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98章 礼部新使者(下)
    马车的车轮压过路面,发出辚辚的声响。吏部尚书刘猛靠坐在车里,觉得脑袋蒙蒙的。最新吏部人员数量增加了数倍,工作量也增加了数倍。到了这么晚才解决了工作,刘猛觉得精疲力竭。

    窗外的雨下个不停,气温也不高。刘猛觉得自己充分感觉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感觉。那是精气好像被抽空的感觉,此时需要的是在温暖的浴室里面泡个澡,再喝杯热茶。从内到外的全面温暖自己。

    就在这种欲断魂的状态下,刘猛闭上眼睛,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让自己感觉更舒服一点。好像只是闭了一瞬的眼睛,刘猛就听到秘书说道:“尚书,到家了。”

    “啊?这么快?”刘猛用力睁开眼。然后就明白自己方才已经在马车里睡着了。

    下了车。饱含湿气的凉凉空气让刘猛感觉清醒过来。他突然觉得也不一定非要泡澡,也许只要一杯热茶,再好好的泡脚就行。现在烧好能够泡澡的热水,对家里实在是比较麻烦。

    到了家门口,就见到客厅里面竟然有灯光。刘猛觉得有点意外,他老婆出身不富裕,对于大晚上使用蜡烛比较介意。今天怎么会在客厅里面点灯?

    一进了家门,刘猛就看到宋公明在屋里。

    “尚书。你要给我做主!”宋公明的声音里面都是委屈。

    刘猛看着在旁边陪着的老婆,心里面就叹口气。这局面他他见过太多,吏部这种地方管理天下的官员,来这里求官的当然多的很。来这里告状的同样非常多。便是身为尚书,有些人也不能不见。

    “你给我烧点洗澡水。”刘猛对老婆说道。这等告状的都不会三句两句就完事,倒是有了烧洗澡水的时间。

    就如刘猛所料。宋公明开始对礼部尚书熊裳进行了猛烈攻击。刘猛本来还以为熊裳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听着听着就明白了是宋公明的差事被熊裳调整了一下。宋公明觉得这等事不应该。

    前面说了大概十分钟,宋公明在最后愤怒的说道:“熊裳太欺负人了。尚书要给我做主!”

    “啊……小宋,咱们也认识了十几年了。我给你说个办法,只是担心你不肯听。”刘猛说道。

    “尚书肯帮忙,我当然肯听。”宋公明立刻说道。

    “你要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那就赶紧调动职务。我管吏部,你这样的在别的部门基本都能干。你觉得如何?”刘猛说道。这不是刘猛在大话,当下有经验的干部哪里都缺,倒是熊裳这种官员反倒不好调动工作。

    “我……我为啥要走?要走也是熊裳走吧!”宋公明讶异的说道。

    “你现在要是让我帮着你收拾熊裳,我是做不到。”刘猛给了个答案。说这话的时候,刘猛心里面突然觉得自己这吏部尚书干的很委屈。大家都是出了事情之后跑来诉苦,来寻求帮助。还真没见到有人为刘猛做点啥。是的,这帮人每个人来的时候都拿了点礼物,但是刘猛会缺乏这点东西?刘猛家族一年在南海的收入超过十万贯,刘猛自己更是有大量投资。现在的大宋国内,需要刘猛仰视的人屈指可数。

    “尚书,我不是让你帮着我收拾熊裳。”宋公明连忙说道。他虽然也想过搞掉熊裳,然而仔细想了这个目的,宋公明感觉自己完全无处着手。因为反对礼部尚书的决定,所以推倒礼部尚书的事情并不符合朝廷制度。如果是熊裳觉得下属办事不力,所以让下属被撤职,这个更加符合制度。

    “那你是想让我给熊裳联络,让他改变念头,让你负责和蒙古人谈判?”刘猛问。

    “是。”宋公明答道。

    “小宋。我和熊裳都是尚书,他为什么一定要卖给我面子?这件事我不卖给他面子,我又能把他给怎么样?”刘猛问。

    和刘猛来了这么一番对话之后,宋公明已经冷静下来。如果是要坚持己见,回答起来会非常容易,直接告诉刘猛就是要逼着熊裳答应。然而宋公明发现自己也许有理由去要求熊裳,却没有理由去要求刘猛。刘猛不欠宋公明什么。

    能够在几年前就被赵嘉仁安排去给蒙古的孛儿只斤·郝仁万户讲述唯物主义理论,宋公明已经明白自己该怎么选择。他按捺住恨恨的情绪,尽可能平静的对刘猛说道:“尚书。我回去之后再和熊裳谈谈。如果他肯答应我的要求,我就留在礼部。如果他不答应,你能给我安排新工作么?”

    见到宋公明没有如同那些渣渣一样说些屁话,刘猛倒是觉得很开心。很多人前来求刘猛的时候,依照的是那些‘我们是亲戚’‘我们是朋友’‘我们是xx’,所以刘猛你就要依照道义来给我们办事。

    刘猛曾经被这些人气到有些恨之入骨的感觉,现在他已经懒得再废话。既然那些人觉得刘猛可以欺负,刘猛又何必把他们当人看。宋公明的应对倒是在刘猛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过是安排个工作而已,吏部就是干这个的。

    送走了宋公明,刘猛到了厨房。就见他老婆已经在火炉上坐了一大锅水,伸了指尖轻轻触碰一下,这一大锅水距离烧开还有不少距离。

    “我们要不要买个那种可以直接在下面烧煤的那种洗澡桶?”刘猛忍不住问道,那种桶能让洗澡水持续升温,加热速度变快很多。

    刘猛的老婆叹道:“不就是这么几天么。等着几天过去之后,咱们晒水的炉子不就有热水了么。”

    “到了冬天呢?”刘猛给自己找理由。

    “到了冬天,你不就跑去澡堂洗澡么?”刘猛的老婆更加反对了。

    被老婆这么讲,刘猛反倒更加来劲了,他努力解释道:“我是觉得要是在家里面有这么一个带烧水的洗澡桶,咱们不都方便了么?”

    刘猛的老婆对刘猛这莫名的坚持很是厌烦,她答道:“那种桶需要经常杀菌。我们都上过课,里面讲过,浴缸要是只有一个人用可能还好些。要是好些人混合用,那就得非常注意才行。你要烧水,我就给你烧了。你还想怎么样?”

    这么一件,刘猛终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本烧水的事情是不用刘猛的老婆来做的,他家雇了保姆。但是因为宋公明的关系,刘猛的老婆倒也得熬到这么久。

    “以后谁来找我。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把他们撵走。”刘猛说道。

    对于这么一个体贴的建议,刘猛的老婆点点头,却没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刘猛去参加会议。在熊裳做礼部简报的时候,刘猛很自然就更注意了一些。熊裳的简报非常简单,蒙古那边已经提出了比较明确的要求。希望大宋这边提出赎回先帝、太后、太皇太后以及俘虏走的大宋贵人的赎金。

    这话刚说完,兵部的郑捷就怒道:“那帮蒙古人是没睡醒吧!竟然敢向我们索要赎金!”

    其他年轻的人员对蒙古的要求也表示了愤怒,大家都是上层,明白现在没有爆发战争的原因只是官家觉得需要先完成土改。否则的话,三十万正规宋军就已经杀进河北了。蒙古这种不知死活的做法超出了众人的底线。

    刘猛并没有激动。他比眼前这帮人更年轻的时候见识过类似的事情,那时候赵嘉仁早就想摧毁把持南海航运的大食海商,首当其冲的就是作为代表人物的蒲寿庚。距离蒲寿庚为首的大食海商覆灭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和老战友们讨论过去,刘猛发觉自从赵嘉仁决定消灭蒲寿庚为首的那帮人开始,蒲寿庚就没有丝毫胜算。要是蒲寿庚聪明的话,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乖乖跑路。但是蒲寿庚并没有做出那样的选择,他们倒是不停的对抗,正面对抗不行,就想尽办法打击赵嘉仁的周边势力,想尽办法给赵嘉仁找麻烦。现在的蒙古和那时候的蒲寿庚相比,貌似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想到这里。刘猛抬眼看了看赵嘉仁,就见到赵官家神色平淡,静静看着那些因为觉得受到小看所以愤愤不平的高级官员。看着其他人,就见熊裳并没有因为被小看而愤怒,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的人们。

    这个熊裳在想什么呢?刘猛心里面有些好奇。原本刘猛觉得礼部衙门比较冷,这么一个冷衙门,内部总该相对安定。见识了宋公明的折腾之后,刘猛觉得熊裳的日子也许并不清闲。

    在众人恼怒的发言中,赵嘉仁开口了,“你们先静一静。”

    会场里面顷刻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赵官家。赵嘉仁脸上很冷淡,声音就显得冷酷起来,“对于临安总投降的那些人,我觉得他们背叛了大宋,背叛了中华,被蒙古人俘虏也算是罪有应得。这点,我不知道大家的意思和我是不是一样。”

    如此冷酷的发言让所有人脸色都大变,特别是那些格外夸张了自己情绪的那些人,表情变化的更多。

    赵嘉仁则继续冷酷的讲下去,“我的想法很简单,等我们北伐之时,把他们从蒙古人手里夺回来。这才能证明我中华有人,这才能证明我们大宋因为刀剑失去的一切,我们大宋一定会用刀剑夺回来。”

    “要是那时候蒙古人杀害了先帝,我们是不是会被责怪?”户部尚书孙青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司马考非常不快的答道:“先帝投降蒙古人,蒙古人杀先帝,我们怎么错了?”

    不少人都知道司马考对于那帮没骨气的家伙很鄙视,而且这话也有道理,司马考虽然情绪激动,但是这话并没有亏理。就在众人觉得这个争论就该过去的时候,孙青却不依不饶的说道:“我等乃是大宋的臣子,先帝被抓走。我等当然有责任。不然的话,哪里还有臣子之道!若是把过去的官家和现在的官家分开来看,我觉得不合适。”

    这发言结束,不少人都变了脸色。所谓道义这东西在紧急关头是起不了作用的,譬如被蒙古人俘虏走的前太皇太后谢道清,命令在朝堂张榜说“:我国家三百年来,对待士大夫不薄。我与嗣皇帝遭遇国家多难,你们大小臣子们不能出一计以救时艰,京官则弃官逃走,地方官则丢印弃城,逃避艰难苟且偷生,哪里还像人的作为?又怎么见先帝于地下?天命并未改变,国法尚还存在。凡在官府者,尚书省即发与一份薪水;弃国而逃者,御史台纠察上报。”

    这话说的非常对,大宋就是养士三百年,士大夫与官家共治天下。在这三百年里面,士大夫们享受了巨大的利益,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但是最终的结果不是士大夫因此为了大宋牺牲性命,而是士大夫选择抛弃大宋这个失败者。

    从残酷的现实角度来看,失败者必然被淘汰,然而这等事可以做,却不能说。能说的就必须是孙青的话,君臣有别,臣子就不能对君主讲出这么冷酷无情的话。如果赵官家允许这么做,就意味着在他面对失败局面之时,就必须坦然接受臣子抛弃他的行为。这是当政者不能允许的。

    刘猛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他看向老朋友司马考,司马考家是进士家族,刘猛家是新贵,两家已经有人结亲。所以刘猛内心还是忍不住偏向司马考一些。

    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下,赵嘉仁开口了,“决不许投降蛮夷!投降蛮夷就不仅是背叛大宋,而是背叛了华夏。朝代轮替,那是我们华夏的事情,和蛮夷无关。谢道清等人已经被褫夺了所有在大宋的尊号。”

    这理由颇为生硬,群臣倒是觉得很合理。大家莫名的感觉到,这时候任何完备的细腻的优雅的评价,都只会起到副作用。必须得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手段才能管用。

    “礼部提交的方案不错,就派人去做。”赵嘉仁给这个尴尬的问题画上了句号。

    刘猛觉得一阵轻松,总算不用讲述这么让人觉得难以接受的问题。但是他又忍不住觉得宋公明有点可怜,如果没有孙青横插一杠子,宋公明是有机会能够和熊裳再谈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