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4章 一些琐事(中)
    -7?^fh4jw?u2?ch??$is?x?k/)??黢黢的街道上,二十来岁的董永年感到的是强烈的不安。就在此时,前面出现了灯火,就见一队穿着飞鱼服的男子挑着灯笼正在巡街。董永年连忙靠到街边,让这队警察过去。\r

    警察看了看董永年的短发,就没上来询问他。等警察走过去,董永年吁了口气,开始大胆的沿街向前。经由警察巡视过的街道暂时还是安全的。哪怕董永年被蒙古那边派来的人威胁了,警察的存在还是让他感到安全。\r

    回到宿舍,董永年倒在自己的床铺上。脑袋枕在荞麦皮枕头上,细微的声响让董永年感觉到脑子更乱了。董永年是湖北黄州人,几年前因为董永年的二舅的东家与赵嘉仁做过买卖,得知在赵嘉仁在临安那边的铺面需要人手,董永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加入了赵嘉仁的商业据点。因为他手巧,懂木工活,又把他调到了嘉兴船厂上班。\r

    随着江南总撤退行动到了福州的董永年现在已经是火药局的工作人员,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来自湖北的官员跑到这里用董永年在湖北的家人作为威胁,要董永年盗窃火药配方。该怎么干?董永年完全想不通。按照那人所讲,蒙古人已经盯上了董永年的家人,若是董永年不听话,他的家人就会被杀。一想到处于屠刀下的家人,董永年只觉得心如火焚。\r

    ‘你觉得赵太尉真的有能耐打跑蒙古人么?若是他能做到,岂不是早就动手了不成。张统领现在觉得还是干脆与蒙古人和谈,咱们大宋就待在岭南。你家可都在湖北,到时候你家里人在蒙古境内,多给家里人留条路不好么?’\r

    一想到那个蒙古间谍的话,董永年心中就更觉得绝望。思前想后,董永年狠狠心,决定干脆就与这名蒙古合作好了。做了如此激烈的决定,董永年只觉得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加上荞麦皮的枕头里面的沙沙声,整晚上他半梦半醒,睡得很苦。\r

    第二天那名蒙古间谍并没有前来找他,董永年感觉自己终于能松口气。又接下来的两天也是如此,董永年就开始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永远这么下去。\r

    与那名蒙古探子见面后的第五天,下午下班后,董永年和往常一样前往夜校上课。同桌同学吴闵生问他:“晚上有什么事情么?”\r

    “要请我吃饭?”董永年打趣的说道。吴闵生乃是纺织厂的老工人,和大多数他这个年纪的人差不多,收入不低的吴闵生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拿到的钱不少,却根本剩不下几个在手里。两人一起出去吃的几次饭基本都是董永年掏钱结账。\r

    “请就请。”吴闵生虽然声音豪气,然而一开口就露了怯。\r

    董永年微微一笑,他是孤身到的福建。以前的时候他还把钱寄给家里,现在再没这个途径。这几天心情波动大,董永年不想一个人待着,便笑道:“算了,我这次请你。你请我就等下次再说吧。”\r

    下了课天色已经黑了,两人到了附近的‘一千碗’连锁店。在伙计的推荐下点了个新的牛肉面套餐,两人又要了些烈酒。赵嘉仁赵太尉执政之后就取消了杀牛的限制,这个行动并没有引发大宋的屠牛热潮,倒是让牛肉的销量大增。\r

    凉菜上都是备好的,两人先抿着烈酒吃着凉菜。等牛肉面上来,咖喱与牛肉的香气让两人都食欲大振,只是先喝口香浓的面汤,就觉得浑身舒畅。热汤入肚,加上之前的烈酒,感觉整个人从里面热乎起来。\r

    吃喝的差不多了,吴闵生尽量用标准官话说道:“董兄弟,我想问问你,现在火药局还招人么?”\r

    “没听说有这回事。”董永年语气舒缓的答道。这倒不是他在故作高深,吃的浑身暖洋洋的,他觉得一切烦恼都被抛在脑后,说话都觉得懒洋洋的。\r

    听了这个回答,吴闵生叹口气,“兄弟,你知道我和我浑家都是在纺织厂上班。现在打起仗,嘉兴府的棉花就断了来路。眼瞅着存的棉花马上就要用尽,我们夫妻两人还不知道该接下来该怎么办?”\r

    董永年花了点时间思索纺织厂停工的问题,他对纺织厂的感觉就是生产棉布的地方,怎么会和嘉兴府牵扯上关系。好在他在嘉兴府的船厂干过,想起嘉兴府棉花收成时候那遍野的白色花朵,突然才弄明白这里面的逻辑关系。\r

    即便弄明白了,董永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战争根本不是他能决定的,嘉兴府的船厂有二十个船坞,能生产很大的船,不照样说关掉就关掉。作为船厂的人员之一,董永年除了听从命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么?\r

    见董永年一副有点醺醺然的表情,吴闵生完全没想到董永年脑子里已经有过很多想法,他继续问道:“董兄弟,你以前在船厂,这不就转到了火药局了么。想转到火药局得懂什么才行?”\r

    “我以前在家的时候就干过木匠,在临安的商铺里面学了算数。我刨平板的时候很用心,板子能做的平。到船厂之后就是加工船上用的板子。在船厂上夜校的时候学会了处理铁板。现在火药局分筛机要用铁基板,我就管做这个。”董永年毫无保留的把自己能被选进火药局的流程告诉了同学吴闵生。\r

    吴闵生听完之后脸色越来越难看。默默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叹道:“董兄弟,我只是想问问怎么才能去火药局。你和我说这么多,是笑我没你去的地方多么?”\r

    董永年一愣,他万万没想到对面的吴闵生居然说出这般颇含怨怼的话来。他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平日里董永年才不会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呢。既然吴闵生表现出冷淡,董永年也不愿意再自讨没趣。他也默默的喝光了杯中的酒,然后对伙计喊道:“伙计,结账。”\r

    听董永年要走,吴闵生连忙说道:“怎么,你还生我气了?”\r

    这话在董永年听来非常无礼,他不快的答道:“你这么说,我还不能生气不成?”\r

    见董永年真的恼起来,吴闵生连忙赔笑说道:“吴兄弟,你别计较我。我也是心急啊,我们这些年都是靠卖力气挣钱,厂子倒了,我们吃什么去?”\r

    董永年翻翻眼,不快的说道:“你是本地人,顶多回家种地。这有什么好怕的?”\r

    说了回家种地,董永年心里面忍不住一阵难受,到福州的火药局本就非他本意。这个吴闵生还有老家可回,现在董永年想回家种地而不能。董永年的家人在蒙古人的地盘上生死不明,他更是时刻牵挂家里亲人的消息。承担着如此巨大压力的董永年都没抱怨,吴闵生有什么资格在董永年面前抱怨呢?\r

    想到这里,董永年只想马上离开。然而就在此时,吴闵生突然长叹口气,哀求般的说道:“董兄弟,咱们再喝两杯吧。你就算是骂我,我也想找个人说说话。”\r

    这种哀求又触动了董永年的心思,他独在异乡为异客,此时其实也是想找人能聊聊。见吴闵生这表情,他也没有要立刻就走。又要了两杯酒,董永年慢慢喝了起来。\r

    吴闵生这次一口就喝了小半杯酒,火辣入腹,他‘啊’的长叹一声,喘了口酒气,这才舒服的说道:“董兄弟,你说回家种地。我现在回家去喂野猪么?”\r

    “怎么讲?”董永年不解的问。\r

    “我们老家在龙岩那边的穷山沟里。我当年出来之后,老家能出来的穷人都已经出来了。特别是赵太尉在南边弄到那么多地,我们信得过赵太尉,穷人更是走了个精光,连家里地不多的人都走了。今年元旦,我回家上坟,你猜怎么找?”吴闵生讲述到后面,还居然卖了个关子。\r

    “怎么了?”董永年猜不到在福建山区会发生什么。\r

    谈起那事,也不知道是因为兴奋或者是因为酒劲上头,吴闵生脸上有了光彩,“我本以为我们走了,富人就可以占尽了地方上的土地。没想到,没想到,富人也搬家了。”\r

    “为何?”董永年原本的想法也是认为穷人走光,富人就可以在村里面想怎么用地就怎么用地。所以无法理解富人跑路的事情,他甚至觉得吴闵生这是在故弄玄虚。\r

    “哼!没有我们穷人租他的地种,他们一家才几口人,哪里能种的了那么多山地。”吴闵生冷笑着说道。\r

    董永年最初不解为何富人种不了那么多山地。又是费了些心思,直到顺着吴闵生的话去想,他才恍然大悟其中的道理。种地是非常辛苦的事情,一个人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全家上阵也就是能种好二三十亩地。在没人帮忙的情况下,一家人靠自己根本种不了几百亩地。租地主地的穷人走了,地主就坚持不下去了。\r

    自己居然想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董永年感到有些羞愧。不过再一想,他从少年时代离开家,好些年都没有干过农活啦。董永年觉得原本就不清楚农村的他,不懂这些也情有可原。\r

    然后董永年就听吴闵生继续说道:“董兄弟,我回了家一趟之后看看山荒成那样,就算是回家也干不了什么。而且这么多年在工厂里头,我其实知道工厂比乡下好的多。我不想回去啊!”\r

    这声音里面有酒劲,更有无奈和执着。吴闵生饱含种种情绪的发言让董永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