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23章 权柄所在(二)
    从肩到背,遭到鞭打的位置火辣辣的刺痛。太子真金脸上发烧,比起刺痛来,他感觉尊严上的损失远胜这点疼痛。

    仆役见到太子归来,连忙上来迎接。其中一位在真金太子下马后尝试扶着43岁的太子真金,却不知道触动忽必烈大汗皮鞭抽到的位置。真金大怒,一把推开仆役,又余怒未消的给了仆役一脚。

    这通发泄倒让太子的情绪得到了疏散,他也没有追打,只是沉默的走进府邸。往座位上一坐,鞭子的伤处又刺痛起来。太子心中怒气再次升起。

    该死的郝仁!真金对自己的堂兄弟充满了恶意。该死的窝阔台家的杂碎!真金对导致自己挨揍的另一个罪魁祸首同样心生恨意。想到父皇,真金却只有委屈,他没想到老爹竟然会鞭打他,不过忽必烈的怒骂却也不是没有理由。

    “你乃是窝阔台的主子,窝阔台害怕郝仁,那是他家的事情。你身为主子,为何要为奴才尽忠?!”

    回想着父皇的话,真金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以真金的想法,如果能够让郝仁做出些让步,窝阔台家定然会对真金感恩涕零,获得更多窝阔台家的忠诚。别的汗国与王爷看到窝阔台对忽必烈的家族更加忠诚,自然也会感受到真金的浩荡皇恩,明白真金那不可动摇的力量。

    忽必烈的看法就与真金完全不同,郝仁以强大的武力为忽必烈征服了窝阔台家,那就没有理由因为窝阔台家的不满而去处置郝仁。如果这么做,谁还肯为忽必烈效忠?

    真金只认同一半。坐在座位上稳定住了情绪,真金就召唤来部下,命他们前去郝仁所部当下的聚集地。等部下走后,真金轻揉肩头,心中很是不爽。

    如果郝仁只是驻扎在钦察汗国的东北部,真金当然不会因为窝阔台家的不满而对郝仁不利。根据钦察汗国的情报,郝仁已经开始让自己的部众向西边前进。目的地应该是郝仁在奏折里面所说的基辅罗斯。这局面就变成了郝仁自行其是的前往新领地。根据忽里台大会的决定,没有忽里台大会允许,任何人都不许私自改变领地。郝仁所做的无疑就是在挑战忽里台大会的威严。那就等于是在挑战真金的威严。

    太子的命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立刻有使者派向君士坦丁堡出发,准备在君士坦丁堡乘船经过黑海,进入伏尔加河,向后世的古比雪夫地区进发。使者抵达君士坦丁堡,立刻感觉这座城市好像起了不少变化。不仅城市干净整洁,街头有了指挥交通的官兵,城市行人也能靠左靠右行走,给人的感觉井然有序。

    现在东罗马与蒙古帝国接壤,大家都知道蒙古骑兵的强大,东罗马马上就给蒙古老爷们准备好船只,悬挂上蒙古的旗号,从君士坦丁堡的港口出发。在港口的另外一艘船上,同为太平洋西岸面孔的人看着蒙古船只出航。等蒙古使者的船只变成海上的一个小点,这些人就下了船。

    港口的官员觉得这些陌生面孔的人也许是蒙古人,却又不太像。至少他们当中的大多数的眼睛很大,与蒙古人细长的眼睛完全不同。倒是与宋人差不多。不过这帮人穿的衣服很有蒙古味道,让这帮官员摸不清头脑。

    这些人以蒙古克里米亚蒙古人的身份进入君士坦丁堡,随即直奔大宋使馆。没多久,大宋使馆就把北方郝仁万户属下前来拜访的消息带给了大使。大使有些讶异,已经好些年没听说过郝仁万户的名字。这个人在礼部的档案库中有比较丰富的记录,他是孛儿只斤家族中唯一一个曾经向赵官家求教学问的蒙古人,也被认为是非常汉化的一个蒙古人。却在几年前没了消息。

    见见这么一个家伙对大宋没什么坏处,大使让警卫把那些人带进来,双方从见面开始就用汉语交流。郝仁的使者名叫吴有桂,他简单的向大使讲述了一下郝仁万户希望到基辅罗斯与哈尔科夫为中心的地区开辟领地,然后问道“我们听闻贵国使者准备返回大宋,却找不到路途?”

    “你们怎么知道的?”大使神色平淡的答道。

    “我们万户在巴格达好歹有些人脉,宋国弄的那么大动静,我们只是知道的晚些,却不可能不知道。”吴有桂带着笑容给出了答案。

    “然后呢?”大使已经很平淡的问。在报告里面,郝仁是个很汉化的家伙,又是郝仁率先提出问题,大概郝仁是想做什么交易。

    “如果我们可以安排贵国人员返回宋国,却不知道贵国能否投桃报李?”

    “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想派一些少年到宋国学习,不用特别的殊遇,宋国制科那种学校就行。”

    “……我们不能答应这等事。”

    “不如你们派人与我们一起回去。现在宋国已经攻占灵夏,想来一定设有电报。我们送你们的人到那边,发个电报不就能知道赵官家是不是答应了么?赵官家让你们万里迢迢的前来这里,若非万不得已,怎么会让你们跑回去。如果能有我们家万户相助,诸位就不用担心危急之时无处可去。之前赵官家投注的所有人力物力都不会受到损失,这有何不妥。”

    “走陆路到灵夏?”

    “大使这里有地球仪,我们家万户也有几个。在地球仪上一比,不就知道这趟路程的远近么?”

    大宋大使当然不会立刻去测量。他转而询问这位神出鬼没的郝仁万户最近的情况,吴有桂只是讲郝仁万户最近已经夺取了克里米亚半岛,至于其他的努力方向都含糊其辞。只是告诉大使,“若是宋国能答应万户要求,我等自然如实相告。”

    大使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忽必烈那边摆明了想吊大宋的胃口,未来一两年中也不知道鼠疫什么时候结束。新开辟一条通道,怎么看都很有吸引力。

    召集使馆的人前来商议,又测量了一下从地球仪上的路程。大宋已经收复了灵州,控制住了河西走廊的东端。大家发现走黑海向东的那条道路距离并不算太远。虽然从灵州那边返回故乡还需要走万里,用电报发送消息则快的多。

    这样的事情诱惑如此之大,最后有五人愿意前往。用抽签的办法选出三人与吴有桂等人一起去试试道路是否真的能走通。另外又派了三人专程前去拜访郝仁万户。

    大宋326年12月24日,赵嘉仁正在准备着新年致辞,情报局拿着一封电报兴冲冲的前来,进来之后就说道“官家,咱们在东罗马的使团派人到了灵州,从那边发了电报过来。”

    “哦?”赵嘉仁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思忖片刻立刻命道“把熊裳叫来。”

    不太久之后,熊裳看完了从灵州送来的电报,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回事?会不会是假的?”

    赵嘉仁反倒不担心真伪。蒙古大汗忽必烈完全没必要搞这样的把戏,他只是看着根据情报大概确定的郝仁万户所在,若有所思。

    熊裳自己拿不定主意,就问赵嘉仁,“官家,这个郝仁到底是想做什么?”

    “他大概是想做平独镇露大**吧。”赵嘉仁微笑着答道?

    “……什么大**?”熊裳傻乎乎的答道。只听了一遍,他完全记不住‘平独镇露大**’这几个字,更不知道这段后世的历史。

    赵嘉仁不想费心思讲故事,他跳过熊裳的问题,直接打到“这些都不重要。我没想到那个郝仁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他若是真心,也未必不能合作。”

    “那熊裳真的能在西边站住脚?”熊裳表示怀疑。

    赵嘉仁用铅笔轻轻敲着地图,从当下情报来看,熊裳占据的地盘乃是21世纪的乌克兰,波兰一带。那边都是平原,还是著名的黑土地。基辅罗斯就是后来的基辅,有着欧洲煤仓钢仓之名。简单总结的话,这地方要平原有平原,要沃土有沃土,要煤有煤,要铁有铁。气候温和,水资源丰富。

    立陶宛波兰联合王国从14世纪开始,曾经在这一带建起过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大国,北边压制俄国(露西亚),南边干掉条顿骑士团(独国),成就平独镇露的丰功伟业。

    在世博会的时候,波兰馆的cg动画《波兰历史》制作精美,在网上很是流行一段。这也让赵嘉仁对波兰的大概时间轴有印象。现阶段的波兰正处于封建割据的年代,好像还有不少领主引狼入室,将条顿骑士团给带进了波兰西部。

    “那个郝仁手下都是汉奸。”熊裳忍不住提醒。

    “至少那些人再也不可能回到汉地了。”赵嘉仁笑道。他虽然不会放过汉奸,却也不会在这个时代追杀汉奸追杀到万里之外。

    “官家这是要答应郝仁的条件么?”

    “我并没有要答应。只是觉得也许可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