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38章 河北镇暴战(四)
    清晨醒来,昨天晚上军用驱蚊片的气味已经散去,部队已经从村外的河附近拉回水来。炊烟中,饭食的香气飘散开来。秦莫欢非常喜欢南瓜饭,这种据说来自万里之外的硕大植物有着非常特殊的香甜口感,吃了不烧心,也很顺。

    早饭是南瓜玉米红枣面汤粥,也就是说把南瓜玉米红枣洗干净一锅炖了,水沸腾起来之后再把面糊搅进去。另外早饭还有馒头,咸菜,军用腌肉。随着饭菜的香味飘散开来,旁边那家人的小孩子就忍不住在军队附近探头探脑的看。没等孩子们靠近,那边的家人就把孩子拉回家。接着就听到孩子隐约的哭闹声。

    上午部队派出探马对朱家庄进行侦查,本以为朱家庄这边可能会主动出击。侦查之后发现朱家庄是庄门紧闭,全力防御。中午时分得到消息,要探马再探。朱家庄的人要是能出来作战,那就太好了。红巾军有信心在野战中一举歼灭这些混蛋。

    刚安排了工作,就有警卫跑来报告,“旁边那家人带着孩子跑到村外去了。”

    “跑去村外?”秦莫欢很是讶异。大家之所以没有把那些家的人看管起来,是因为这些家不仅有女眷,还有孩子。看着那些人的模样,属于很正常的家庭。若是探子,必然是只有少数方便行动的人,或者弄些毫无关系的女眷来充当遮掩。一看相互关系就知道不是一家人。

    新回来的这家人举家跑去村外是闹哪样?

    “去盯着看看。”秦莫欢下令。

    不太久,哨兵回来禀报,“那家人在外面摘野菜,掏鸟窝。”

    秦莫欢大概知道那家人的情况,这也是没带什么吃的。旁边的指导员叹道:“看来是出去躲饭顿。”

    哨兵有些不解,就问道:“指导员,躲饭顿是啥意思?”

    指导员答道:“那家有孩子,今天早上闻到咱们的饭菜香,孩子就哭。大人能忍住,孩子怎么能忍得住。那家人倒也秉气,怕孩子再哭,干脆就带着孩子躲开咱们的饭顿。”

    秦莫欢心中感叹指导员对人心的精通,却还是不信。到了快晚饭的时候,红巾军以开始烧火,那家人竟然又带了孩子出去。派人盯梢,发现那家人也没干啥特别的,就是哄着孩子。等到宋军吃完了饭,他们才回来。

    见局面果然如指导员所说,秦莫欢命道:“咱们的东西还应该有剩下的。给这家人一人送一份。”

    指导员说道:“也别吓到人家。咱们不是有专门装饭的食盒么,把饭放进去,送到那家门下。”

    第二天,那户人家一早又出去了,哨兵禀报,他们开始修整荒芜的农田。吃完的碗被仔细放进食盒,放到距离红巾军很近很显眼的地方。听说这家人已经开始恢复耕种,秦莫欢叹道:“中午的饭也给他们准备一份。”

    红巾军的正式部队有很充足的粮食保证,给这家人的都是部队打完饭之后锅里剩的那点,却也远远超过河北普通地主家的伙食。之后的两天每天都是如此。那家的男主人终于主动前来拜见。男主人身材高挑,见礼之后说道:“却不知道诸位停留在在这里,准备在这里屯田么?”

    没读过书的普通人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屯田’二字,秦莫欢应道:“我们是要打朱家庄。”

    “看诸位这么谨慎,想来是打进去过了。”

    “嗯。被朱家庄的地道所饶。”秦莫欢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

    “我听说过大宋天兵的传闻,也看过一些告示。说是大宋天兵对汉奸绝不绕过。却也保证不会伤了汉人。现在见了诸位言行,果然如此。那朱家庄是两代人持续修了二十年,仗着他们是汉军世侯,每年都要抓周边的百姓给他们做苦工。我家倒是稍微知道点朱家庄修建的门道。”

    秦莫欢微微点头,“还请先生教我。”

    一小时后,秦莫欢到了营长这边禀报最新消息。营长听了之后并没有特别高兴,反倒问道:“这个人所说的能信么?”

    秦莫欢答道:“营长,我们已经商量过怎么打朱家庄。商议的办法就是炸开墙,直奔朱家庄的核心地区。这个人说的姑且试试看。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能帮我们少走点路。若说的是假,对咱们也没有丝毫影响。”

    听到这话,营长看向二连长李芳芳。攻破外墙是很常见的手段,但是对普通墙壁实施破坏给大家的感觉就是怪怪的。然而李芳芳上次前去搭救秦莫欢的时候就对普通墙体实施了爆破。这个做法扩展了部队的作战思路,部队追求的是胜利。能够直接进攻敌人核心的做法从来都是最有效率的手段。

    稍加商讨之后,众人把最新消息稍微列进进攻计划。负责新爆破路线的任务交给一战中损失不小的一连。红巾军的部队已经快速按照宋军的模式重建,那些作为试探性进行的部队便是受到比较大的损失,至少没人敢去嘲笑。部队乃是一个整体,一连用鲜血和生命为大家积累经验,嘲笑者会被关禁闭。

    确定之后,第二天部队天不亮就起身,凌晨吃了早饭后出发。秦莫欢再次到了朱家庄外,心中就满是复仇的火焰。朱家庄大门紧闭,看着依旧静悄悄。宋军的十斤野战炮和上次一样开始猛烈射击。然而这次大门好像就更能抗,连着中了十几炮,大门竟然还没倒。打到二十炮,大门整个碎裂。讶异的众人看过去,却见大门里面竟然被石块和泥土结结实实的堵住。

    “我xxooxoox!”秦莫欢忍不住破口大骂。

    但是骂归骂,秦莫欢此时也没有了别的办法。朱家庄的人明显有了更全面的准备。这道门不管用,宋军除了开始对其他门动手,还赶紧发消息直沽寨。当天,朱家庄的数个门都被打破,却发现所有庄门都被填死。

    第三天,来自直沽寨的草袋就送到了朱家庄外。全军每个人准备了三个草袋,以炮火压制墙头的庄丁,一连长秦莫欢率先扛了两个草袋冲到庄园的护墙外,把草袋扔到墙角。紧跟在秦莫欢背后的一连战士也把他们扛着的草袋抛在城墙下,再跟着秦莫欢撤下去。

    跟在一连后的是二连,三连。每个指战员都扔了四个草袋,一条直铺到庄园墙头的斜坡就已经制造完毕。红巾军指战员紧握武器,呐喊着冲上墙头。还有几个不怕死的壮丁留在墙头,红巾军的弩箭转瞬就把这几个送上西天。

    战士们并没有停顿,又是向墙内一阵投掷。一道从围墙墙头通向庄园内的道路铺设完毕,瞭望塔被快速运上围墙墙头。几根长长的钢钎插进地下,临时瞭望塔的四角与钢钎紧紧连接,瞭望员快速爬上六七米高的瞭望塔顶,接着开始用信号旗指挥传递消息。

    秦莫欢带着部队杀进城内,按照最新的消息。朱家庄的迷宫是逢五一重复,第二条一定是死胡同,死胡内没有设置其他坑道与埋伏。对于朱家庄的设计者来讲,这就是一种简单的设置。红巾军里面也有不少人这么看,但是众人里面总是有那么些思路清奇的存在。

    ‘这种死路岂不是天然的安全通道?’这样的看法被提出的时候,大家立刻就发现了死路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

    朱家庄的设计里面,死路背面也是死路。炸药轰隆的炸开隔在两条死路之间的土墙,一条安全通道随即被打通。烟尘稍落,部队就通过通道侵入到距离朱家庄核心更近的位置。

    一脚踹开一道门,眼瞅着门口的影壁土墙上被涂的有些脏兮兮的痕迹。秦莫欢的部队小心的用长枪在地面上戳过,确定地下没陷阱。然后绕过这个据说是死路标志的影壁墙,后面的院子看着空空荡荡,检查之后确定没有陷阱,没有突袭的通道。

    工兵拎着锋利的小钢铲,开始在夯土墙上刨坑。刨好之后就塞了一个炸药包进去部队随即撤离。爆破手接好导火索,点然后闪开。没多久,巨响和震动传来,接着烟尘从院子里喷出来。

    连着炸开三道通道,秦莫欢带着部队越过残破的土墙,绕过影壁墙,冲出大门。就看到前面豁然开朗,竟然是一大块场院。此时对面有那么一众人,手里都拿着兵器。为首的那位是个穿着钢甲的年轻男子,手中一杆银枪。虽然面露讶异之色,但还是上前一步喝道:“你等是哪里来的贼人!”

    秦莫欢终于见到了朱家庄里面看着像是首领的人,心中激动难忍,便上去一声断喝,“我是你秦莫欢秦爷爷,也末废话,有胆的就上前受死。”

    听了秦莫欢的怒骂,朱家庄的银枪小将怒气勃发,忍不住就上前几步。秦莫欢让部下停在原地,自己也拎着长枪上前。经历了这么久的窝囊,秦莫欢心中只想杀人泄愤。两人单挑的局面已成,又都没有后退的心思,于是挺起长枪杀过来。

    这一交手,秦莫欢倒是心怀大畅,对面的这位银枪小将竟然是练家子。虽然比不上李芳芳这种名门出身的女豪杰,却也不是那种普通练过点武术的家伙可比。然而秦莫欢毕竟是在战场上生龙活虎存在到现在,最近几个月又从李芳芳这里讨教到了不少。朱家的银枪小将虽然比起普通人强的没边,但是他对枪术的认识距离秦莫欢相差太远。

    秦莫欢只是稍稍在左边放松点,那银枪小将就被骗到,从这个看似缺点的地方猛攻。看小将前刺的时候用力过大,秦莫欢横枪一挡。他的力气比起银枪小将大许多,这一格挡,登时将对方的长枪高高弹起。就在对方的身形不稳之时,秦莫欢已经抽枪回来,枪出如龙,正插在银枪小将的胸口。

    若是普通敌人,这一枪定然就要了对方性命。然而一枪刺中,秦莫欢就知道自己想错了一件事。对面的银枪小将穿的乃是宋军的钢甲。这种钢甲的防护力极强,胸口的位置还经过加固。他这是打顺手了,就自然用了枪刺胸口的招式。

    果然,枪尖应该是刺穿了胸口的钢甲,但是却没能刺穿胸甲。手上的感受是前刺的枪尖已经被牢牢挡住。要是这枪刺中的是腹部,至少可以刺进去两三寸深。

    冷兵器搏斗就是如此,便是这片刻的差距,已足以决定生死。朱家庄的银枪小将已经脚步有些踉跄的连退几步,接着一声呼喊,带着部下逃窜绕过场院,逃进了庄子深处不见踪影。秦莫欢冷哼一声,恶狠狠的喊道:“你们,今日插翅难飞!”

    没太久,后续部队已经开始杀进来。众人合兵一处,开始对着朱家庄的核心区域继续进攻。

    追了一阵,前面突然出现数人,他们打着白旗,高声喊道:“诸位老爷,我们是来商谈的。”

    冲在前面的秦莫欢停了下来,他怒喝道:“有什么话赶紧说。”

    “诸位老爷,只要你们退兵,我们愿送上白银千两给诸位老爷当做辛苦钱。”

    “还有没有别的?”秦莫欢身边响起了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声音。原来是二连连长李芳芳赶了过来。

    “诸位让我们降服大宋的事情,我们愿意商量。”

    “愿意商量?”李芳芳声音里头终于有了点热力,“你们回去告诉你家主人,去死吧!”

    那些派出来的人听到这话,脸色大变。李芳芳也不再说话,掏出左轮立刻击倒了最近的一个。其他朱家庄的人看李芳芳下手如此狠辣,吓得扭头就跑,连倒在地上的同伴都不敢去顾。

    李芳芳收起手枪,拎着长枪上前,一枪就结果了在地方痛苦翻腾的那家伙。她出手利落,知道刺死了那人,秦莫欢才觉得事情不对。他有些结巴的问道:“李连长,这……这是……”

    “朱家庄能负隅顽抗到现在,毫无真心投降的意思,留着他们就是祸害。”李芳芳边说,边手持长枪继续向前。二连的队伍跟在李芳芳身后,越过秦莫欢身边继续前进。

    秦莫欢之前经过一场厮杀,心中的杀意被宣泄出去不少。现在听了李芳芳的话,只觉得好像有一阵寒风穿过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秦莫欢需要情绪激动的时候才能鼓起杀意,现在的李芳芳毫无感情,杀人对她只是必须做的事情,而不是为了发泄什么而选择的手段。仅仅是这么一个差别,就让秦莫欢觉得自己已经处于远低于李芳芳的层次。

    停了片刻,秦莫欢竭尽全力鼓起所剩不多的战意,对着部下喝道:“前进!”

    此时杀进朱家庄的并非只有秦莫欢和李芳芳。其他连队也已经杀进朱家庄,那些火枪部队杀进了朱家庄之后,庄子里面很快就枪声大做。

    不过秦莫欢很怀疑火枪队杀人的速度未必就多高。除了妇孺之外,不管朱家庄里面的男人手中有没有武器,或者是已经投降了还是没投降,李芳芳麾下的连队除了妇孺之外见人就杀。不过半个小时,跟在李芳芳部队后面的秦莫欢部队就见李芳芳的连队已经杀了至少两百多人。

    此时有一团朱家庄的庄丁也不知道是前来救援,或者是被其他部队赶跑了逃到这边。与李芳芳的部队一照面,当时就被杀了十几号人。剩下的大概五六十号人逃进一个院子里。

    李芳芳下令往围住院子,然后向里面扔手雷。没多久院子里的草垛被点燃,随后整个院子都烧了起来。李芳芳的部队只是守住门口,见到有人出来就杀。

    随着火势越来越大,院子里已经没了人声。这时候李芳芳才下令让部队继续前进。

    在朱家庄,随着战斗,不少地方都被引燃。火势越来越大,那些在庄主大院外围的地方不少已经燃起熊熊大火。因为残酷杀戮而开始有些失去战斗心情的秦莫欢脑子混乱,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之前他还有些迷惑,为何朱家庄的迷宫里头只有土墙而没有房顶,现在想,若是朱家庄有可燃的房顶,攻打朱家庄的人若是放起火来,大概局面就会变得和现在一样。

    现在真正有庄丁居住的地区已经燃烧起来,若是不去救火,任由火势蔓延,大概朱家庄就会被彻底焚毁。

    此时各路部队已经消灭了敌人,抵达朱家大院前面。这大院外墙竟然是砖头制成,足以显示这个前汉军世侯的朱家的确有很大财力。至少他们有权力去逼迫很多人为修建朱家的最后堡垒出力。

    “炸开墙!”李芳芳冷冷的下令。越接近敌人的核心,李芳芳就显得越冷酷。

    旁边的秦莫欢也不敢有丝毫的对抗,立刻对部下命道:“刨坑,炸墙!”

    战场终于显得安静下来。秦莫欢的部下一阵忙活,在墙上已经凿出一个能容纳雷管的孔。就在准备引爆的时候,就听到李芳芳高声喝道:“不对。朱家大院里面怎么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