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31章 交易点供货商的纷争(三)
    被一个年轻姑娘看着自己,年轻姑娘还一脸尴尬的发出“……呃……嗯……”的声音之时,前来买酸笋的张世杰觉得有点懵。

    大宋320年的杭州已经没人会把军人看做贼配军,这并不等于大家就对军人特别的亲近。近距离对一位少将露出尴尬又有些熟识的表情,张世杰觉得这不正常。仔细辨认一下面前的姑娘,张世杰迟疑着开口说道:“这位小娘子,……你可是姓杨?”

    在大宋,女性被称为娘子。譬如杨淑妃现在就是张家娘子。少女和姑娘则被称为小娘子。这么称呼的话在宋代绝不会被认为是调戏。宋代的人听到扈三娘之名,就知道这是指这个姑娘是扈家的第三个闺女,也可能是生下来之后长到成年的第三个女儿。绝非是扈家的三妈。

    听到张世杰的问题,年轻姑娘尴尬的感觉消散了些,她说道:“呃……姑父,许久不见。”

    “……三娘,你这是……”张世杰当了好几年御林军统领,他现在能确定面前的这位姑娘是杨淑妃亲哥哥杨亮杰的三女儿。两人已经三四年没见过,以前便是见面,一年也不过两三次。若非杨亮杰是个很讨厌的人,而这个杨三娘又继承了他父亲长得最好看的那些部分,张世杰大概也想不起这个人。

    “我这是来看看姑姑。”杨三娘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世杰觉得这话怎么听都有些奇怪,自从赵官家正式夺取权力之后,杨家就对杨淑妃不理不睬。张世杰娶亲的时候,赵官家都派人送来了贺礼,杨家人一个都没动静。现在怎么突然就派人来看杨淑妃。而且怎么来看望人,居然跑到了食品店来了。

    也许是张世杰并不擅长掩藏自己的表情,也许是他根本就没考虑过掩藏自己的表情。杨三娘脸上尴尬的表情大盛,整个脸都变红了。她先是咬嘴唇,接着手紧握提包,简直是手足无措。

    张世杰也只能不知所措的看着杨三娘,倒是店家可能见的事情多了,跟没事人一样把窗户和店门大开,开始通风换气。有了这动静,杨三娘也勉强从尴尬中挣脱出来,她低着头说道:“姑父,这香水是我带给姑姑的礼物。觉得不能空手见人,知道姑姑喜欢吃酸笋,就来买些。没想到把香水洒了。”

    “哼,哈哈。”张世杰被逗乐了,孩子们做事毛手毛脚这是能预料到的,之前的尴尬只是张世杰对现在他和杨家的尴尬关系不知道怎么处置。听了这杨三娘这娃的事情,张世杰觉得有些可笑,也觉得挺可爱的。他上前拍拍杨三娘的肩头,“几年没见,你也长大了。我就是来给你姑姑买酸笋,正好买了一起走。”

    没多久,拎着酸笋等东西的两人走出食品店,在尚书级别小区的石子路上走着。赵官家当政之后,大家要尽量上学。《大宋官员干部暂行规范条例》中第三条规定,官员干部不让自家儿女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经调查属实,一律开除公职。

    杨亮节是个非常令人讨厌的家伙,但是他好歹是保护着当时临安小朝廷南下的人员,所以他有官身。杨三娘自然要上学,张世杰也找到了很好的交谈内容,就是杨三娘的学业。

    “现在上什么学?”

    “我已经高中毕业了。”

    “去上大学么?”

    “不……,我不想当官。想开个香水铺子。”

    “这……我觉得你还是上大学吧。现在女孩子们上大学,哪怕只是当个干部也不错。”

    中国有劝学的传统,这话在任何场所都绝对能算得上正能量的说辞。就算有人觉得张世杰这话说的虚伪,却不能说张世杰说的有错。熬过了这段路程,进了家门,张世杰就在一楼的客厅里面见到了杨淑妃和兵部的参谋长郑捷。

    张世杰和杨淑妃都是一愣,郑捷上前说道:“现在跟着我走。”

    “干什么去?”张世杰心中欢喜,终于可以摆脱这比较尴尬的局面了。

    “去见官家。”郑捷正色答道。

    听到官家二字,杨淑妃的脸色大大的变了变。但是郑捷根本不为所动,对赵嘉仁手下的军队来讲,他们的统帅从来只有赵嘉仁一个。

    没太久,张世杰就到了赵官家这边。会议室里面有户部尚书孙青还有户部下机械厅的厅长孟师贤。

    “坐。”赵官家一挥手,自己率先在沙发上坐下,众人也都跟着坐了。

    “兵部的清单我看了,户部的意见是什么。”赵嘉仁准备处理这件事。

    “官家,这清单里面的东西花了太多钱。”孙青马上讲述。他是干部出身,并不知道以前大宋朝廷里面的作派。现在赵官家的作派很简单,遇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故意拖延不办的人就只能祈祷赵官家不知道此事。

    “做甲胄头盔的皮革,铁片,线,这些便宜。做武器的钢也不是问题。做衣服的布匹可以接受。现在就是这个青铜和丝绸。这两样都不便宜,宋军铸炮要用大量青铜,现在国内棉布大行其道,商人竭尽全力把能弄到的每一匹丝绸出口到海外去。国家税收刚刚持平,这两样就要花不少钱。”

    听了孙青讲述的内容,郑捷立刻辩驳道:“我堂堂大宋,难倒还会因为这么五百匹丝绸和五千斤青铜为难。”

    孙青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他正色答道:“大宋要用钱的地方多得很。怎么用总得有个道理。若是只讲我大宋怎么会缺这点东西,国家就会大乱。”

    郑捷听这话有明确的指责,非常不高兴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青板着脸答道:“军队讲的是纪律,户部讲的是财政纪律。任何出处都得有正当理由,这就是财政纪律。”

    这话说完,户部尚书和兵部参谋长就开始互相瞪视。瞪视片刻,就都看向赵嘉仁。

    赵嘉仁笑道:“大家不用着急,让你们来的目的就是要沟通。兵部想要到这么多物资,就得提出能够说服大家的理由。郑参谋长,讲出来。”

    “天时地利人和,这个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和蒙古人打仗是我们早就确定的事情,让河北汉人和蒙古人打,这一件事就省了多少国库支出,孙尚书不会想不出来。我只讲现在孙尚书可能担心的事情,那就是我们能不能打赢。若是打不赢,所有的投入都打水漂。想打胜仗,领军的人物得可靠,论冷兵器作战,咱们宋军里头张将军绝对是数得上的人物。”说到这里,郑捷指了指张世杰。

    孙青尚书一开始只是以为张世杰完全投奔赵官家之后再次被启用,没想到张世杰这是被委以重任。继续听郑捷的讲述,这个人事任命也非常合理。大宋将官里面河北出身的也就是张世杰,从他投奔了大宋之后就一直在前线作战,立下不少功劳,对于大宋非常忠诚。这样的人作为河北汉人军队的总指挥,是一个从道理上非常合适的人。

    有了将领,剩下的就是作战的军队。郑捷坦率的承认,现在河北军队的战斗力不强,不如蒙古军队。所以才要用更好的装备让他们减少损失,让他们能够在战斗中存活并且成长起来。

    “孙尚书,我们大宋的军队之所以现在所向披靡,是因为我们的军人从来不躲在安全的地方,而是每次都要战斗。每一轮退役的指战员存活率都在90%到95%之间。大家活下来了,积累了充分的战争经验。挑选出优秀的军人成为指挥员,对于错误也总结归纳。不断的改进我们的训练和作战。若是每次来战斗的都是新兵,那是给蒙古人增加经验。给他们装备的好些,就是为了这些。”

    听了郑捷的解释,孙青觉得郑捷这十几年的从军经历是真学到东西了,但是这些还不足以完全说服孙青。孙尚书问了一个他一直很不解的问题,“让河北义军学会使用火器有什么不好?你所担心的事情都能解决。”

    郑捷看了赵嘉仁一眼,见到赵嘉仁微微点头示意,他这才扭头对孙清说道:“河北汉人若是能靠他们自己打败蒙古人,你觉得他们就不会用火枪抵抗我们宋军的北伐么?”

    孙青一激灵,他的确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仔细一想,便觉得整个安排豁然开朗。武装这么一票河北汉人,并不是要制造一支能够和宋军有同等战斗力的武装力量。使用冷兵器倒是很合理的手段。

    “怎么样?”郑捷趁热打铁的问道。

    孙青点点头,诚恳答道:“我觉得能接受郑参谋长的解释。不过我还是有些事情想和官家谈谈。”

    郑捷没想到孙青到了此时还这么负隅顽抗,脸色登时就变得非常不爽。赵嘉仁并没有不高兴,他爽快的说道:“郑参谋长先出去,我和孙尚书谈谈。”

    “官家。”郑捷还想为他自己争取一下。

    赵嘉仁扭头看了郑捷一眼。只是这么一看,郑捷几乎本能的站起身,应了一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