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28章 禅让的进程(五)
    东钱湖早在晋代就有记载,被称为‘大湖’。这里地理情况比较特殊,到了唐代天宝年间,陆南金出任鄮县令,于天宝三年(公元744年)相度地势开而广之,将湖西北部几个山间缺口筑堤连接,修八塘四堰,蓄水三河半,在天然湖泊的基础上形成了人工湖泊。

    从此,这个面积超过20平方公里,蓄水超过3400万立方米的巨大湖泊就成了宁波农业中心。不管干旱或者多雨,东钱湖都能起到调节水源的作用。赵太尉土改之后,这里兴建起细致的灌溉以及排涝体系,让周边上千万亩的土地都成为一等一的良田。

    接到民兵出动的命令,陆家村村长陆顺天就带领村里的十名民兵乘坐两条小船出发。看着平滑的湖面,与陆顺天同船的民兵问道:“村长,你说今年还有草能捞么?”

    没等陆顺天回答,同船的民兵已经笑道:“哈!真没想到大家捞草竟然捞的这么干净。”

    陆顺天看着平滑的湖面,心中也颇为感慨。以前的东钱湖并非这样,因为是人工湖的缘故,这里湖水很浅。据军队派来的测量人员给的数据,这里的平均水深也就是两米多一点。在唐朝的时候,东钱湖肯定比现在要深。在三年前,因为葑草的缘故,东钱湖比现在要浅。

    葑草并非是某种植物,而是一类植物种群,主要包括湿生植物、挺水植物、沉水植物、浮水植物以及藻类和微生物。这些植物在生态系统中各有其不同的地位,发挥着不同的功能。因为不同的植物颜色不同,甚至有个“五色葑草”的美名。更直白的说,就是五颜六色的湿地植物。

    东钱湖本身就是个湿地环境,特别适合这些湿地植物生长。然而湿地植物茂盛起来,它们腐烂后沉积在湖底,吸附沉积的土壤,在水干涸的地方形成了‘葑田’。让原本作为水源地的东钱湖大大变浅变小。

    几百年来也有大宋地方官府数次清理葑草,都没起到很好的作用。赵太尉的官府建立之后,问题就得到了解决。蚯蚓是杂食性动物,它除了玻璃、塑胶和橡胶不吃,其余如腐植质、动物粪便、土壤细菌、真菌等以及这些物质的分解产物都吃。以前割了葑草,挖了葑田后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湿漉漉会变质的恶心玩意,赵太尉的官府将这些东西发酵后喂蚯蚓,生产出肥力超强的蚯蚓土。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当人民发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无本买卖,就会毫不迟疑的干下去。此时若是有官府能合理组织生产以及分配,这种行动就能战天斗地。

    赵太尉的办法就是交换。百姓们只要能够把割下来的葑草或者挖出来的葑泥送到东钱湖湖畔的众多蚯蚓场,就可以换取蚯蚓土或者蚯蚓制成的饲料。勤劳的百姓们闲暇时候就来这里割草挖土,割再多挖再多也不用掏钱。

    看着已经恢复了如镜湖面的东钱湖,陆顺天叹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东西肯定能再长出来的。”话虽然这么讲,陆顺天自己并不太相信。他知道庆元府(宁波)的东钱湖维护办公室有个计划。准备利用东钱湖自身分为数个区块的特点,用堤坝将把不同的水面隔开。丰水期尽量阻止水进入,用水的时候尽量使用,等到枯水期的时候露出湖底。一部分一部分大规模挖掘湖泥。

    这个办公室里面就有陆顺天的战友。他们觉得如果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就意味着东钱湖湖岸水深在三米以上,东钱湖的平均水深甚至能接近四米,水容量增加一倍。在陆顺天看来,这计划的工作量大到根本不靠谱的地步。

    聊了一会儿工作,就看到其他装载了民兵的船只在向湖边集结。大家又谈起这次剿匪的事情。东钱湖很久都没听说有过什么匪患,这次突然把大伙给集结起来,怎么看都有些稀奇。

    “村长,那些土匪都是哪里来的?”

    “不知道。”陆顺天果断的答道。

    “到那边之后会告诉我们么?”

    “肯定会。”

    果然如同陆顺天所料,集结的除了四百多民兵之外,还有百十号军人。这五百多人出发前,负责人就给大家讲了个话,“咱们东钱湖有一门三宰相,还有一门三尚书。大家知道都是哪家么?”

    “三宰相是史家。”

    “三尚书就不知道了。”

    “嗯!”负责人对大家的基本知识还算满意。他继续说道:“史家编造圣旨,谋杀太子以及太子的儿子。犯了渎职罪与谋杀罪,我们要去把史家全家给抓起来。这个史家就是那个一门三宰相的史家。另外还有余家,余天赐、余天任兄弟是尚书,还有余家还出了另外的尚书,这三尚书的余家与史家勾结,谋杀太子以及太子的儿子。都是罪不可赦。”

    军队还好,民兵登时就懵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集结在这里的目的是去抄东钱湖最著名的史家。负责人并没有给大家时间去讨论,讲完之后,他果断下令,“出发!”

    将近六百人的队伍分兵两路浩浩荡荡直奔目的地。陆顺天分在去抄史家的那队,史家有好大的宅子,却大门紧闭。这模样让陆顺天感觉不太对劲,马上就是农忙时节,便是不打开大门,也该有不少人进进出出。如此冷清必然有问题。

    部队快速围住史家大院,就有军队的前去敲门。连敲十几下,大院里面才有人回应。一个看着就是路人甲的家伙打开小门,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查水表!”军队的人说出赵太尉爱用,而这帮人完全不理解的战术用词。接着挤开门就冲了进去。

    没太久,史家大院里面已经都是宋军正规军以及民兵。陆顺天带着有些敬畏的心情看着宅子内部,这可是一门三宰相的史家。然而现实中的情况让陆顺天有些讶异,房子看着不错,那些雕花的木门与窗户看着也挺气派,比陆顺天村里面的房子好太多。然而里面却透着一种衰败的感觉。那感觉如同送进蚯蚓屋前的沤制区,充满了衰败**的感觉。新鲜的葑草切成碎块,混以粪便与葑泥,若不沤制就直接把蚯蚓放进去,蚯蚓是会大批死亡的。史家大宅因为缺少人气,也正在透露出开始衰败的感觉。

    从窗户看进去,陆顺天就见到屋里面颇为凌乱,好像有人草草的搜刮过一样。原本陆顺天以为会发生一场激烈的抄家战,现在看竟然扑了空。

    最新的消息很快通过有线电报传到了肃奸委员会,肃奸委员会经过整理,列出了一个收网名单。史家与余家的直系跑了个精光,看得出当过宰相和尚书,让他们的政治敏感度大增。

    宋理宗是1224年当上的皇帝,谋害太子的事情是在1220年之后开始发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68年。那帮犯案人早就死去,此次的行动是对主谋和主要实施者的家族实施株连。

    人跑了,丁飞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生气。他清清爽爽的在名单上签了字,命人送给赵太尉。下面的工作人员心里面有点嘀咕,丁飞这种举动在他们看来很有包庇史家与余家的味道。而肃奸委员会的工作本身就是抓捕奸党,肃清宋奸。

    丁飞完全无视别人的看法,因为他心里面真的挺高兴。如果史家与余家的人不逃跑,而是拼命叫屈,那就必然有一场激烈的法律和宣传上的攻防战。要把大宋著名的一门三宰相的史家打成奸臣,是需要很多努力的。

    现在他们逃跑了,而且有人在逃向大元,这可就是不胜之喜。只要史家有人跑进大元的地盘避祸,哪怕只有一个人,就可以把史家打成宋奸。那些没逃进大元的史家与余家人也百口难辩。一旦被定性为宋奸,剿灭史家就变得有强烈的正义性。如果肃奸委员会的同志们连这个都不理解的话,丁飞就只能觉得遗憾失望了。

    名单与最新情报送到赵嘉仁手里,赵嘉仁扫了一遍,就感觉到了丁飞的想法。一般来讲,赵嘉仁不考虑株连或者陷人入罪。这一次赵嘉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处决史家和余家来确立他的合法性。丁飞的应对非常得体。

    放下丁飞的报告,赵嘉仁看到下一份是司马考的报告。打开略微扫了扫,赵嘉仁就叹口气。这是一份更加政治操作的报告书。内容就是要改改族谱,创造一个赵嘉仁的老爹过继给废太子的儿子赵铨来继承香火的政治谎言。

    摸着自己的下巴,赵嘉仁心里面是十分的不爽。政治这玩意令人厌恶的地方就在于此,为了合法性,就得整出一套瞎话来。赵嘉仁若是被逼无奈,给自己找个过继的理由倒也罢了。现在是他得给他老爹找个过继的爹,从正常的人伦角度实在是够扯淡的。

    做事就得做全套。再扯淡,也得干完。赵嘉仁知道这个,然而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坚持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