尚。

    赵逊本想立刻把已知的不安分低端和尚叫来审问,却想起头几天的经历,最后还是决定先走完流程之后再另外把那些家伙叫出来审问。

    原本计划里面是每个检察官审问三个和尚,按照除法计算,一百检察官审问一万和尚需要一个月。现实中审问速度明显比较快,一天大概能审问五到六个和尚。十几天就完成了审问。

    赵逊已经积累了好厚的一份单子,接下来却不是让赵逊再询问,反倒是上头把赵逊等检察官叫去,一个一个询问他们此次办案的经过。赵逊看着有问询人员,有记录人员,这心里面还有些惴惴。

    全部回答完问题,赵逊又讲了自己的思路,上头的人并没有做出任何评论,只是记录、询问,把赵逊的办案思路给记下来。

    等出来之后赵逊突然觉得事情不太对,难道此次目的并不是单纯的要审问和尚,其实也是现在选拔有能力的检察官不成?

    再等下来,也没有人给他们有关检察官选拔的答案,只有一众互不认识的检察官们按照拆分原则两人一组分成了五十几组人。让检察官们根据之前的判断做深入调查。赵逊觉得自己也许猜对了方向,就找了赵子然做搭档。

    两人把手里的名单交叉比对之后,找出了二十几个不老实的低端和尚。把他们专门给提审出来。赵子然建议道:“咱们在审问间里面的墙上挂几条锁链。”为了增加威慑力,

    “这么吓唬人合适么?”

    “既然是不老实的和尚,那就见过点事情。没有这些铁链恐吓,他们只怕更不老实。”

    “咱们并不主张刑讯逼供。”

    “咱们知道不主张,但是和尚不知道。”

    “咱们知道不主张,但是和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