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92章 滑县和议的后续(下)
    大宋320年5月17,也就是大宋320年国庆过去之后的第十天。大元的首都大都并没有如同杭州那般进入梅雨季节。此时的大都天气已经比较热,麻布衣服缝隙大,透气,穿在身上比较凉爽。有些不耐热的百姓已经穿了麻布单衣。

    郝仁万户穿了棉布单衣,正坐在忽必烈大汗旁边,听着他的婶婶弘吉剌·察必对忽必烈讲述着全玖的可爱。

    “这女子谈吐就是让人喜欢。真真不知道她的心眼就那么玲珑。”

    “被你这么讲,想来她是很讨喜的。”忽必烈大汗很随意的答道。

    “不过她好像受不了北方的水土,动辄就生病。看着那憔悴的模样,真让人心疼,大汗不如放了她回南方吧。”察必皇后劝道。

    全玖是度宗的皇后,临安总投降之后被送来了大都。郝仁对此人不熟,更没兴趣搭理主持临安总投降的这帮废物。和赵嘉仁有过这么多往来,郝仁对大宋皇室唯一的好奇只剩下一下,那就是为何赵嘉仁没能早早的当上皇帝。至于全太后,完全不在郝仁的考虑之内。

    忽必烈倒是接起了这个话头,他笑道:“你这么喜欢全玖,若是她回了南边,你难道不想她么?”

    察必皇后一听倒是有些愣住了。全玖是因为惹得察必皇后怜爱,察必皇后才愿意在忽必烈面前帮她说项。若是这么可爱的人回到了南方,又有谁可以给察必皇后解闷呢。

    “我觉得不妨这样。”忽必烈建议道,“你也觉得这女子心眼玲珑,就让巴斯巴国师把她的心挖出来制成法器。等着女子南归,也能留下个想念。”

    “还能如此?”察必皇后讶异的问道。

    “巴斯巴国师的手艺你还不信么?他用宋理宗的头盖骨做了嘎巴拉碗,这不就飞黄腾达了么。密宗善于用活人制作法器,这是祖传的手艺。”

    “真有这么灵验?”察必皇后很是怀疑。

    郝仁听的目瞪口呆。把心掏出来人不就死了么。不管巴斯巴国师的手艺如何靠谱,不管密宗用活人做法器的手段如何祖传。那个前皇后全玖被掏出心来,是一定死定啦。察必皇后没有注意到这点,真不知道该说她是笃信宗教,还是该说忽必烈大汗语气太轻松,以至于他的态度没有被理解。

    “密宗的秘法甚多。各种咒术真的能千里之外取人性命。”忽必烈大汗兴致勃勃的说道。

    “真的?上帝保佑,罪过罪过。”察必皇后低声祷告。

    郝仁更加不解了。察必皇后这番的举动更像是一个聪慧的女人,可她为什么就跟没听明白忽必烈大汗的讽刺一样。

    “大汗。出家人当有慈悲之心,这种咒人致死的手段,还是不用的好。”察必皇后继续说道。

    忽必烈大汗点头表示赞同,“嗯嗯。该有用的时候就要有用,若是没用,还是不用的好。”

    “那大汗可否答应把全玖送回南边?”

    “郝仁,给皇后讲讲你续签了滑县条约之后宋国的应对。”

    郝仁没想到自己就被这么被拎出来。只能硬着头皮讲道:“皇后,宋国是铁了心要和我们打到底。我去年与宋国续签滑县条约。之后我们希望能够与宋国签署永久和平条约,宋国是坚决不肯。除了不肯之外,宋国官家此次国庆时还公开讲,宋国的目的是混一华夏。他所谓的华夏包括他们汉人曾经到过的土地,不管是汉代或者是唐代,只要汉人曾经到过的地方,都是华夏。还包括我们草原。”

    “那你们为何不就此事去质疑宋国官家?”察必皇后问道。

    “啊?”郝仁很是不解。他觉得这说法实在是太女人气。也许是最近沉迷于宋国的漫画,挠挠脑门,在郝仁万户脑海里就浮现出外交场景。

    蒙古使者身着蒙古服饰,率真的问道:宋国官家为什么要发表敌视大元的言论。

    宋国官员一脸不屑的回答:关你们屁事。

    蒙古官员怒道:宋国官家都草原都划到宋国地图里面啦!

    宋国官员:不喜欢听,就躲到墙角画圈圈去吧。

    蒙古官员:你这是要打仗么?

    宋国官员:打就打!谁怕谁!

    ……

    用力摇摇头,郝仁万户竭尽全力把这些不怎么正经的想象从脑海里驱逐出去。然后就听皇后继续问道:“为何摇头?”

    “皇后,若是直接问。还不如下令伐宋。”郝仁答道。

    “你们男人的心思真是奇怪。若是觉得宋国官家言辞不当,就直接派人问宋国为何不停了战争。便是要打仗,也让宋国知道想发动战争是宋国官家,而不是我们大元。宋国定然有许多人相打仗,也定然有许多人不想打仗。若是我们反对战争,何不让宋国人明白我们大元坚守和平。”

    郝仁觉得自己脑门上如同那些漫画里面出现了阴影和三条竖线,蒙古人坚守和平,这也就是皇后能够说出来的话。关键是这话你说出去没人信啊!

    “话说出去,也许有人信,也许没人信。但是不说出去,一定没人信。现在我大元可否说过这些?”

    “……皇后教训的是。”郝仁用敷衍的话术表达了拒绝。郝仁所知道的大元是一个上层非常想征服宋国的大元。现在不愿意动手只是因为没有获胜的把握。至于真心与宋国求和,在大元上层是根本没有的事情。所以皇后要说什么,就让皇后说。做决定的事情,乃是旁边的忽必烈大汗的任务。

    “大汗,不如就送全玖回南边?”察必皇后转头继续劝说忽必烈。

    “不行!”忽必烈爽快的拒绝了皇后的要求,“宋国必然得寸进尺。”

    “不送。宋国就不得寸进尺么?”

    看到老婆的坚持,忽必烈站起身说道:“全玖可以送回去,只是得把心留在我大元。郝仁,我们出去走走。”

    郝仁万户跟着大汗出了金殿,他以前没怎么接触过皇后,只是听说皇后很贤惠。这次见到之后,他个人很欣赏皇后。不过在方才的对话里面,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于是郝仁问道:“陛下,那个做法是怎么回事?密宗说能够咒死赵嘉仁?”

    “哼!”忽必烈恨恨的应了一声,“那帮密宗若是做不到,早点实说不就好了。难倒还得令他们佩符入火么!”

    郝仁听了之后噗哧就笑出声来。随着藏传佛教的巴斯巴国师开始受命创造蒙古文字,藏传佛教拥有了压倒性的优势。释教乘势要求朝廷追究曾经蒙哥禁断、但尚流行于世的道教伪经。忽必烈就在至元元年年初命释门诸僧、翰林院文臣偕正一天师张宗演、全真掌教祁志诚、大道掌教李德和等人,会集长春宫,考证道藏诸经真伪。释道辩论达数十日之久,结果除《道德经》外,其余道教经典悉被判为伪经。

    释教敦促朝廷再次下令焚经,忽必烈说:“道家经文,传论踵谬非一日矣。若遽焚之,其徒未必心服。彼言水火不能焚溺,可姑以是端试之。俟其不验,焚之未晚也”。

    针对道家对符箓的吹嘘,忽必烈大汗命令道教诸派各推一人“佩符入火,自试其术”。张宗演等人惊慌失措,承认“此皆诞妄之说。臣等入火,必为灰烬,实不敢试,但乞焚去道藏”。

    现在看,随着战事不利,忽必烈大汗已经开始需求怪力乱神的襄助。很明显,密宗并没有吸取之前道门的前车之鉴。而有病乱投医的忽必烈大汗却把密宗的把戏当成心灵慰藉。而结果很明显是密宗没有能够满足大汗的愿望。

    “大汗……那些怪力乱神的话,不可信。”郝仁忍不住劝道。

    “我命人拷问宋朝宗室,怎么听那些人说赵嘉仁就懂秘术。”

    “大汗,他们要是真知道这些,当年临安投降之前为何不跑去投奔赵嘉仁?”郝仁苦笑着答道。

    “或许是来不及?”忽必烈有些迟疑。

    “他们自己会说是因为来不及。其实哪里会来不及!他们那是为了少受刑,所以编出来的瞎话。宋国官员见到临安朝廷根本没救,都各自散了。那些临安城内的宗室若是想逃跑,定然能跑掉。”

    “嗯……”忽必烈沉吟起来。

    看着陷入封建会道门骗局的忽必烈,郝仁忍不住劝道:“陛下。我们蒙古打仗,虽然都有萨满做法。然而成吉思汗与……托雷,哪次打仗是听萨满指挥。他们侦查敌情,侦查战场。把敌人诱到他们不能出力之处,以我十成之力痛击只有一成之力的敌军。于是便能大胜。我军便是拐子马冲阵不行,也远没到不能与宋军作战的地步,只要……”

    “够了!”忽必烈大汗用恼怒的声音喝道。

    郝仁心中一凛。他没想到忽必烈大汗对于黄河战役还如此耿耿于怀。在战役最后,忽必烈与伯颜大帅都在关键时刻放出了人马都披甲的蒙古重骑兵。然后那数千重骑兵全军覆没,造成了几十年来蒙古征战中最惨痛的损失。

    难倒忽必烈大汗到了现在都没能找出破敌的办法么?郝仁不得不这么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