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47章 无耻之徒
    忽必烈看着恭敬立在面前的范文虎,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这个混蛋就是抛弃了自己的职务逃回大都的,但是忽必烈发现自己竟然不想惩处范文虎。

    在淮西的问题上,忽必烈是先抛弃淮西的那个。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忽必烈不至于无法接受范文虎在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跑回大都。不过仅有这么一个理由的话,忽必烈也无法容忍范文虎。

    此时看着范文虎,忽必烈忍不住怀疑自己为何不想对范文虎下手。他的个性对于混蛋并没有什么耐性,可面前这么一个混蛋好像和别的混蛋大大不同。因为他总是选择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么?又或者是他其实只是个混蛋,却不是个自作聪明的混蛋?他的选择也是被迫而不是主动?至少忽必烈发现在范文虎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还是竭尽全力的。譬如这些年该缴纳的贡品,范文虎可是按时按点保质保量的缴纳。仅仅这一条,以蒙古规矩而言,范文虎不仅不该杀,还应该赏赐呢。

    忽必烈无法接受自己的沉默,他带着故意嘲讽的语气开口说道:“尔等何降之易耶?”

    范文虎毫不迟疑的答道:“宋有强臣贾似道擅国柄,每优礼文士,而独轻武官。臣等积久不平,心离体解,所以望风送款也!”

    忽必烈也问过别的降臣降将,对方回答的时候要么有些羞愧,要么急切的想表忠心。范文虎不同,他所讲的内容与其他降臣降将没什么不同,不过范文虎的态度让人看不出丝毫的激动。在此时就该说这样话,范文虎老老实实的完成了此时该做的事情。既无过之,也无不及。

    心中没了要惩处范文虎的愿望,忽必烈笑道:“正如所言,则似道轻汝也固宜!”

    对这样的羞辱,范文虎只是低下头,并没有丝毫反应。

    然后忽必烈决定放过范文虎,毕竟这厮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蒙古。

    下朝之后,范文虎离开朝堂。他心中对忽必烈非常感激,也非常欣赏。他一直没见过这种对下属不提出过分要求的上司,在大宋,所有上司在有需求的时候都要求下属无所不能。在没需求的时候都期待下属是一无所求的木头人。为了和这种上司斗争,范文虎不得不竭尽全力。蒙古大汗是位明主,他并没有提出任何超出范文虎能力范围之外的要求,范文虎当然就用他能做到的最好应对来回馈蒙古大汗。

    离开皇宫,范文虎见到了熟人。那是伯颜大帅麾下的万户哈士奇,这位万户在战争中失去了左手,所以平日里火气很大。范文虎对他印象颇深,有一次这位哈士奇万户因为无名之火,差点与范文虎打起来。

    对这样的人,范文虎还是觉得要稍微躲远点。可现在两人在同一条街上,马上就要擦肩而过。而那位哈士奇万户的左手已经带上了他骑马作战时候带上的铁钩。有了这玩意,他能够驾驭马匹。当然,这玩意在近战的时候只怕也有一定攻击力……

    就在范文虎脑子里闪过很多负面想象之时,却见哈士奇万户看到自己,然后哈士奇万户竟然给了范文虎一个笑容,接着骑着马与范文虎擦身而过。这下范文虎讶异了,他没想到在大都里面,蒙古万户居然这么能压制火气。

    如果范文虎跟着哈士奇万户继续走下去的话,他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万户直奔兵营,用虎符请了兵马,接着直奔一处寺庙。军队将庙宇围住后,门口的和尚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庙宇居然被蒙古军给围了。有些比较机灵的则被吓得急忙向里面冲,直冲到主持杨琏真伽那里。

    杨琏真伽此时正在给一位求子的女性做法念经,被打断了念经过程,他不爽的抬头喝道:“慌张什么?”

    “大师。外面来了许多军人。”机灵的僧人赶紧禀报。

    自从将宋理宗的头盖骨制成的嘎巴拉碗献给国师巴斯巴之后,杨琏真伽所在的庙接连做的法事中都有巴斯巴国师捧场,赚到的钱可不是一般的多。杨琏真伽连忙先给贵人女性谢罪,命令其他僧人继续念经,自己拽着那个机灵的僧人离开这里。

    看左右无人,他拽住那人的僧袍低声喝道:“你是不是乱说了什么?”

    “大师,我可什么都没说啊。”僧人连忙解释道。

    杨琏真伽眼珠骨碌碌转了转,连忙问道:“最近两天谁不在寺里?”

    僧人想了想,迟疑着答道:“大空师兄这两天不在。”

    听到这个名字,杨琏真伽大怒,“你为何不告诉我?”

    “大空师兄说他在外面的女人要生孩子了,他得去张罗一下……”僧人低声说道。

    杨琏真伽更是大怒,他一掌将那个僧人打了个趔趄,接着怒道:“什么狗屁女人,大空就是个相公!”

    而此时寺内已经传来佩戴兵器的军人们大步走动的声音,杨琏真伽眼珠慌张的一阵乱转。不过他最后还是挺直腰杆,整理了一下僧袍,手持念珠,尽可能镇定的走回到给贵人女性念经求子的僧房里继续之前的事情。

    哈士奇万户进来的时候,杨琏真伽神色自若,起身向他失礼。

    “杨琏真伽,你的事情犯了!”哈士奇万户喝道。

    杨琏真伽再次施礼后说道:“万户。这里有女施主,且不要吓到人家。而且我从未做过什么,又有何事犯了?”

    哈士奇万户看到这位女人是某位蒙古贵人家的妻子,也觉得自己这么干不合适,但是他已经得到了命令,便喝了一声,“把他带走。”蒙古兵一拥而上将杨琏真伽给捆上,押出了寺院。

    希望能够挨过去吧。杨琏真伽在心中叹道。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抓,之前他只是知道有厌胜法的手段,却也只是知道而已。用宋理宗的头盖骨做了嘎巴拉碗之后,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没想到巴斯巴国师数次来到了他的庙宇参加法事,让杨琏真伽所在的庙宇随即变得人满为患。当庙里负责会计的和尚把一大堆供奉的财物送到杨琏真伽面前,看得他满心欢喜,同时对于厌胜法再无怀疑。要是这玩意没用,为何杨琏真伽突然就积累起之前只能在想象中才能存在的财富呢?看来以前的手段没起作用,是因为没能够得到货真价实的好材料而已。

    用高僧的头盖骨做成的嘎巴拉碗能够帮助和尚们也成为高僧,用帝王的头盖骨做成的嘎巴拉碗就能帮助和尚成为国师。虽然巴斯巴国师在得到帝王款嘎巴拉碗之前就已经是国师,可这帝王款嘎巴拉碗带来的气运必然能够相助他继续稳如泰山的当国师。

    在巴斯巴国师来取走嘎巴拉碗之前,杨琏真伽开始怀疑如果这东西被拿走,气运也会随之消失。甚至被气运反噬。而且还有个念头冒了出来,如果他杨琏真伽能够继续持有帝王款嘎巴拉碗,会不会在气运的相助下,有朝一日替代了巴斯巴成为国师……

    于是杨琏真伽就找了高手匠人,用别的头骨做了一个影?宋理宗?嘎巴拉碗。真?宋理宗?嘎巴拉碗被仔细的藏起来,影碗就送给了巴斯巴国师。而中间的拖延期,杨琏真伽就告知国师,他还想想用这个嘎巴拉碗给庙宇开开光。而巴斯巴国师很大度的就答应了此事。

    几个月来,庙里香火旺盛,钱财滚滚而来。让杨琏真伽感觉非常开心。如果不是因为有了新欢,厌恶了大空这旧相公的话……

    希望佛祖保佑!杨琏真伽在心里面祈祷着。除此之外他还下了决心,以后对于旧爱再不能有丝毫宽容,那是一定要除掉的。就是对大空有着旧情,才任由他胡闹。杨琏真伽可没想到大空竟然因爱生恨,前去出卖自己。

    哈士奇万户并没有只抓走了杨琏真伽。此次的事情闹得很大,有人告发杨琏真伽用宋理宗的头盖骨做了嘎巴拉碗,还把这个碗献给巴斯巴国师。结果杨琏真伽用的是假碗。这下让用过此碗做了法事的忽必烈大汗震怒,下令要解决此事。

    所以抓走杨琏真伽后,哈士奇万户立刻下令在庙里全面搜查。

    希望佛祖保佑!杨琏真伽在心里面祈祷着。除此之外他还下了决心,以后对于旧爱再不能有丝毫宽容,那是一定要除掉的。就是对大空有着旧情,才任由他胡闹。杨琏真伽可没想到大空竟然因爱生恨,前去出卖自己。

    哈士奇万户并没有只抓走了杨琏真伽。此次的事情闹得很大,有人告发杨琏真伽用宋理宗的头盖骨做了嘎巴拉碗,还把这个碗献给巴斯巴国师。结果杨琏真伽用的是假碗。这下让用过此碗做了法事的忽必烈大汗震怒,下令要解决此事。

    所以抓走杨琏真伽后,哈士奇万户立刻下令在庙里全面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