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品小神农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进错房间
    徐思斋的情况,让徐麦心又一次激动起来,而此时的兰恒也着急无比,随着脑虫从七窍而出,七窍流传黄色的液体,那明明就是脑液。

    兰恒看的一清二楚,脑子被这么多虫子啃食,根本无法活下来。

    “大哥!”

    兰恒绝望的闭上眼睛,而此时的杨柏已经连续拍在徐思斋的天灵、任督两脉的要穴位当中。人体有四百多个穴道,奇经八脉,十四个经脉,主要大穴为三十六,杨柏一个都没拉下,统统都拍了下去。

    徐思斋的七窍又一次留下白色的液体,黏糊糊的,那居然是虫卵。这些虫卵都被杨柏隔空扔在血水盆当中。

    “烧了这些,一个都不许留下!”

    杨柏赶紧让徐麦心等人动手,而此时徐麦心却呆滞的看着父亲,父亲的脸色已经绝对的苍白,身体已经犹如面条一样,气息都要没了。

    “杨柏,求你了!”

    徐麦心从来没有求过人,此时都要给杨柏跪下了。

    杨柏只是点了点头,一挥手,灵雾挥洒,从七窍而入。这样的一幕,让徐麦心大吃一惊,仿佛看到神迹一样。

    杨柏的手指突然绽放一缕佛光,这道佛光直接点在徐思斋的眉心。

    徐思斋是修佛之人,唐武佛香最可怕的,就是侵蚀修佛之人神魂。幸亏杨柏是无量体,体内有佛力,能够让徐思斋的神魂恢复过来。

    灵雾让徐思斋的脑髓慢慢的修补,佛光却让你徐思斋受损的神魂,一点点绽放光芒。

    杨柏的手指已经透明,幻化三色之光,这次不光徐麦心呆滞了,兰恒看到杨柏如此的医术,简直看到神仙一样。

    “怪不得,他不给我施礼,人家是神人啊!”兰恒心中长叹。

    风飞烟一直看着杨柏,如今杨柏不需要阴阳龙针,却能够救人生死一线,这已经不是医术,就是神术、仙术。

    杨柏气息也逐渐加重,徐思斋的伤势太重了,如果不是杨柏出手,徐思斋必死!

    一分钟、两分钟,足足十分钟之后,徐思斋猛的发出如雷的鼾声,然后七窍共振,身躯也在抖动起来。

    “爹地!”徐麦心紧张的看着,而此时徐思斋却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整个人直接坐了起来,直接吼了起来。

    “我看到佛祖了,佛祖救了我,哈哈哈!”

    徐思斋的底气很足,脸色也逐渐红润,整个人的气势,好像变得不同。

    “爹地,什么佛祖,是杨柏救了你!”

    徐麦心彻底兴奋起来,而此时的兰恒也谢天谢地,直接朝着杨柏就拜了下去。

    “感谢杨先生,这太神了!”

    徐思斋终于恢复过来,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倒头也拜谢下去。没有杨柏,就没有徐思斋。而此时的徐麦心目光炯炯的盯着杨柏,从来没有这样的男人,让徐麦心如此惊奇。

    杨柏只是摆了摆手,答应风飞烟的事情已经办到,杨柏还是回去,好好度两人的甜蜜世界。

    可就在杨柏想要离开的时候,徐思斋突然咳嗽起来,剧烈的咳嗽,吓了徐麦心一条,而此时的徐思斋却猛的大叫一声,扭头就朝着地上躺去。

    “爹地,你干什么?”

    徐麦心又一次吓住了,而风飞烟有傻傻的看着地上的徐思斋,疑惑的看着杨柏。杨柏无辜的翻了翻白眼,这跟杨柏没有关系。

    “别担心,我现在假死,把消息传出去,记住了吗?”

    徐思斋躺倒地上,压低声音说道。这个时候兰恒已经心领神会,两兄弟配合一辈子,兰恒扭头就长啸起来,然后趴在地上就哭了。

    徐麦心却傻眼了,这什么情况,自己父亲怎么在演戏。而此时整个徐家佣人都跑了过来,震惊的看着地上已经“咽气”的徐思斋。

    “老爷!”

    一个个徐家人痛苦跪了下去,整个大厅就差唢呐和白布了。

    “爹地!”

    徐麦心在兰恒的示意下,终于反应过来,抱住徐思斋的身上就哭了起来。

    “杨先生,请你留步,这件事不简单,还是希望你这几天留在徐家。”

    兰恒赶紧来到杨柏身边,压低声音对着杨柏说道,而此时的杨柏刚要拒绝,却听到兰恒又一次说道:“杨先生,就待三天,我担心有人出手针对,毕竟你救了大哥。”

    “针对我?开什么玩笑?”

    杨柏笑了起来,整个港岛没有人能够动杨柏。

    兰恒看到杨柏无所谓,又一次解释道:“杨先生,只要你帮忙,我们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

    “任何事情?”

    杨柏本来要走的,可突然想到什么,猛的一抬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兰恒。

    “我要知道这个青铜棺椁的消息!”

    这几天李基兆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无人能够知道青铜棺椁的事情,青铜棺椁到底从哪里出来,而且当时发现的时候,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统统都没有线索。

    “咦?苏富比拍卖行拍卖的青铜棺椁,这不是被李基兆暗中拍下的吗?”

    兰恒一眼认出青铜棺椁,顿时就愣住,不过马上就看向杨柏,轻声问道“杨先生,如果对古玩有兴趣,我们徐家真的能够帮忙。”

    “我要这个青铜棺椁的出处,当初发现青铜棺椁的人,我想知道里面的故事。”

    “没问题,给我三天时间,这个青铜棺椁是从海外运来的,而且用的是我们徐家的船!”

    兰恒的话,让杨柏眼前一亮,然后点了点头。

    杨柏准备留在徐家,杨柏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要害徐思斋。

    徐思斋突发疾病,死在家中的消息已经传递出去,整个港岛都一片哗然。四大家族都人都来了,整个徐家庄园已经封闭,不招待一切客人。

    就连徐家的亲戚也只是得到消息,却无法见到徐麦心等任何人。兰恒却作为代表,走出庄园,不知道布置什么。

    整个庄园已经银装素裹,徐思斋已经被安置在房间当中,徐麦心一个人陪着。而杨柏跟风飞烟却安排庄园后面的别墅,那是属于徐麦心的别墅。

    别墅很现代化,里面一切都是智能的,徐麦心最喜欢高科技,整个别墅总共三层,每一层都有特殊的智能机器人服务。

    从别墅当中,还有专门的监测器材,能够看到庄园内所有的地方。

    杨柏此时坐在沙发上,搂着风飞烟,看着屏幕之上依旧哭泣的徐麦心,幽幽说道:“这家伙够能演戏的,哭了一天了。”

    “唉,当然哭一天了,她的泪腺被我银针点了三下,没法控制,当然得哭了。”

    风飞烟也好笑的看着杨柏,而杨柏也哈哈笑了起来。这两人就躲进别墅当中偷看,当然也做着羞羞的事情。

    只是晚上的时候,徐麦心还是过来,兰恒已经布置好了,一些亲戚都要进来,这下徐思斋病逝的事情彻底坐实。

    “飞烟,你别跟他住一起了,今晚跟我吧!”

    风飞烟听到徐麦心这个要求,顿时好笑的看着杨柏,晚上还答应杨柏呢,结果徐麦心这个要求。

    “不行!”

    杨柏当然拒绝,而徐麦心好像是故意的,冲着杨柏说道:“不许我,那你也不可以,我们一人一间房,反正我这房间多。”

    “凭什么?”

    杨柏顿时不乐意了,而此时的徐麦心却赶紧说道:“你说凭什么?这是我家。”

    “我还是你家恩人的!”

    “切,风飞烟才是我的恩人,你是风飞烟请来的,也不是看我面子!”

    徐麦心又一次恢复刁蛮,冲着杨柏眨巴一下眼睛,说的完全没错。

    “你够可以,看来我答应留在徐家就是个错误!”

    “哈哈,杨柏,你必须听我的!”

    徐麦心好像很得意,旁边的风飞烟都笑了起来,徐麦心终于恢复正常。

    “为什么?”

    “因为你找的青铜棺椁,就是在我船上运到苏富比拍卖行的,当初我还特意跟发现这个青铜棺椁的人照张相,怎么样?”

    徐麦心傲气的看着杨柏,杨柏跟兰恒的交易,徐麦心已经都知道。这让徐麦心已经抓住杨柏的把柄,调笑的看着杨柏。

    “真的?”

    杨柏顿时着急起来,这个棺椁可是有爷爷的消息,杨柏无论如何也要知道。

    “乖,听话,今晚自己住,今晚飞烟是我的了!”

    “你说的一人一间,什么是你的,你能干什么?”

    杨柏没好奇的看着徐麦心,而此时的徐麦心已经晃了晃手机,早就开始联系那个卖家,徐麦心一定帮杨柏探听到。

    杨柏暗中点了点头,看来徐麦心还是靠谱的。三人就在房间打闹,眼看着日头西落,徐麦心命人准备一桌子佳肴,就躲在别墅当中。

    徐麦心的酒量也不错,毕竟是港岛徐少,徐麦心已经跟杨柏拼酒了,风飞烟早就暗中投降,可是也喝的有点醉醺醺的。

    杨柏如今可是无量体,千杯不醉,而徐麦心喝的满脸通红,都脱下衣服,露出蓝色的小背心,就这么跟杨柏拼酒。

    徐麦心很开放,而杨柏喝的也尽心,最后两人都开始拼茅台白酒了,最后徐麦心还是服了。

    除了杨柏,徐麦心和风飞烟都烂醉如泥,尤其徐麦心完全是被风飞烟给抱回房间。

    杨柏先回房间休息一样,暗中给风飞烟一个眼神,也不管风飞烟看没有看见。杨柏留在房间内修炼,直到过了半夜,整个庄园静悄悄的,杨柏一晃身,终于朝着风飞烟的房间而去。