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62章 大宋320年元旦(二)
    齐荣非常关心自家的生意,即便如此,一进舞会主会场,他还是呆住了。前来引路的侍从与侍女都穿着一种齐荣没见过的小礼服,看上去干净利落。光是这外表,就让齐荣心中感叹,赵官家手中实在是有太多人才。现在钱庄业务大增,到处都需要能干的人手。而能干的人手哪里那么容易找到呢?

    至于官家的排场,齐荣倒没有特别的在乎。舞会里面的器具很好,食物也很精致。只是还不到让泉州数得上号的有钱人齐荣感到叹为观止的地步。舞会赵官家在福州最初建立的,以泉州对奢侈和娱乐的渴望,这种交际模式很快就在泉州流行起来。

    那些有钱人可不肯落后,在食物与器具上争奇斗艳。看来看去,齐荣还是被赵官家舞会上的人员赶到眼馋。这样的年轻人若是肯到齐荣手下去干,看着比齐荣不少手下要强。

    没等齐荣垂涎太久,舞会就开始了。这更是让齐荣讶异,一般来讲,不该是等到主家出面之后才开始么?齐荣好歹也是个人才,这等事他自然不懂就问。齐叶听了这个问题之后看了堂兄一眼,这才答道:“官家是什么人物。又不是国家大事,在这等时候为何要他等我们?”

    齐荣立刻明白了这话里面的意思,他忍不住赶紧说道:“我可没有对官家不敬的意思。”

    “哥,官家心胸大得很。他担心出来的晚,让大家干等。现在召开舞会,就是让大家玩的尽兴。若是让大家受罪,何必请我们来。”

    听了堂弟的解释,齐荣有些呆住了。齐叶是完全站在赵官家的立场上做出的解释,而且这个解释也的确非常有道理,附和赵官家的地位以及赵官家的心意。可这种解释未免太诚恳,诚恳到简直是吹法螺的意思。

    当然,借给齐荣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公开表示对官家的质疑。如果质疑的话,那就是在质疑官家的道德。便是在大宋,这等话也是不能说的。音乐声中,已经有人开始跳舞,齐荣倒也不肯落后,他拉着新娶没多久的续弦,站到了舞场内。

    搂着美女在舞场里面翩翩起舞,是件很不错的事情。齐荣的年龄已经超过五十,对这样的新鲜娱乐活动可是非常在意。齐荣的续弦虽然出身不错,却从来没机会到皇宫来参加舞会。年轻的女子因为激动,脸都显得红红的。在音乐声中,很快就和丈夫一起旋转着踏进舞池。

    齐叶并没有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他属于比较懒的家伙,所以兴起过学跳舞的冲动,却没有真正去学过。这次他只是带了妻子与儿女前来,任她们去玩。现在随便一看,成年的官员的夫人们扎堆,看她们聊的开心,还有对着年轻人指指点点的样子。大概是有点相女婿或者看儿媳的意思。至于年轻人,则是依照性别分成两大群。

    能够不怎么分性别的则是孩子们,他们对于男女之事完全没概念。单纯是因为个人的直觉喜好而和喜欢的孩子在一起。所以小家伙们围着点心的自助餐,甜食和甜饮对他们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看家人都没问题,齐叶就向着舞场边的聊天所在去了。这里远离乐队位置,能够很好的说话。来参加舞会的未必都是愿意跳舞的,很多人就是冲着这种聊天场所而来。很多时候大家未必能够和其他想见的部门人员见面,有了舞会的基础,社交圈子立刻就大了许多倍。

    果然,齐叶走到了聊天的地方,立刻就有人招呼他,还有人已经给齐叶让出了位置。齐叶只是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直接问旁边的朋友,这次吏部没来人么?

    朋友摇摇头,“吏部只来了礼部刘侍郎。你也知道刘侍郎这个人的嘴那是出名的紧。”

    齐叶再次扫视了一圈,发现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吏部的人员。吏部管人事,所有的官员升迁考核都由吏部管理。所以吏部的人员一直比较低调,不愿意跑出来招摇。现在吏部的人员就更少了。

    “齐局长。吏部也许是忙吧。毕竟过年之后这么多六十岁以上的官员要致仕。”朋友对齐叶说道。

    齐叶微微点点头。不过这只是他一个比较习惯性的动作而已,因为齐叶发现点头会更容易让对方持续表达自己的态度。而齐叶更愿意听别人对他说话,所以慢慢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

    其实齐叶心里面未必认同这个理由。吏部是一直很忙,既然如此,那就意味着吏部根本不在乎多参加一次舞会。这次只来了一名以守口如瓶为特点的吏部官员,就意味着吏部是真的有大动作。至于是什么大动作,齐叶认为这次的事情绝不会是简单的让六十岁以上的官员致仕的问题。虽然对此非常在意,齐叶却不敢去问赵官家。一个大宋总钱庄的前去询问这等大事,怎么都说不过去。若是赵官家一句‘与你何干?’齐叶的面子是真的挂不住。

    既然没有办法去验证自己的想法,齐叶就干脆加入了谈话者的人群。这些谈话者分成好些不同的小团体,每个小团体关心的内容都不一样。譬如齐叶现在参加的这个属于对交钞非常有兴趣的一群。

    “齐局长。听说要发行新交钞了?”齐叶一坐下,就有人问。

    “第二十四届交钞本来就要如期发行,这有什么问题?”

    “我怎么听说朝廷有延长交钞使用时间的打算?”

    “那就是官家的事情。”齐叶给了一个非常暧昧的回答。

    在座的人里面有糊涂蛋,却也有非常聪明的人。当然也不乏自作聪明的,譬如一个二十多岁的娃娃瞪大了眼睛,有些激动的说道:“齐局长,就是说真的要是用更长兑换期限的交钞了?”

    对这么愚蠢的问题,齐叶心中一阵不爽。他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有必要这么敲定么?这么敲定对大家有什么好处呢?证明这位年轻人比别人更有分析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