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74章 走私,大哥别笑二哥
    “郝仁,听说你私下贩卖钢锥?”

    听了忽必烈大汗的问题,郝仁万户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按照蒙古的规矩,郝仁这种级别的人做这点买卖可以说是完全应当。就郝仁所知,在大元这边的孛儿只斤族人各个都有自己的买卖。掌握了大量专卖权的忽必烈大汗就是其中玩的最大的一个。

    然而从郝仁所认同的汉制下,专卖权就属于皇权的一部分,皇权神圣不可侵犯,专卖权也神圣不可侵犯。听闻在大宋,便是赵氏宗亲也不敢触碰到这部分问题,他们敢如此胡来的话,也会受到惩戒。

    好多年头在郝仁万户心中快速转过,最后郝仁万户开口问道:“陛下,不知提及此事的人到底意欲如何?”

    忽必烈大汗没有立刻回答,这让郝仁感觉整个人都好了许多。忽必烈大汗责问人常见的情况是,当那人做出否定的回答时,大汗会立刻继续诘责那人。现在大汗没有继续说下去,郝仁自己判断自己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就最近经历的事情来看,郝仁没办法将忽必烈大汗定位成制度的坚定守护者。以一位手腕灵活的统治者来看忽必烈,朝堂上所有问题都可以归于利益斗争问题。至于郝仁是不是真的违背了专卖制度,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何有人要揭发郝仁违背了专卖制度,揭发者肯定是出于他们自己的个人理由,而不是忽必烈大汗的利益。

    君臣兼叔侄两人暂时在金殿上干耗着,最后先开口的还是忽必烈,“郝仁,自从你开始接手府兵的差事,便有众多事情处置不清,便给我少惹些事情。”

    忽必烈的话说到这里,郝仁就知道此事大概是可以过去了。若是大汗一定要追究此事,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郝仁万户过关。不过郝仁万户并没有因此而大意,大汗将他叫来绝非是为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果然,忽必烈继续问道:“水军的事情你准备如何处置?”

    “臣以为可以先将水军解散,然后由各军统领收拢兵队。若是朝廷有差遣,直接命各统领带队。”经过昨天的长谈,郝仁已经决定采取阿合马的立场,就是让现在的模式这么继续下去。调动军队的权力在忽必烈大汗手中,大汗准备怎么询问那帮水军统领都是大汗的事情。郝仁身为孛儿只斤家的万户,想什么都掺乎进去并不容易,想逍遥快活的置身事外,那是非常容易的。

    听完了郝仁的回答,忽必烈万户答道:“如此甚好。”

    郝仁心里面也登时轻松起来,只要能够得到忽必烈大汗的认同,他也就不用担心别的什么。果然,大汗之后对郝仁的生意一字未提。

    下朝之后,右丞相阿合马就跑到郝仁家拜访,他带着心有戚戚焉的表情对郝仁说道:“万户,那些奸人平日里就一直诽谤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敢诽谤到万户这里。”

    郝仁用并不怎么友善的眼光看了阿合马一眼,揭发郝仁贩卖钢锥的奸人绝非一个。若是只有一个人急匆匆的跑来告状,除非这人是郝经或者真金,否则的话忽必烈大汗完全没必要为这么点小事把郝仁拽出来问话,这必然是有不少奸人们之前已经告状。这些告状的奸人里面有多少是阿合马的人,郝仁万户很是怀疑。

    看见万户质疑的目光,阿合马连忙说道:“万户,这里面绝没有我的人。”

    郝仁万户哼了一声,却没有就此说什么。他问道:“我只听说有不少人都做些买卖,却不知道他们都是哪路,都做什么买卖?”既然自己已经遭到了敌人的攻击,郝仁万户觉得自己再不能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对周围一无所知。

    阿合马立刻就眉开眼笑,郝仁万户增加一些斗争的心思,在阿合马看来是大大有利的。这位右丞相立刻就将大元此时私下买卖的山头讲述了一下。当然,所讲述的都是别人家的山头,并不会触及阿合马的山头。

    郝仁万户最初还有些气鼓鼓的,听着听着,愤怒就被讶异替代。万户知道现在大元很多人将大宋生产的民用品贩卖到大元,他没想到这种贩运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规模。原本郝仁万户因为出售了十几匹上等蒙古马而感到有点不安,现在经过右丞相阿合马的讲述,光是去年阿合马所知的太子党里面就贩卖了超过500匹的上等马。

    听了这个数据,郝仁就忍不住把这个数字乘以二。他并不相信大元只有太子党在贩卖上等马,阿合马为首的‘财税帮’只会卖的更多。有过亲身经历之后,郝仁很清楚上等蒙古马能换到多少好东西。在蒙古贵人与大元上层赚到巨大利益的同时,大宋每年也增加了一千匹上等马。

    辛香料、布匹、纸张等消费品由大元皇帝忽必烈大汗垄断,由各家参与的都是一些他们各自的产品,主要是工具类。

    介绍了一阵,阿合马说道:“万户,那些儒臣若是都如万户这样,选了针线与锥子的买卖,我便一句也不会说。可他们偏偏不做这些买卖,做的都是直接攸关国家税收的买卖。譬如大元的农具,农具都是朝廷专营,这帮人就想着弄来贩卖。这不是在挖国家的根本么!”

    郝仁没说啥,他不知道阿合马这话是简单的叙述,还是有什么内在的含义。至少从阿合马的描述中,郝仁看得出大元大部分人对于大元农具和大宋农具的评价和他一样。郝仁没有贩卖农具,却通过走私的方式购买到大宋农具。也就是说,郝仁万户并没有支持大元货,变相的让大元少赚了不少钱。

    等阿合马讲的差不多了,郝仁说道:“右丞相,不知你可否愿意将这些给我写个出来。”

    听郝仁万户这么讲,阿合马连声应道:“这是应该的!应该的!”

    第二天,郝仁就拿到了厚厚一摞黑材料。为了避免郝仁万一出现遗失,阿合马还专门给了郝仁万户三份。希望郝仁万户能够私下告状的意图昭然若揭。

    拿着这份东西,郝仁万户觉得心里面终于安心不少。阿合马给的这些东西也不能全信,但是有这些东西在手,至少不会有无处下手的感受。

    在距离大都六百里外的济南,大宋情报局济南处的工作人员手里也有类似的名册。与郝仁万户手中的这份不同的是,大宋的走私名册包括了大元财税帮的名单。因为没有针对性对比,大元财税帮与大元太子党之间也不好说谁更不清廉一些。

    济南在德州对面的黄河南岸新建了一个惠民镇,专门针对大元来的客人销售大宋的产品。到了春天,前来这里的客人数量明显变多,民用品市场就活跃起来。

    很快,销售人员就感觉事情不太对头。最新消息就送往济南,在济南的情报处也感觉很不对头,最新来的这帮人用越来越多的蒙古马来交换商品。

    “会不会是马匹有什么问题?”这是情报处的第一反应。

    大元皇帝忽必烈严令禁止马匹出大元卖给大宋,这个政策在大元也执行的一直不错。现在怎么突然间就发生了变化么?

    “是不是蒙古那边终止了这个禁令?”处长问收集大元境内政策的干部。

    干部摇头,“没听说过有这等事。我觉得蒙古也不会敢这么做。我大宋现在比蒙古差的只有骑兵,若是蒙古大量卖马给我们,那不是上吊自杀么。”

    这个解释得到了情报处的认同,蒙古想来是不肯这么做的。

    “那些卖马的都是熟面孔么?”处长问道。

    “新来的都是生面孔,他们卖的马要么是常见的货色,要么是小马。这些人要换的倒是挺多,基本都是农具之类的东西。没有一点是消费品。”

    “口音呢?”

    “新来的都是河北口音,没有蒙古人。”

    情报交流之中,带来的是更多的疑惑。对这突如其来的卖马**,众人开始不理解这帮新出现的卖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情报局越来越觉得担心,这样的变化搞不好是要出什么大事吧。难道是蒙古人准备先在这边大卖一票,然后突然过来抢一把?又或者是马匹有什么暗伤,送来之后很快就死掉?又或者是根本没有生育能力?

    没人敢对这样的局面视若无睹,情报局除了将最新情况通报给济南战区的负责人,还给大宋情报局总局发了电报。情报总局也分析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总局位于杭州,大家完全不担心蒙古人会打过来。他们除了要求河南情报处配合了解之外,还要煽动情报处的人员小心谨慎,不要松弛,也不要过分紧张。

    这样的话送到山东,大概也只有安抚的作用。至少山东情报处的人员只是明白总局并没有对大家横加指责,而且知道有这么回事。在整体事件上并没让此事格外的推进。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大家很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