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83章 短暂和平的终止(十六)
    自从赵官家能够用离心法将糖蜜从甘蔗汁中分离出来,朗姆酒就开始大行其道。熊裳尚书给刘景文带来的乃是上等朗姆酒,入口甘甜,带着柑橘的芳香。这两位进士浅酌慢饮,对这种最新口味的朗姆酒有很高评价。

    当然,两人也说些互相关心的事情。刘景文虽然知道熊裳是来套话的,而且也不想对熊裳说太多,所以刘景文只是把课程上会讲的内容告诉了熊裳。

    熊裳并没有说太多,等半瓶酒下肚,熊裳笑道:“没想到刘兄已经是宗教史的大行家。”

    刘景文一愣,他这几年主要干的并不是宗教史,而是对于汉代制度的整理。大宋文人都有自己的文化专攻方向,或者说主要搜集方向。这次从事宗教史也是突然赶鸭子上架的结果。

    然而对于进士而言,大多数时候都得靠感觉。听了熊裳的话,刘景文觉得熊裳大概是想通了什么。不然的话熊裳不会露出这种恬淡的表情。刘景文忍不住问道:“却不知熊尚书想通了什么。”

    “嗯,至少在官家当政期间,不会有祠禄官。”熊裳讲出了他的想法。

    宋初,大臣年老不能任事者,亦常命为祠禄官,不理政事而予俸禄,以示优礼。神宗熙宁后,整顿吏治,凡疲老不任事者,皆使任祠禄官,王安石亦欲以此安置反对派,祠禄官人数渐增。

    现在赵嘉仁赵官家要求在学社里面清洗信教份子,自然不会再任命祠禄官。熊裳虽然稍有卖弄,有些话他还是不想说。他本以为赵官家是现在才想起要对宗教场所动手,但是回头看,自从福州小朝廷建立以来,赵官家就已经取消了祠禄官。那时候熊裳只是以为赵官家对于宋奸和不坚定份子非常不满,不想再给他们发放退休俸禄。

    当然,熊裳并不想说这么多深刻的东西。而且当着不坚定份子刘景文的面说官家对不坚定份子的处置,也太不合时宜。

    刘景文并不是学社成员,当然不知道学社内部讨论。听了熊裳所讲,他也只能就事论事的接着说道:“若是没有祠禄官……,就只能靠退休金了。”

    这么一说,熊裳心里面更是确定了赵嘉仁的心思。之前大宋朝廷已经制订了退休制度,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的话,就没什么好怀疑赵嘉仁此次决定的核心想法。

    看着熊裳深以为然的表情,刘景文忍不住对朝廷的政策指摘一下,“官家这次是铁了心要清理信教的人,会不会被那些和尚道士趁势乱来?”

    “乱来?怎么乱来?煽动信众和官府对抗?”熊裳开始装傻。身为尚书,他当然知道赵官家要求宗教场所的土地纳税。那些和尚道士们若是真的能咽下这口气才怪。很多宗教场所不仅拥有上万亩的田亩,有几座山的土地也不少见。按照这个面积纳税,熊裳就只能呵呵了。

    刘景文毕竟离开官场这么久,他以为刘景文只是觉得朝廷现在手中军队力量强大,而且赵官家身为马上皇帝,在使用武力的时候不会有丝毫迟疑。刘景文就说道:“熊尚书,若是官家一味的无视百姓看法,我觉得不妥吧。那些和尚道士在百姓中声望很高,官家能对他们动手,难道还能对百姓动手不成?”

    熊裳微微一笑,先端起酒杯给刘景文敬了一个,喝下之后才说道:“若是百姓,自然会守法。若是一被煽动就和朝廷刀枪相向,这就不是百姓,而是逆贼。我大宋为何要对逆贼和颜悦色?”

    刘景文听了之后觉得自己对熊裳这种洋洋得意的态度很不满意,于是说道:“难倒熊尚书就不信鬼神么?”

    “哈。”熊裳被刘景文的这种态度给逗乐。笑了一声之后,他却忍住了解释的冲动。原本的时候,熊裳也以为赵官家要大家绝不相信有鬼神。经过学社培训之后,他才明白赵官家反对的是宗教宣传的鬼神。更直白的讲,赵官家绝不接受宗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力。

    如果要熊裳完全否定祖宗的在天之灵,他当然会反对赵官家。然而只是让熊裳不去相信别人编造出来的神神鬼鬼,就完全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是熊裳并不想对体制外的刘景文说这些,

    喝完之后,熊裳就告辞了。第二天他继续去参加学社总社会议,有过几天,学社总社的培训结束。到了人人过关的时候。

    第一个上台过关表态的乃是户部尚书孙青。到底是吏部乃是天下一部,还是户部作为第一部,以前就有不少看法。不过在赵嘉仁赵官家自揽相权的当下,户部的独立性就比吏部要强。孙青孙尚书第一个发言,他神色有点紧张,在众人目光集火下,声音稍显颤抖,“鬼神不可信,祖宗不能忘!”

    听了这话之后,熊裳眼睛一亮,忍不住就为孙青尚书鼓掌。有人带头,一众高级官员也纷纷鼓掌。在大宋,官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所以士大夫们反对官家的决定很常见。现在这种赵官家一声令下,大家都得服从的局面是绝对另类。此次终于有人敢表达个人理念,还是大家能够接受的理念,自然会得到支持。

    孙青看到这么多人表达支持,脸上透出些红润。扭头看向赵官家,就见赵嘉仁神色毫无波动,静静的看着孙青,等着他后面的言辞。那种冷静让孙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孙青很清楚自己和赵嘉仁之间的实力差距,更清楚这帮尚书们有多实际。在他们认同的地方,当然就支持孙青。一旦离场或者利益不同,这种支持建立的情谊顷刻就会土崩瓦解。

    打起精神,孙青继续做自己的过关报告。接下来的报告就很无趣,孙尚书对于宗教进行了一场抨击。连‘宗教是精神上的麻药’这种话都给抄袭了,整个就是对培训的读书笔记。那帮被第一句经典言论吊起胃口的尚书和重臣们很快就索然无趣的听着,甚至有人开始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但是自己听别人的过关报告之时打哈欠,不等于自己写的时候就有什么新意。除了孙青之外,其他人连第一句‘鬼神不可信,祖宗不能忘’都没写。和鬼神相比,官位明显重要的多。

    之前那位明确表示自己信元始天尊的官员在发言的时候含糊其辞,明显是不想丢官还不愿意丢面子。赵官家听了之后开口说道:“你的逻辑有问题,回去重写。”

    “哪里有问题?”这位官员忍不住问。

    赵嘉仁站起身,对学社的总社会员说道:“逻辑讲的是内在的因果。譬如一个人抓住滑轮上的绳子,他先放个屁,接着有人拉动绳索,放屁的那人就被绳子带着升起。这时候若是讲,某人放了个屁,然后就升起了。这是简单的写了两件事,然而这里面在暗示前后这两件事之间有因果关系么?”

    “哈哈”“呵呵”“吼吼”学社社员们纷纷笑出声来。混到他们的地位,都经历过许多人尝试用这种诡辩来混淆视听的情况。之前他们也学过逻辑学,但是赵官家的逻辑学有点太数学化,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心里有抵触。现在这种逻辑学应用就让大家喜闻乐见了。

    熊裳也忍不住大笑。赵官家有时候很逗,这个例子举的就很诙谐。若是这种逻辑能成立,那就是说,某个人靠放屁的反作用力把自己推的飞起来。这是非常滑稽非常无稽的。

    在众人的大笑声中,台上那位脸色已经如同猪肝。看得出,这位并不想在自己的宗教信仰上有什么本质让步,然而他还是期待赵嘉仁能够被糊弄。等到自己在台上被这么晾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这份尴尬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你先下去。”赵嘉仁也觉得这位挺可怜,就给他个台阶。

    然而这位看着已经呆住了,赵嘉仁对旁边的学习委员刘猛做了个示意,学习委员刘猛就上去走到这位旁边,轻拍这位的肩头,低声对他说道:“先下去准备。”

    没想到这位听了刘猛的话,突然就亢奋起来。他一把推开刘猛,刘猛没想到这位居然动粗,身子一晃,本能的就一个反推。在海上生死相搏的经历让刘猛身体很结实,这一反推,那位先发难的官员倒是被推的一个趔趄。这下两人都上来了火气,那位扑上去就要刘猛推搡。局面立刻就混乱起来。

    “都给我停手!”赵嘉仁一声怒喝。

    这声怒喝之下,局面倒是被镇住。赵嘉仁站起身喊道:“警卫员,把那个闹事的带出去!”

    刘猛作为培训课的学习委员,当然不能动手。但是警卫员的工作之一就是**制造混乱的人,两名警卫员快速跑到那人面前。眼瞅着这两位结实的小伙子虎视眈眈的瞅着自己,闹事的这位终于知道了厉害。

    在赵嘉仁面前公然殴打学习委员,这可是大事。如果不能通过这次的学社总社的课程,顶多就是被学社除名。仕途上虽然有重大影响,却也不至于说彻底完蛋。而且在大宋朝廷里面信鬼神的多的很,如果是因为这个而被学社开除,大概还能被这帮人视为英雄。

    但是在官家里面殴打吏部尚书刘猛,然后被剥夺官员资格,那就是一撸到底。从此被开除出官场。这么多人亲眼看着他动手,还是在刘猛友好表示的情况下动手,想狡辩的机会都没有。

    在此时,这位以元始天尊弟子自居的官员只觉得万念俱灰,突然间就哽咽着落下眼泪。

    一个大男人当众哭起来,倒也让人觉得愕然。赵嘉仁冷哼一声,对警卫员继续命道:“把他带下去。”

    官员再也不敢反抗,也不等警卫员动手。他自己就流着眼泪颜面而去。

    看着这位官员‘哭着跑开’的身影,赵嘉仁心里面已经下了决定,要把这人给一撸到底。若是继续允许这样的家伙继续留在朝廷里面,那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范例。

    其他官员最初还在看热闹,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看到赵官家果断处置此事,官员们都知道事情变得不对劲。赵官家是个马上的皇帝,管理朝廷颇有治军的风范。一般来讲,大宋的官家都是希望以‘仁’来自居,而赵嘉仁却是一个以纪律和制度来管理的官家。

    熊裳此时已经收起了一切表情,老老实实的坐着。看着周围的其他官员都是这么一个举动,熊裳心里面苦笑。他以前就知道官员都希望官家其实是无能的,但是熊裳以前还觉得若是能在明君手下做官,那是一个极好的事情。现在熊裳终于明白为何之前那么多前辈都希望官家其实是无能的。

    一个无能的官家,定然不懂逻辑学,也不懂得具体怎么执行政务。这样的话,官家就得给官员们各种安抚才行。而当今官家赵嘉仁无疑是明君,所以赵官家未必需要聪明如熊裳这样的官员,只要能够不走样的执行赵官家命令的官员,赵官家就能很好的营运朝廷。很好的营运大宋。

    官员和官家就如同一座山里面的老虎,官家强大,官员就不得不听话。如果官员强大,官家就不得不低头。所以对于官员来讲,明君就如猛虎。对于官员具有巨大的威胁。如果想过上一个好的日子,最好就不要是特别英明的明君。官员和官家就如同一座山里面的老虎,官家强大,官员就不得不听话。如果官员强大,官家就不得不低头。所以对于官员来讲,明君就如猛虎。对于官员具有巨大的威胁。如果想过上一个好的日子,最好就不要是特别英明的明君特别英明的明君

    不过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熊裳也忍不住有了别的念头。如果君主太昏庸,最后弄出一个临安总投降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